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你存心的是不是?

  陆清雅再次控制不住的将自己的原形暴露在众人面前,她啪的一声拍了一下桌子,将桌子上刚端来的牛奶溢了出来,撒了一桌子。

“苏蔓蔓!你别欺人太甚,有你这么说话的吗?我的名字是我爹地给我起的,你有意见啊?”

苏蔓蔓端着牛奶做回沙发上,喋喋不休的说,“疯牛症复发啊。”

陆清雅欲说什么,却看见从厨房走出的沈婕妤,疑惑道,“你就是来做饭打扫卫生的佣人?”

沈婕妤点头,‘嗯’了一声,便拉出椅子,将盘子放在桌面上,自己也坐下来用早餐。

陆清雅似乎看不惯佣人和主人用一桌的习惯,便凉凉的说道,“你难道不知道要等主人吃完后才能上桌用餐的么?或者,在厨房吃完再出来。”

沈婕妤立刻慌张的站起身,端起盘子,鞠了一躬,“对不起,我不知道。”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人家是大小姐,自己只是个寄人篱下的佣人而已,她以后一定做好佣人这个任务。

“没事,你继续坐下吃吧。”苏蔓蔓的声音插了进来,“什么礼仪不礼仪的,我们家没有这规矩,某些人要是看不惯就回自己家呆着去。”

“你!”陆清雅看向她,“苏蔓蔓,你存心的是不是?”

苏蔓蔓将杯子放在桌子上,得意洋洋的上楼,“就是存心的,不过,你这披着羊皮的狼在我们家终于不需要伪装了。”

沈婕妤听不懂她们俩说的意思,不再多言,端着餐具回厨房。

苏信伦一言不发的慢慢用着餐,似乎她们两人互相看不对眼的情况经常发生,已经不需要大惊小怪了。

*

刚吃完,苏信伦的手机便响了起来,他接过说了几句便将电话挂了起身上楼换衣服。

陆清雅坐在那里盯着他的背影,心里泛酸。

小时候,她特别喜欢苏信晏,因为苏信晏身上有一种清冷的气质,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气质,让她着迷。

一直持续了十几年,后来她便发现这个可望不可及的男人是不可能喜欢自己的,因为,要喜欢早就喜欢了,不会一直都是那种状态。

她将自己闷在房间三天没出门,痛心的选择放弃苏信晏,放弃她的宝宝哥。

听说彻底不爱一个人的办法就是迅速的爱上另外一个人来填补,这句话,她尝试了,也做到了,就是自己的娃娃亲对象苏信伦。

其实,她是这样的想的,喜欢苏信伦,俩人青梅竹马的长大,苏信伦总不会那么狠心的拒绝自己,毕竟两家父母的关系很好,心里早就将两家当作一家一样对待了。

没想到,苏信伦迅速的被学校的一个妖气的校花成功追到手了,并迅速的坠入爱河。

不知道这个校花用的是什么方法,事实结果就是苏信伦甜蜜的初恋了,俩人旁若无人的出双入对。

她则一时间受不了打击在家里又哭又闹,其实,这只是一种发泄方式。

正想着,苏信伦打扮得体的从楼上下来,阳光帅气的脸布满赴约的幸福之感。

陆清雅站起身,走道他面前,问道,“你这是上哪儿去啊?带着我。”

苏信伦皱眉,“我的私事,你去掺和什么?”

“我不管,我要去。”她的小性子再次耍了起来。

苏信伦心里顿时有了一个主意,不打击打击她,这个陆小/妞是不会妥协的,便无所谓的说道,“走吧。”

陆清雅一听,满心喜悦的跟着他出了门。

*

苏蔓蔓一天都未出屋,沈婕妤做好饭给她端进房间,吃完就端出来。

她的房间和苏蔓蔓的挨着,另一边则是苏信晏的房间。

这是苏信晏给苏蔓蔓特意打电话来让这么安排的。

苏蔓蔓虽然不知道自己大哥是从哪儿找来的女佣,却有一点感觉到了,就是他对这个女佣很不错。

到了晚上七八点,家里还是只剩下苏蔓蔓和沈婕妤两个人在家,其他人都没回来。

直到九点多,苏信晏才回来,身旁还跟着两个同样一脸贵气的男人。

你存心的是不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