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0章 离守20

  六月,皇宫里的荷花已经开了满池,皇后的生辰刚好就在六月。白苏穿着朝服跟着白蜜去翎羽宫赴宴,这次难得辕天玉也在。白苏冲辕天玉淡淡地笑了,然后就坐到他身边。

“你今天怎么出关了?”白苏轻轻地问。

“我已经很久没给母后贺生辰了,所以父皇让我出关了。”辕天玉说道。

皇后易薇铭这天很高兴,基本该来的都来了,而且明王妃已经怀有身孕,她马上就能抱到孙子了。

“世子怎么样了?”易薇铭对岁玲珑关心了一下,但也仅仅是看在她肚子里的孩子的面子上关心她。

岁玲珑看了看手下微微隆起的肚子,淡淡地笑了:“孩子很好,多谢母后关心。”

易薇铭满意地点了点头,笑着多大家说:“今天大家尽兴,不必太拘束。”

“母后,儿臣祝您寿与天齐,青春永驻。”辕天信站起来,向易薇铭敬了杯酒。

易薇铭高兴地点了点头。

辕天玉站起来淡淡道:“祝母后生辰快乐。”也喝了杯酒。

易薇铭也满意地点了点头。易叹宛冷言道:“表哥都说了贺词,你连贺词都没有。”

“宛儿!”辕天信呵斥了她一声。

她冷冷地瞪了辕天玉一眼,站起来,对皇后笑得像一朵花,“宛儿恭祝姑姑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宛儿乖!”易薇铭高兴地赞叹了一下。

过后大家也不客气,开始吃菜。皇后冷眼看了一下白蜜,微微地笑了。饭后,翎羽宫里升起了歌舞声。辕天玉不太喜欢这些花哨的东西,倒是白苏很喜欢,看的很认真。

“宛儿,你为什么老是针对天玉?”白苏好奇地问易叹宛。

易叹宛瞟了一眼辕天玉,道:“他老是不在乎我,我要让他知道我的哪里!”

白苏好笑起来,“你讨厌他吗?”

“我不讨厌他,我就是喜欢针对他。”

白苏看了看辕天玉,呵呵地笑了。虽然易叹宛不是真的讨厌辕天玉,可是辕天玉打心却是眼里讨厌易叹宛。

“讨厌,宛儿说她并不讨厌你,她只是想让你关注她一下。”白苏把易叹宛的意思说给辕天玉听。

辕天玉皱了皱眉,“可我是真的讨厌她,六哥你别和我说她了。”

白苏悻悻地笑了,“好,我不说她了。”

“六哥,过两天就是我们的生辰了,你陪我!”辕天玉用的是肯定语气。

白苏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好,你想要什么礼物?”

辕天玉思考了一下,笑道:“六哥看着办吧,六哥送什么我都喜欢。”

“那你送什么给我?”

辕天玉神秘地笑了:“六哥到时候就知道了。”

半夜,白蜜忽然从梦中痛醒,她捂着胸口艰难地喘息着。白苏闻声,连衣服都没穿就赶了过来,“母后,你怎么了?母后?”

“卿儿……”白蜜痛苦地看着白苏。

白苏害怕起来,她连忙给白蜜诊脉,顿时大脑里一片空白,“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离守怎么会提前毒发?”

“离守……”白蜜泪水忽然流了下来,“我到底还是等不到那天……”

“不会的,母后……不会的……母后,我让人去找师公,师公他一定有办法的……”白苏哭了起来。

“卿儿……别哭……”白蜜伸手摸了摸白苏脸上的泪水。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去把医老找来!”白苏回头冲换琴她们吼道。

换琴她们现在也没了主意,谁也不知道医老现在在哪。

“卿儿……母后给你的小金剑还在吗?”

“还在,还在……”白苏忙不迭地点头,马上让十容把小金剑拿了过来,“母后,你看,小金剑……”

白蜜开心地笑了,“这是你……父皇送给母后的,你要好好收好,这里有你父皇的祝福……你要收好,别弄丢了……”

“我不会的,不会的……母后……”

“留卿……留卿……”白蜜念着念着,嘴里慢慢流出血来。

“母后……”白苏伸手去给她擦,却越擦越多,“母后,我已经找到了解离守的办法了,再过两天,你就可以去西越看白色的朝颜花了……母后……”

“白色的朝颜花……我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路边正开着白色的朝颜花……漂亮极了,可惜那是我唯一一次看大纯白色的朝颜花,之后我再也没见过了……去年……去年他说西越已经看满了白色的朝颜……终于开成白色的了……呵呵……可我……”白蜜沉入了回忆中。

“母后,暗宫很快就要开出纯白色的朝颜了,你很快就能看到了,母后……”白色泣不成声,她忽然想到了辕天玉给她的莲子,马上让十容拿来给白蜜喂下。可是接连喂了五颗,白蜜也不见好转,“母后……”

这时辕南季赶了过来,看到眼前的以前,他有些晕眩,上前一把抱住了白蜜,“蜜儿,蜜儿,你不会死的……不会的……”

白苏一边哭,一边冷眼看着辕南季,满心都是恨意,“父皇,你要是早说出暗宫的秘密,母后就不会毒发了……”

“你……”辕南季大惊。

白蜜一把抓住了辕南季的手,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说道:“我死后,你要好好待卿儿,不要让人欺负她……为她解离守……”说完,白蜜就合上了眼。

“母后……母后……”白苏感觉一瞬间,这个世界就变了,她缓缓站起来,抱着小金剑悲痛欲绝地走出了汇芳宫,身后的哭泣声全不顾了。

“为什么会提前毒发……为什么……明明就快要成功了,为什么会这样……”白苏悲愤地合上了眼,泪水突然就滑落下来。

“小苏,怎么了?”白平子不知从哪里疯玩回来,看到白苏这个模样,着急起来。

白苏睁开眼,冷冷地看着白平子,“母后……已经不在了……”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白平子犹如五雷轰顶般,异常地激动起来。

“母后提前毒发身亡了!”白苏大声地说出来。

“提前毒发……不可能……”白平子有些疯的样子。

“母后现在就躺在汇芳宫里,不信你自己去看!”

白平子马上跌跌撞撞地朝汇芳宫跑去,过了一会,他失魂落魄地跑了回来,“蜜儿……蜜儿……是莲藕,是莲藕……”

“老头……”白苏泪眼模糊地看着白平子。

“是莲藕……莲藕……莲藕会让离守提前发作,是莲藕……蜜儿……”白平子忽然哭了起来。

“老头……”

“到底是谁要害蜜儿,是谁放了莲藕?”白平子咬牙切齿起来。

白苏看着他,说:“我知道是谁,我会给母后报仇的。”

“小苏,你告诉老头,到底是谁毒害了蜜儿,你告诉老头,老头去把他废了!”白平子恶毒地说道。

白苏冷冷道:“这是我自己的事,你用你插手了。”

白平子更加激动,“什么叫老头不用插手?蜜儿是老头唯一的女儿!”

“什么?老头,你说什么?”白苏满眼震惊地看着白平子。

“蜜儿是老头的女儿。“白平子又说了一遍。

“原来你是我的外祖父……原来如此,难怪……”白苏忽然平静了下来,那些她一直弄不明白的事现在终于豁然开朗。

“小苏……”白平子愧疚地看着白苏。

“外公……老头……母后……”白苏突然大声哭了起来。

“小苏……”白平子把白苏搂紧了怀里,“外公带你离开这里……”

“外公……”

第20章 离守20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