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9章 离守9

  一天后,白苏和易叹宛被放了出来,两人在黑屋里没吃也没喝,刚被人扶着走出黑屋就昏了过去。两人睡了半天,喂了一些稀饭才逐渐转醒。这件事就这样平息的原因是出事那天白蜜向辕南季求了情,再加上后来辕天玉从暗部出来也向辕南季和易薇铭求了情,辕南季这才不追究。

“六哥,你好啦?”白苏正坐在石凳上看书,身后传来辕天玉的高兴的声音。

白苏笑了:“我那天是饿昏了。”

辕天玉呵呵地笑了,在她旁边坐了下来,“六哥在看什么?”

“诗词。”白苏把诗卷给了辕天玉。

辕天玉翻了两页,便奇怪道:“六哥怎么看这些?父皇不是让我们多看一些为君之道的书吗?”

“可是父皇不许我看那些书,我只能看这些书。”白苏笑道,她想到了易薇铭,忍不住问:“皇后娘娘怎么样了?”

“母后最近一直都不开心……”

“天玉,你是不是讨厌我了,我把小妹妹害死了。”白苏难过道。

“不会的,六哥做什么,天玉都会和你好的。”

“那皇后娘娘是不是讨厌我了?”

“不会的,这件事不关你的事,母后不会怪你的。”提到这件事,辕天玉忽然发起狠来,“都怪易叹宛,都是她害死了母后的孩子。”

这件事后,易叹宛的日子很不好过,原本易薇铭让易叹宛先到宫里熟悉环境,将来嫁到宫里来时才不会手忙脚乱,失了分寸。可是这件事后,易薇铭在心里有些恨这个侄女,不想为她和皇子牵红线了。易叹宛回府后,被易尚书狠狠地教训了一遍,还被关了禁闭,相当的委屈。

大约一个月后,易叹宛又来到了宫里。辕天玉因为之前的事不怎么待见她,一直对她冷冷的。易叹宛觉得越发的委屈,看到辕天玉时,就撅着嘴不理他。辕天玉冷冷地扫了她一眼,走过她身边时还故意撞她一下。她气极,打交道:“七皇子,我讨厌你。”

“哼。”

白苏拉了拉辕天玉,“天玉,你干嘛呀?”

“渡王爷,你不要和他玩了,你和我玩。”说着,过来拉着白苏气呼呼地要走。

“你放开六哥,六哥才不和你玩呢!”辕天玉炸毛般地上去要拉开两个人,岂料易叹宛狠狠地咬了一口她的手,然后拉着白苏飞快的跑了。

辕天玉捂着手站在原地怒不可及,“易叹宛,我和你没完。”然后小眼眶就红了,九哥居然真的和那个丫头走了。

“念一。”他大叫了一声。

“主子。”隐藏在暗处的念一走了出来,“有什么吩咐?”

“我要你把易叹宛……把她……把她……哼哼哼……”辕天玉跺了跺脚,气呼呼地走了。

辕天玉回到翎羽宫,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生闷气。易薇铭看他这样,关心道:“天玉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

这不提还好,一提起来,辕天玉更气恼,“母后,你把易叹宛撵走,我不喜欢她,你把她撵走!”

“宛儿怎么惹到你了?”易薇铭感兴趣地问。

“她竟然要六哥不要理我,她还把六哥拉走了,我不喜欢她,我讨厌她。”辕天玉气呼呼道。

“这样啊……”易薇铭想了一下,笑问:“你六哥喜欢吃什么,你去把它送过去,把你六哥哄回来。”

“好。”辕天玉觉得这个主意不错,马上笑了起来,“六哥喜欢吃栗子糕。”

“栗子糕是吗?母后马上让小厨房做好,你带过去送给你六哥,你六哥一定会很高兴的。”易薇铭笑道。

“好,多谢母后。”

易薇铭温柔地摸了摸他的头。

辕天玉提着食盒,信心满满地到汇芳宫找白苏。不料十容告诉他白苏还没回来,辕天玉有些失望,可他不放弃,于是就坐在那里等。大约一个时辰后,白苏回来了。辕天玉的眼睛马上亮了起来,“六哥,你回来了。”

“天玉,你怎么在这里?”白苏诧异。

十容道:“七殿下在这里等了您一个时辰了。”

白苏再度诧异,“天玉,你等了我一个时辰?”

