下拉阅读上一章

你干什么不穿衣服?

  沈父低哼,“给我打开,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有这个天大的人胆子敢放了这个克人的不祥之人!”

管家偷瞄沈母一眼,随即小心翼翼的点头,“好好,我现在就打开。”

视频快进,只是所有三楼的视频被人给封住,看不见,只得看到苏信晏抱着沈婕妤出来的那一幕。

这一幕顿时落在众人的眼里,个个恍然大悟。

沈佳率先站出来说道,“爸,我说那苏少抱着的人怎么那么眼熟,肯定是他带走了姐姐。”

沈父赞同的说道,“人肯定是他带走的,只是,像苏信晏这样的人物为什么会带走素不相识的婕妤呢!”

转念一想,沈父只得对管家说道,“让她们都回去睡吧,今天这事谁都不准吐出去半句,若是被我发现了,下场你们知道的。”

回想以前有人背后嚼舌根子被发现扔进海里喂鱼的场景, 众人皆打了个冷颤,异口同声的回答,“知道。”

了了片刻,人已经全部走出,顿时,客厅里只剩下沈父沈母沈佳和陈晨曦四人。

沈父抬头看向沈母,“美芳,这事你怎么看?”

沈母倒是不以为意,“这件事没那么严重,或许并不是坏事。”

沈父疑惑,“你的意思是?”

“你怎么转不过来弯啊,如果,苏少相中了那丫头,正好你目前公司这次业务不就好商量了吗?如果他没有相中那丫头,无论怎么样做,都与我们沈家无关,正好眼不见心不烦,省的再来克我们其他人,造成不必要的恐慌。”

沈母说的一丝不漏,意思再明白不过,苏信晏若是对沈婕妤有意思,就是还有一点可以利用的余地,若是厌恶,那么,就与沈家八竿子打不着了。

如此明朗的话让沈佳嘴角笑容绽放,虽然,沈婕妤一直不受父亲的喜欢,还被打小囚禁了起来,但是,只要她活着,就会觉得她十分的碍眼。

现下,虽然不理解苏信晏为什么要救她,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她一定不会好过,因为,没有男人会对那样的一个枯瘦如柴,发育不//良的女人感兴趣。

并且,那个人还是苏信晏!

“你说的有道理,好了,这件事大家就当没发生过吧,都回房休息。”

沈父和沈母一起朝卧室走去,沈佳伸了伸懒腰也跟着上了楼,原本热闹的客厅顿时只剩下陈晨曦一人。

他脸上冷寒一片,看向楼梯口,愈加的没有温度。

*

窗外的亮光早早的就升了起来,被拉着的窗帘遮挡。

沈婕妤只觉得身子被碾压了无数遍一样,稍微扭动一下就疼的厉害,特别是两腿间,更是撕心裂肺。

她睁开眼睛,看了看四周,便慢慢的向上挪,顺着chuang头柜半躺了起来。

周围陌生的环境让她有点怔愣,脑子里闪现昨晚发生一连串的场景,她的脸又红又白,看向一旁睡的很沉的男人,眼帘低垂,好久,才僵硬的扯动了一下嘴角,肚子不适宜咕噜咕噜的叫了起来。顿觉的腹中饿的厉害,她忍着痛楚下chuang。

火/辣/辣的刺痛让她没走一步都使出了全部的力气,几乎是咬着牙走进厨房。

冰箱里只有一小袋面粉和几个鸡蛋,连一个菜叶子也没看见,沈婕妤将这些食材取出来,从来没有自由的她根本不会做饭,不过,唯一会的只有一样,面疙瘩汤。

肚子里越是饥饿难耐,手上的速度就越发的快了起来。

不一会,厨房里传出了一缕香味。

*

苏信晏睁开眼睛便是看身边还有没有人,果然,早已没有了那女人的身影。

他有点烦躁,昨晚不是说好要做自己的**的么?怎么还跑了?难道昨晚自己的功夫不让她满意?

他自己都忘了,昏睡过去的人是没有知觉的。

想着,他衣服都没穿便走进洗手间里洗漱。

当沈婕妤从楼下的厨房上来的时候,手里端着一碗面疙瘩汤,刚把碗放下,苏信晏便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

两人对视,一个脸色迅速通红,一个挑眉不知深意。

“你-----你干什么起chuang不穿衣服?”她将头扭向一边语结巴的问道。

苏信晏嗤笑一声,“我在我自己家,穿衣服不穿衣服还不是我自己说了算,再说,我们从昨晚开始不是成了过来人了吗?还用害羞吗?你不会忘了你现在已经是我女人的事情了吧?还是你不习惯见到我的身体?”

沈婕妤嘴角抽搐,只得将眼睛看向他,红晕渐去,认真的说道,“我没有忘记,不过,不习惯倒是真的,还有,你说话真的很雷人。”

苏信晏走到chuang边,慢条斯理的穿起衣服,“我说话一向很雷人,你,以后要习惯,只能你习惯我,不能让我习惯你,知道吗?还有,做我的女人,你是第一个,你应该感到开心,如若你不是-------”

他停顿了要说的话,没有再说下去。

“我不是什么?”

他眼神闪烁,“没什么,总而言之,一句话,我保你安全,为你报仇,你乖乖的呆在我身边,做一切让我高兴的事情,不准出这个小区一步。”

她苦笑,“你这不是变相的另一种囚禁吗?也是,我被囚禁惯了,也不差这几年,但是,如果在必要的情况下,我还是能有这个自由出小区的。”

至于报仇,她心里也有杆秤脱,他口口声声的报仇,到底是为了她,还是为了也是她自己的小拇指呢?

不管为了哪一个名字,终究还是她一个人,不是吗?只是,为什么,她心里有点失落。

苏信晏没有接她的话,看向她手上捧着的的碗,疑惑的问,“你端的是什么?”

沈婕妤将筷子拿入手心,然后顺着碗口喝了一大口,“这是面疙瘩汤,我只会做这个。”

说完,继续吸溜起来,短短片刻将手上的汤全部进肚。

你干什么不穿衣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