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章 离守1

  玉让国,华泰十年,汇芳宫。

产娘把刚出世的孩子抱给身体虚弱的白蜜看,恭贺道:“恭喜娘娘,是位公主。”

白蜜接过啼哭不止的孩子,盯着孩子挤到一起的小脸,心里百感交集,眼眶有些红。她哽咽道:“去告诉皇上,本宫诞下了六皇子。”

一屋子人都惊呆了。

“娘娘,您……”贴身侍女换琴万万分震惊,这是欺君之罪,会被满门抄斩的。

“告诉皇上,本宫已为六皇子取好了名字,叫留卿。”白蜜固执的说,有些无可奈何的样子,“快去,有什么事本宫担着。”

换琴见她如此,只好吩咐一个宫人去上报给谦帝辕南季。

“卿儿,母后愿你一生平安。”白蜜将一把镶着翡翠的小金剑放到孩子的怀里,“这是你父皇留给你的祝福,会保佑你一生平平安安。”

“娘娘……”换琴微微红了眼。

白蜜轻轻捏了捏孩子的小手腕,呆住了,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怎么会!”

“娘娘,怎么了?娘娘?”换琴着急起来。

“卿儿……卿儿……皇上呢,本宫要见皇上……本宫要见皇上……”白蜜激动起来,不顾身体虚弱,挣扎着要下床。这可把屋里人吓坏了,宫女们忙来阻止她,“娘娘,您刚诞下六皇子,身子虚弱,不能吹风啊……娘娘……”

“本宫要见皇上,本宫要见皇上……”

换琴见她这样,没办法,只好说:“娘娘,奴婢去吧皇上叫来,您别激动。”说完,便小跑出去了。

“我们娘娘刚诞下六皇子,她要见皇上。”换琴站在碧霄宫外焦急地说。

“皇上不在碧霄宫。”

“那皇上去哪了?”换琴更急了。

“莞仁宫的贺嫔娘娘难产,皇上去了莞仁宫。”

换琴又急又不耐烦,只好去莞仁宫。在莞仁宫外刚好遇到总管吴欢,她把事情向吴欢说了一遍。吴欢权衡了一下,便与辕南季说了这件事。不一会儿,辕南季便撇下危在旦夕的贺嫔,匆匆去了汇芳宫。

辕南季是玉让国第三位帝王,仪表堂堂,宛若天人。他十五岁岁继位,在其在为二十三年间一直与周边邻国保持着友好,特别是西越国。辕南季赶到汇芳宫时,白蜜已经平静了许多,不过依旧不改焦急。一屋子人见了他,马上行大礼。辕南季没理会,来到了床边,淡淡地看着白蜜,“你要见朕?”

白蜜没出声。辕南季回身看了一眼跪了一地的人,冷道:“你们都出去。”

“是。”屋里人不相干的人全退了出去。

“有什么事,你就说吧。”

这时白蜜才抬起头来看辕南季,这个耽误了她一生的男人,“卿儿中了离守。”

“卿儿……你已经为他取了名字了。”辕南季眼里的伤痛一闪而过。

“卿儿中了离守!”白蜜平静地重复了一遍,“是我传给她的,我不希望她像我这样……当初,你说只要我进宫,你就用千年雪莲为我解毒。可是这么多年都过去了,卿儿都出生了,我的毒不但没有解,还连累了卿儿……”

辕南季微微皱起了眉,满眼的隐忍,“你要朕怎么做?”

“用千年雪莲为卿儿解毒。”白蜜十分坚定地看着辕南季。

“这不可能!”辕南季一口认定。

“可是,那是你欠我的!”白蜜激动起来,“若不是你,我怎么会中离守,又怎么会连累卿儿,更不会……千年雪莲是你多年前允诺给我的,是你欠我的!”泪水忽然掉了下来,以前这毒解不解都无所谓,可是现在她一定要拿到千年雪莲,“只要你拿出千年雪莲,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蜜儿……”辕南季看到她的泪水,有些不忍,她很少在他面前流泪的,总是装作很坚强的样子。他伸手轻轻地擦着她脸上的泪水,“蜜儿……当年是朕不该用离守牵制你,是朕的错,朕不该用千年雪莲逼迫你进宫。”

“那就把千年雪莲给我。”白蜜幽怨地看着他,“我以后再也不会想着离开皇宫。”

辕南季有些动摇,他知道中了离守的痛苦,他也知道白蜜愿意进宫只是为了能解毒。当年他只是想着能留她一时是一时,没想到转眼间她已经在宫里待了十年,她的孩子都出世了。若是他不给这千年雪莲,也许她会恨他一辈子吧。可他更明白,她一直是恨他的,只是不想让她更恨他。