辕天玉点了点头,“六哥,你是不是和易叹宛那个疯丫头去玩了,这么久才回来?”

提起易叹宛,白苏感到有些头疼,她完全招架不住那丫头。白苏解释道:“没有,我去寻芳园荡秋千了。”

“那就好,只要不是和她在一起就好。”辕天玉高兴起来,然后像献宝一样把食盒递到白苏面前,“六哥,你不是爱吃栗子糕吗?母后让翎羽宫的小厨房做了些,让我送过来给你。”

“真的啊?皇后娘娘让你送来的?”白苏意外不已。

“嗯,快尝尝吧。”

白苏点头,马上打开食盒,拈起一块吃了起来,“真好吃。”

“母后说你一定会喜欢的。”

“呵呵……皇后娘娘不生气了吗?”白苏忍不住问。

“母后早就不生气了。”

“太好了。”白苏一高兴,忍不住又吃了几块。

辕天玉看白苏高兴,也跟着高兴起来。

晚上,白苏睡的好好的,忽然被心口的绞痛痛醒了,她感到有些喘不过起来,“奶娘……奶娘……”

十容听到声音赶了过来,被白苏的样子吓到了,“王爷,您怎么了,王爷?”

白苏捂着胸口痛苦道:“我……胸口好疼……”

“王爷,怎么会胸口疼呢?来人呐……来人,快去传太医……”十容大叫道。

不一会,换琴扶着白蜜匆匆赶来了,“卿儿,你哪里不舒服?”白蜜紧张道。

“我……胸口痛……”

“怎么会胸口痛呢?”白蜜慌忙给她诊脉,然后惊呆了,不相信地再诊了一次,更加震惊,她激动起来,“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是离守?”

“离守?”换琴不相信地捂住了嘴。

“离守……”白苏自己也呆了。

“谁下的毒?谁下的毒?”

对啊,谁下的毒?谁和她有仇?白苏想了想白天吃的东西,然后愣住了。

“卿儿,你白天吃了什么?告诉母后。”白蜜的眼睛已经红了。

白苏现在胸口很疼,她道:“母后,我现在胸口很疼,你让奶娘把到我的小盒子拿一颗莲子给我。”

白蜜马上对十容道:“十容,快去把小盒子里的莲子拿一颗来。”

“是。”十容忙不迭地去取了一颗来。

白苏接过十容手里的莲子,就塞进了口里。

“卿儿,现在还疼不疼?”白蜜的声音有些颤抖。

“母后,好的了,不疼了。”白苏弱弱地笑了,“我没事了,大家都回去睡吧。”

“卿儿……”

这时太医们来了,换琴赔礼道:“渡王爷已经没事了,你们回去吧。让各位大人白跑一趟,真是对不起。”然后换琴把他们送出了汇芳宫。

“母后,你去睡吧。”

“母后一定想办法为你解毒。”白蜜抱了抱她,然后被换琴扶了出去。

之后白苏再也睡不着,对着床顶发了一夜的呆。

白蜜回去后,为白苏担心的一夜未睡,“到底是谁下的毒,是谁这么狠心……幸亏离守有二十年的潜伏期,否则……”

换琴想了想,说道:“今天七殿下来找过王爷,还带了一个食盒过来。刚才问王爷时,王爷没回答,奴婢想,王爷是知道的。”

“卿儿不愿意说……”白蜜的眼神忧伤起来。

“娘娘,那我们……”

“算了,先解毒……”白蜜难过起来,“天下唯一的千年雪莲已经让卿儿吃了,现在哪里还有第二个千年雪莲……”

第9章 离守9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