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自己作践自己

  而现在呢,他竟然这么轻易的就在乎这个刚来的女佣,虽然现在她的目标转移在苏信伦身上了。

可想到此处,她心里就十分的不舒服,于是阴阳怪气的说道,“宝宝哥,你不是说你杜绝任何女人碰你吗?怎么现在却轻易的去拉一个女佣?”

沈婕妤虽然心里疑惑陆清雅为什么叫他宝宝哥,却不说话,慢慢的吃着。

没想到,苏信晏不慌不忙的回道,“是啊,我不是说了么,是杜绝任何女人碰我,却没说我杜绝自己碰任何女人。”

陆清雅气得不轻,看向一旁的苏信伦,她跺跺脚起身,说了句:“随便你。”

苏蔓蔓和苏信伦两人相视一眼,不约而同的齐齐看向沈婕妤。

只是,俩人都不会想到另外的事情,只是隐约猜测自家大哥只是看不惯女佣被这样说而已,毕竟,自己家好久都没有佣人在了。

*

沈家现在可谓是如遇吹风,前景一片大好。

能和苏氏集团合作,就算是小合作,也会在各方面沾光不少,这下将周氏集团给打压下去了,沈父的心情可谓是极好。

当然,他还是把这次的功劳莫名其妙的扣在了沈婕妤的身上,认为是她在苏信晏面前说了好话,所以苏信晏才那么好说话的。

这样的独家意识私自的猜想就犹如当年五岁的她刚刚经历母亲跳楼死讯后,继而被沈家人传言克死人不祥之人是一样的。

只因他自己这样认为的。

只是,沈父似乎忘记了。

那个被他关在三楼房间那么多年的女儿何德何能让苏氏集团的当家人那么轻易就给了开发案合作。

就是因为他的自以为是和轻信她人的做法才让原本温馨的家人阴阳相隔,再见如仇!

王美芳听闻自己的丈夫说是沈婕妤的功劳,心里却生出一个新的注意。

“我看那个死丫头早就不知什么时候和苏少暗渡陈仓了,万一她要苏少来报复我们怎么办?”

沈父冷哼,“吹吹枕头风还是可以的,要是让苏信晏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他会做吗?你且放心,只是,我们必须先联系到她,然后对她好一些,这丫头和她妈的性子一样,给个甜枣吃就忘了伤痛了。”

只是,沈婕妤还会是他想的那样吗?

站在楼道旁一个挺立修长的身影转身走进房间,他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低沉的声音响起,“喂,人找到了么?嗯?真的是这样?好,继续勘察。”

他的手紧紧的握着手机,死扣着机身,轻轻的从耳边拿下来,陈晨曦的眸子有丝痛楚和无奈一闪而过,手里的手机随即被砰的扔出很远,落在窗台边落下。

没想到,她竟然那么作践自己!

他再也忍不住打开门急急的出门。

“晨曦!你去哪儿?”

他嘴里吐出俩字:“有事!”便匆匆开着车出了沈宅。

车子一路开到最快,终于在十分钟后落在花园小区内。

这一天,他手机关机,呆到傍晚,终于等到了那个让人又心疼又无奈的人儿。

她提着菜篮子似乎要去超市买菜,脸上有着不曾见到过的柔和,这般的她,更是让他的心如扎了一根刺一样的疼痛。

第一次见她的时候,是妈妈带着他进入沈家的时候。

她站在沙发旁边低着头,看着自己的鞋子,倔强的一声不吭。

他走过去,看着她说道,“把你的头抬起来。”

果然,她照做了,却瞪着恨意的眸子看着他吧,不顾众人在场,血红的眼睛歇斯底里的喊道,“你们母子就是强盗!逼死我妈妈!我讨厌你们!”

这也是她第一次不顾一切的像发疯了一样在客厅大喊大叫,却也是最后一次。

此后,不知自己的母亲做了什么,只知道沈父从此后以克人的理由将她名正言顺给囚禁了起来。

刚开始她关在里面大喊大叫,后面,慢慢被折磨了意志,她不再闹,也不再说话。

他几乎隔一个星期每到夜深的时候总会去三楼主动找她,从充满恨意的眸子到陌生的淡然,她只花了几年的时间。

后来,渐渐大些后,他总是改不了这个习惯,依旧会在夜深的时候去探望她,只是,她却又再次在他面前突然开始说话。

开始以各种恶毒的话诅咒他和他妈妈,每次他被气走,却又禁不住下个星期再来,他,就是这么犯贱!

当习惯已经开始的时候,想戒掉谈何容易!

陈晨曦看着距离自己的车子愈走愈近的女人,眸子紧紧盯着后车镜。

当她经过车门时,他果然冲下去将她强硬的塞进了车里!

过程几秒钟而已。

“你干什么?!”

他没说话,只是使劲踩了一下油门,车子一个侧转,飞快的驶出了花园小区。

“你给我停下!快停下!”沈婕妤怕他将自己带回沈家,竟然不顾一切的用手去争方向盘,终于,在她不要命的姿态下,他的脚踩住了刹车!

车子猛然停下,沈婕妤未防备的情况下直接的撞到了前面的玻璃,顿时痛的她头晕目眩。

“你这个疯子!”她咒骂,就要打开车门,可车门被他锁上,她怎么打也打不开。

她怒目相向,“你到底想要怎么样?我就算是死也不会被你押回沈家的!”

陈晨曦苦笑,只有在他面前,她才会如一只咬人的小猫,用那锋利的爪子刺伤他来保护自己。

“我不是来逼你回沈家的。”

沈婕妤始终没放弃警惕,“那你来干什么?”

他看了她半响,终于说道: “你为什么要做那么下贱的事情?!”

自己作践自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