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3章 离守13

  离开翎羽宫后,白苏便到陪白蜜说了一会话,就去睡了。大约天黑时,她才醒来让十容打热水洗澡。洗澡时,她老在想怎么才能自由进出暗宫。十容看出她有心事,就问:“王爷,怎么了?”

白苏笑了笑,“没什么,待会我要去暗宫,你去告诉母后,今晚我可能不回来了。”

“哦。”十容应了一下,又关心地问了一下,“那王爷今晚睡哪?”

“到时候再说。”

穿戴好,白苏陪白蜜吃了晚饭就抱着琴走了。

月光倒映在涟漪池上璀璨生辉,白苏拿手拨了一下池水,淡淡地笑了,也许白平子的话并没有错。

“原来我白苏也不是什么好人。”说着,捡起石子往池子里扔。

辕天玉正睡着,忽然念一跑来说:“主子,有人往池子里扔了很多石子。”

辕天玉一惊,大喜:“一定是六哥,六哥回来了,你快去把六哥接下来。”

念一应了一声便走了,辕天玉在床上高兴的不知所措。

没一会,念一就带着白苏来了。辕天玉看到白苏眼睛就亮了,“六哥,你终于回来了。”

白苏微微地笑了,“我是不是把你扰醒了?”

“没有,没有,六哥来,我很高兴。”辕天玉忙把白苏拉到蓝兔绒铺成的床上,“六哥,我都有半年没见到你了。上次我出关没见到你,他们说你被你外祖父带走了。”

“嗯,外祖父家很远,我坐了一个月的马车才到。”白苏把琴放到了一边。

“那你还会再去吗?”辕天玉有点紧张。

“外公说他会常来接我去玩的。”

“是吗?那我们见面的机会就更少了。”他失落道。

“将来的时间还很多,我们有的是见面的机会。”

“六哥,你今晚还会回去吗?你留下来陪我好不好?这里除了念一和我说话,别人都不和我说话,每天除了练功,我都不知道要做什么。”辕天玉哀求道。

白苏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好啊,那我在这里陪你一个月好不好?”

“好,六哥你真好。”

看着他雀跃的样子,白苏有些愧疚,而她也只能陪着他笑着。

“六哥,今晚你和我一起睡,好不好?”

白苏犹豫了一下,想他还是像孩子,应该不懂什么,也就点头答应了。这一晚上,辕天玉高兴得不得了,很快就抱着白苏睡着了。白苏却睡不着,趁他睡死了,把他轻轻地推开了。

第二天早上,辕天玉因为要习武,所以比白苏起的早,他趁白苏睡着了,趴在那里看了白苏很久才心满意足地走了。等他练完武功回来,白苏还在睡,辕天玉就趴在那里看他。和白苏一起长大,在一起玩了八年,这是他第一次这么仔细地看白苏的脸。辕天玉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白苏的脸,又摸了摸自己的脸,发现白苏的脸比自己的脸要嫩的多。

“六哥,六哥。”辕天玉轻声地叫了几声。

白苏缓缓转醒,映入眼帘的便是辕天玉那张天真无邪的脸,她不由柔柔地笑了起来。

辕天玉却呆住了,他从未见过白苏那样柔软地笑过,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他喜欢白苏那样对他笑。

“天玉,你怎么了?”白苏坐了起来。

“啊,没什么。”辕天玉傻傻地笑了,“六哥,你是不是饿了?走,我带你去吃东西。”说着就要拉着白苏走。

“等一下,我还没洗脸漱口呢。”白苏马上让他打住。

“哦……呵呵……”辕天玉尴尬地笑了。

吃完早饭,辕天玉就到玉蟾池里练功去了,白苏在玉蟾池外看了他许久,眼神越来越深邃,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大哥哥,我问你,天玉什么时候才能出来?”白苏问念一。

“七天后。”

白苏没再说什么,转身去看朝颜了。那些朝颜在暗宫里败了又开,开了又败,现在早已不是当初的粉紫色,而是粉蓝色了。白苏摘了一朵朝颜下来,坐在墙根下发呆,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了荀浅释,心突然绞痛起来。她马上按住胸口,努力让自己平息起来。

“王爷,您怎么了?”念一过来看到白苏痛苦的样子,紧张起来。

“我没事,大哥哥。”

“您……属下送你到床上去……”念一抱起她就走了,地上留着一朵朝颜。

“王爷,要不要……”念一帮白苏盖好被子,开口想问些什么,但马上被白苏打断了。

“不用了,过会就好了……大哥哥,你不要跟天玉说,好不好?”

念一迟疑了片刻,点头答应了,然后出去了。

白苏缩进被子里,莫名其妙地哭了起来,“原来这就是离守……连想一下都不行……”

哭着哭着,白苏就睡了,心口也不疼了。

第二天,白苏无事就抱着琴到冲花宫弹琴,弹的正是千指柔。冲花宫的扩音效果很好,暗宫大部分地方都能听到琴声。念一站在那里,凝眉看着她,不知在想什么。

“王爷这支曲子是弹给谁听的?”

白苏笑了笑,“大哥哥,你要是喜欢就是弹给你听的。”

“属下不敢当。”

白苏呵呵地笑了,“大哥哥知道我刚才弹的曲子叫什么吗?”

“属下不知,请王爷指示。”

“我不告诉你。”白苏调皮地笑了。

玉蟾池里的辕天玉脑子里忽然浮现起那天城门上杏花飞扬的一幕,那宛若精灵的笑脸在他脑子里越发的清晰,那让他相信那天看到的绝对不是幻觉。

忽然听到了一阵琴声,以前练完功后四周都是一片死寂,可这次竟有琴声,他有点恍惚。马上他想起了白苏,不由笑了起来,马上朝冲花宫跑去。果然,他看到白苏坐在那里专注地扶着琴,这次和上次不一样,这次白苏的琴声很安宁,她本人也十分安宁。

白苏很少有专注安宁的样子,辕天玉很喜欢看她专注安宁的样子。

“六哥。”

“天玉,你练好啦?”白苏笑了起来。

“嗯,六哥,我喜欢看你弹琴的样子。”

“那我以后都弹给你听,好吗?”

“好。”辕天玉心里满是喜悦,那多次从玉蟾池里走出来,这一次是最开心的。

之后辕天玉拉着白苏去刑名宫看暗宫所用的刑罚,他说:“这些法子可以让那些犯人生不如死,并让他们把所有的东西都招供出来。”

白苏看了一下竹签子,那算是最轻的刑罚了,她还是差点吐了。最后她逃一般的离开了刑名宫。

“六哥,对不起,我以后不会让你看到这些东西了。”辕天玉有些自责。

“嗯。”白苏微微地笑了。

“六哥,你知道吗,二哥回来的那天,我看到了一个女孩和你长得一模一样,我差点以为她就是你。”

白苏笑了,“怎么可能是我,你连六哥都不认识了吗?六哥是男子,她是女子,她怎么会是我。”

“嗯,可是她和六哥你长得真的很像。”

白苏想了一下,笑道:“真的吗,有人和我长得一模一样?我好想见见她。对了,你不是暗主吗?你可以让你的手下去找她啊。”

“对呀,我可以让他们去找她。”辕天玉高兴起来,“六哥,你真聪明。”

“是吗?”白苏暗暗地笑了笑。

第13章 离守1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