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她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地放手呢!

  怪不得,陆清雅可以随意的跟在他后面,怪不得,陆清雅自己说有那个资格呆在他身边,却原来,人家本来就是他未来的老婆。

见他点头,万贞子脸上愤怒的泪水落下,“那我算什么?当成你没结婚前的玩具么?”

“不是的,贞子,你听我说,我根本就不喜欢陆清雅,是不会跟她结婚的!我只爱你一个!相信我!”

万贞子垂下头,哭泣着,实际心里已经有了应对。

她家里是乡下的,好不容易凭优异的成绩考上w大学,家里连学费都交不起,还是她在酒吧里当陪唱小姐碰见苏信伦的。

以前那样艰难贫苦的生活,她再也不想过了,现如今,好不容易抓到了一个金龟婿,她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地放手呢!

只要苏信伦喜欢的是她,任何人都阻挡不住她要嫁进豪门的决心!

苏信伦再次紧紧的抱着她,亲吻着她的额头,深情款款的说道,“等我爹地和妈妈回来,我就带你回去见他们。”

万贞子撒娇般的再次妥协,“那你父母要是不同意你和陆清雅解除娃娃亲的关系该怎么办?”

苏信伦笃定的回答,“不会的,我妈早就说了,只要长大后我不喜欢对方,是可以无效的。”

万贞子一听,眉梢立刻喜悦起来,仿佛看见了奢华尊贵的婚礼现场,她穿着圣洁的婚纱和英俊无比的苏信伦一起步入红毯,在神的见证下幸福结婚的场景。

晚上要睡觉的时候,沈婕妤上楼走到陆清雅房间门口的时候,听见了压抑的哭声。

她看着门牌号,嘴唇抿了抿,拧开门把擅自走了进去。

陆清雅见她进来,红肿的眼睛泛着泪光,“谁让你进来的,出去!”

沈婕妤并不生气,温和的说道,“没有人让我进来,是我自己走进来的。”

陆清雅一怔,又说道,“你是不是进来看我笑话的?是不是觉得我很没用?”

沈婕妤坐在她旁边,“陆小姐,我有什么资格来看你的笑话,我只是一个佣人而已,你再没用,在我眼里也是比我有用一千倍,你拥有的是我五岁以后都不曾拥有的,你怎么会没用呢?”

她心里一惊,认真的转头看着旁边这个不卑不亢的女人。

陆清雅忽然觉得,自己对她的恶劣态度是错误的。

“为什么说你五岁以后不曾拥有的?”她问道。

沈婕妤苦笑,“我妈妈在我五岁那年跳楼自杀了,我的人生从此变得找不到方向,从此想看见太阳都是奢侈,陆小姐,眼泪只能吞进自己的肚子里,千万别让别人知道,因为,别人就算看的见,也不知道你的眼泪是什么滋味。”

陆清雅定定的看着她,脸上露出舒缓的笑容,说道,“你说的对,我知道了,去睡觉吧。”

沈婕妤走出房间,并关上上门。

陆清雅看着紧闭上的门,心口一直泛酸的滋味渐渐消去,她竟然可以从沈婕妤的身上读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受,这种感觉可以直接的说到人的心里去。

刚打开门,便被两只手准确无误的触到胸前的双峰之上。

沈婕妤暗下一惊,准备反抗的时候,双目撞进他的视野中。

她的双手下垂,嘴角挂起一抹笑容,“你怎么进来的?明明钥匙我拿着的。”

她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地放手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