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她不是成心的

  苏信晏瞪大眼睛看着她的狼吞虎咽的粗鲁进食,只觉得有一句话在心里旋转,这个表面柔弱倔强的女人实际上就是个野人托生的。

喝完后,沈婕妤站起身端着碗准备下楼,却见苏信晏嫌恶的看着她,想到可能是嘴上沾了汤水,便用袖子轻轻的擦了一下嘴巴,这一举动,再次让苏信晏恶寒了一把。

“你是女人么?怎么这么不讲究卫生?从今天起,你给我好好的在电脑上自学礼仪和厨艺。如果这两样做不来,那么你也可以直接走人。”撂下命令他便下楼出了门。

她气结,怎么?吃/干/抹/净了就要赶自己走?想得美,他答应自己会帮自己报仇的,没报仇之前,她哪儿也不会去。

沈婕妤跑到阳台上,朝着刚走到大门口的苏信晏大喊道,“可是,我既不识字也不会电脑怎么办啊!”

苏信晏的脸色更加臭了,冷哼,“等我回来再说!”

沈婕妤站在阳台上,看着苏信晏直接去了隔壁的a栋楼,眼神布满了伤痛。

那里根本就是他的家,可他小时候却告诉她,那里是他亲戚的家。

既然那时候他骗了她,也不能怪自己现在骗他了吧,她不是成心的。

*

苏信晏走进客厅,夏栈桥正坐在沙发上,看见他立刻站了起来,问道,“夏宝,你昨晚怎么没回家?”

苏信晏精神抖擞的笑道,“妈,我说我昨晚留宿在女人那里了,你相信吗?”

夏栈桥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没有一丝好奇的说道,“是吗?”

苏信晏点头,眼神中划过一丝伤痛,“妈,四岁那年说的话我还记得,但是,我现在不想做爹地一样的男人。”

夏栈桥眼睛里闪过震惊,比起上一次震惊的时候是儿子十五岁说过的话,他说,可能一辈子都在寻找跟妈妈一样的女人。

现在却说不想做跟爹地一样的男人,那他是打算----------

“夏宝,你怎么了?”夏栈桥担忧的看着他,猛地说出这样的话让她有点不安。

苏信晏淡然的说道,“妈,我没事,你儿子可是堂堂苏氏集团的总裁,能有什么事,我只是觉得想妈妈一样的女人世界上只有一个,那就是妈妈你,想要再寻找这样的,我觉得不可能了,我寻找不到了。”

“你当然寻找不到了,因为咱妈是咱爹地的。”一连串的高跟鞋传来,门口出现一道靓丽的身影。

苏蔓蔓轻佻的走到夏栈桥的身边坐下,挽上她的胳膊,撒娇道,“妈,你看我以前就说了吧,我哥根本和爹地就不能相提并论,以前还说和爹地学习,要找妈妈一样的女人,才几年啊,就坚持不了了,男人啊,都一样,我以后要嫁绝对只嫁爹地一样的好男人!”

苏信晏翘起腿,“你也别在这做梦了,因为咱爹地是咱妈妈的,没你的事。”

苏蔓蔓白了他一眼,“哥,做梦不做梦,要以后才知道,不过---------”

她话音一转,“我今天早上去和朋友吃早餐看见信伦和一个女孩在一起,还手拉着手,那甜蜜的劲儿依我看啊,妈,你快要有儿媳妇了。”

夏栈桥一听,笑容浅笑,四十八岁的脸上依旧如三十几岁的模样无二分别,美丽动人。

“那今天阿伦回来,我要好好问问,说不定啊,阿伦还是你们兄妹三个结婚最早的呢。”

苏蔓蔓哈哈大笑起来,“妈,你这话无形中给大哥造成压力了啊,信伦如果十八岁就结婚,那大哥今年二十三岁还是处男的话,会不会是今年最劲爆的新闻啊,哈哈!”

苏信晏似乎早已适应了自己这样胆大又口无遮拦的妹妹,双手插进口袋步入厨房。

夏栈桥给自己女儿使了一下眼色,低声说道,“你这丫头,都这么大了怎么还是说话不着调,你看你陆叔叔家的清雅多文静,多学学。”

苏蔓蔓不屑的倨傲抬起头,“妈,陆清雅就会装,在你们面前装的跟个仙女是的不是烟火,实际上,比我还粗鲁呢!”

夏栈桥无奈的说道,“承认自己粗鲁了吧,以后要改改,知道吗?”

苏蔓蔓吐了一下舌头,“知道啦。”

苏信晏走到厨房门口,探了一下头便看见自己老爸正在围着围裙炒菜,这样的画面他从小开始已经不知看到过多少遍了,可能,爹地和妈妈这二十年的相濡以沫才是最真的爱情吧,如果碰到一个最爱的女人,他恐怕也会这样做吧?

可是,还有这样的机会吗?

“爹地,你都做饭做了那么多年了,就不腻歪吗?”

苏瑾瑜头也不回的说道,“这种感觉你还没体会到,等你有一天有心爱的女人了,你就不会这么问了。”

苏信晏有种忽然很想笑的感觉,“爹地,你和妈妈怎么认识的?这话我都问你多少次了,你怎么就是不让我们几个知道。”

苏瑾瑜将菜盛了出来,瞥他一眼,“知道那么多有什么好处?反正你们三个都长得人高马大了,既然事实已经这样了,知道了也是多余的。”

苏信晏嘴角僵住,他爹地真是--------每次问,每次回答都是这么几句,连变都懒得变。

饭桌上,苏瑾瑜的手一直没闲着,夏栈桥的碗里堆满了菜,好幸,从小到大,看的次数多了,兄妹两人并不奇怪。

“我打算和你妈妈这两天就去环球旅游,把你们兄妹养这么大了,都该自立了,我和你妈也想好好过过二人世界。”苏瑾瑜说道。

她不是成心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