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他是故意的

  她真的是在这无数人的存在的半空中赤身luoti了。

虽然有夜色的遮挡,但是,沈婕妤依旧觉得十分的羞耻。

她的头一直低着,忽然,却被他一个力道捏住了下巴。

“坐上去。”

沈婕妤看了看,脚踏凌空。不禁说道,“没法坐。”

苏信晏松开她,搂着她的腰直接对准地方。

“啊!”她皱眉的惊叫,眼睛里因为痛意而隐有泪光闪现。

“我觉得,这会是你此生最刺激的经历。”苏信晏说着,看着她流出眼泪竟然笑容满面。

沈婕妤一动不敢动,气愤的看着他,“我觉得,世界上没有人比你更让人容易发飙了!”

“是吗?我也这么认为。”他倨傲的说完,伸出手按向降落伞右边的一个黑色按钮,一个手指下去,原本稳定的在空际中飞扬的降落伞迅速的抖动起来,更是把沈婕妤吓得瑟瑟发抖。

就这么抖动了一会,她发现,根本没有事,是他故意的。

只是-------

这一连串的香泥浮华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下别具一格。

“嗯~~大声叫!”

沈婕妤照做,紧紧搂着他的脖颈。

只有耳畔的风徐徐吹过,一点一点的将时间延长,定格在这幕空际谷欠望世界。

次日,当苏信晏醒来的时候,身旁的女人还没有睡醒。

他侧过身,支起胳膊头一次细细的看她。

小巧的脸上,姿色不错,关键是看上去十分的顺眼,第一次见到她,他就有这种感觉了。

这俩天看起来有好好吃饭,脸色都比前几天好多了不少,面色略带些红润,只是身子骨依旧瘦的很。

她的头发十分的稀少,却很长,白日披在肩上,就犹如风一样的薄纱一样,风一刮,长长的头发立刻被卷起,立刻遮住了面目。

似是睡觉做噩梦,她的眉头一直皱着,身子不受控制的挪动。

苏信晏看着她的模样,竟然不受控制的给她掖了一下被子。

起身下chuang,等他走出卧室,关上门下楼的那一瞬间,原本沉睡的女人睁开了眼睛。

她看着门口的方向,同样的坐起身子,赤脚走向窗台,透过窗口看向离开的男人,顿时觉得就算这样也算是春暖花开了,因为呆在不见天日的地方那么多年,现在对她来说,就算是一缕阳光也能让她心满意足。

这都是命运的安排,如若不是他解救自己,说不定,她永远都逃脱不了那个囚笼,或许,会囚禁她一生。

沈婕妤的眼神泛着哀伤,在这个世界上,她原本有着幸福的家庭的,从王美芳出现后,一切都变了。

原本对她chong爱有加的父亲变得冷漠无情,原本陪伴她身边,最爱她的母亲从此阴阳相隔,原本温暖的家庭变得支离破碎。

而她自己,则被自己的亲生父亲毫不留情以不祥的理由给关了十八年!

那么多的恨,则的那么能用任何一个词语来形容呢,她的心里永远也治愈不了这块伤。

以后的日子里,她会将这一切埋藏的很深很深,一切都会风水轮流转的!

换好衣服,很普通的地摊货衣服,是她买的,几十块一件,她不喜欢衣柜里他给买的那几件高档的衣服,就随手买了两件实惠又便宜的。

头发梳成马尾,脸色还是病态的苍白多些,她拿出腮红在自己的脸上轻轻扫了一下,顿时,看起来好看了许多,至少看起来不像病人。

想着过去了要买菜,她便拿起银行卡放入衣兜里,上次取钱,她看了看,里面大约有二十多万,四年的时间恐怕还花不完这些钱。

他是故意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