正当他要说什么时,吴欢面色慌张地跑了进来,“皇上,贺嫔娘娘刚诞下七皇子,娘娘产后大出血,已经没了。”

“什么?”辕南季大惊,马上与吴欢急匆匆地走了。

白蜜望着空荡荡的门口,泪满眶,满眼恨意。

“娘娘,要不要通知医老?”换琴心里已经没了主意。

“不用,他来了也解不了离守。若是能解,十年前就解了。”白蜜有些绝望地说。

两天后,六皇子和七皇子洗三,皇上派吴欢来说:“皇上说,六皇子和七皇子是同一天生的,所以就一起到皇后那里洗三,讨个双喜。”

白蜜想也没想,就说:“你去告诉皇上,本宫身子还未康复,不便走动,便不去翎羽宫了,六皇子就在汇芳宫洗三。”

吴欢有些为难,他迟疑了一下,便回去复旨了。

“娘娘,您这般不是在给皇后娘娘难堪吗?”换琴忧心道。

“可是若是去了,大家伙不久都知道卿儿并非皇子了吗?”

换琴点了点头,微微地笑了。

白蜜轻轻摸了摸怀里的孩子,“可惜卿儿受本宫连累……”

“娘娘,皇上不会如此狠心不救六皇子的。”

白蜜没说什么,只是冷冷地笑了。

正当奶娘给六皇子洗三时,吴欢又来了。他将一个礼盒和一枚玉交给白蜜,语重心长地说道:“娘娘,陛下说他不能来了,所以让奴才带了皇子玉和庆生礼来给六皇子,其实皇上心里一直有娘娘和六皇子。”

白蜜点了点头,“代本宫向皇上谢恩。”

“奴才会的。”吴欢有些无奈地应道,辕南季和白蜜之间的事他是看着他们一步一步发展过来的,他比谁都清楚辕南季的心里的无奈和苦楚。

换琴拿了一块血玉如意笑嘻嘻地给吴欢,“今个儿也是七皇子洗三的日子,这是我们娘娘为七皇子准备的贺礼。”

吴欢笑着接下了,微微叹了口气,“可怜七皇子命苦,刚出世,贺嫔就没了。幸好皇后娘娘收养了七皇子,将来才不会被人欺负。”

白蜜淡淡地笑了。

吴欢看了一眼乳娘怀里安静地六皇子,满眼无奈,然后走了。

“皇上送了什么?”换琴好气地看着白蜜手里的礼盒。

白蜜自己也好奇,便打开来看,待看清楚时,她呆住了,随即含泪欣喜起来,“千年雪莲……千年雪莲……”

“什么,千年雪莲……”换琴激动不已,“六皇子有救了。”

“千年雪莲……”白蜜激动地抱住了七皇子,泪水瞬间流下来,“卿儿有救了,卿儿有救了……”

七皇子在她怀里安安静静的,大大的眼睛里隐约有些欢喜。

“太好了,六皇子有救了,奴婢就知道皇上没有那么狠心。”换琴也哭了。

“皇上……”白蜜有些感动,她欣慰地笑了,把辕南季赐的皇子玉轻轻挂到了六皇子的脖子上。

碧霄宫。

“皇上,蜜妃娘娘看到千年雪莲十分高兴。”吴欢笑着地对御案前的辕南季说,辕南季先是淡淡地笑了,随即眼里堆起了无奈,“朕这么做只是不想她更恨朕……只要她开心的就好。在宫里的十年,她都没有真正的高兴过。”

“虽然蜜妃娘娘一直想离开皇宫,可奴才看得出,娘娘心里是有皇上的。”

“借你吉言了,吴欢。”辕南季自嘲地笑了笑。

“奴才说的是真心话。”

寻芳园。

“卿儿已经没事了。”白蜜回身笑看着辕南季,今天她穿了件绯色的罗裙,显得特别妩媚。

“你开心就好。”辕南季由衷地笑了,伸手抚摸她的脸,“朕已经很久没看到你这么笑了,上次看你这么笑是多么久远的事,朕都快忘了你笑起来的样子。”

白蜜有些意外地看着他,微微有些愧疚。

“朕知道你心里一直在怨恨朕,这么多年来,朕一直都知道。”

“那皇上又何必那么执着?”白蜜皱着眉问他。

他笑了笑,虽然眷恋手上的肌肤,可还是移开了,“朕愿意。”

“皇上这又是何苦呢?”

“朕说了,朕愿意。”

“皇上的后宫这么大,妃嫔无数,又何必非要关着我这只小家雀,不觉得累吗?”

“朕知道你现在随时可以飞出朕为你设下的金丝笼,可是朕还是希望你能看在六皇子的面子上留下来。”

白蜜沉默起来,没再说什么。

“一切都是朕愿意的,你不必愧疚。”

白蜜微微地笑了。

第1章 离守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