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章 离守3

  暗宫真的很大,仿佛有皇宫那么大。按照现代人的审美观点,暗宫很烂漫,四处点着琉璃灯和水晶灯,行走在柔和游丝般的灯光下,仿佛漫步涅槃。

白苏盯着冲花殿里最大的玉灯,由衷地笑道:“好漂亮啊!”

辕天玉高兴道:“当然了,父皇说那是凤鸣玉制成的。”

“凤鸣玉是什么?”白苏不解。

“父皇说,凤鸣玉只有我们玉让国的暗宫才有,暗宫的下面全是凤鸣玉。暗部的信物逐凤玉就是用凤鸣玉制成的的。”辕天玉自豪地说。

“真好看!”白苏想起七年前的那一幕,忽然就笑了。

“六哥,暗宫的入口我只告诉你,你可不能说给别人,否则我就不和你玩了。”

“嗯,我一定不告诉别人。”

辕天玉开心地笑了起来,又拉着她来到玉蟾池。白苏还未走近就感到了一股寒气,她不禁皱了一下眉,“这里好冷啊。”

“那是当然了,这玉蟾池下有千年玄冰,可解百毒功效。”辕天玉傲娇起来。

“可解百毒……”有什么东西在白苏的脑海里一闪而过,“什么毒都能解吗?”

辕天玉神气地点了点头,“父皇说了,只要是世间找得到毒,都能解。”

“那……它可以接离守吗?”

“离守?那是什么毒?”

“没什么……”白苏马上打马虎眼笑道,“你肯定是骗人的,怎么会有一个水池可解百毒的?我不信。”说完,她便生气着要走。

辕天玉急了,马上拉住她,“六哥,这是父皇和我讲的,我也不知道……六哥,你是不是生气了……要不,我去问问父皇能不能解离守?”

白苏一听,马上嘟着嘴说:“天玉,你不许问父皇离守,否则六哥我就不和你玩了。”

“六哥,我不和父皇说就是了,你别生气。”

白苏想了想,说:“那好吧,你这里的人都听你的,那我想要凤鸣玉,你送一个给我。”

辕天玉为难了一会,信誓旦旦地说:“好,我一定弄一块给你,不就是凤鸣玉吗,暗宫多得是。”

白苏这才开心地笑了。

跟在后面的念一狐疑地看着白苏,有点不太相信渡王爷才只有七岁。

白苏回头冲念一调皮地吐了吐舌头,念一又是一呆。

辕天玉说:“六哥,这里大着呢,一天走不完,以后我再带你来玩。现在该回去了用晚膳了。”

“好啊,明天我们再来玩。”白苏高兴道。

辕天玉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离开暗宫时,天都黑了,雪也比之前下的大。白苏老远就看到十容撑着伞在秋千边着急的等着,她马上高兴地冲进了十容的怀里,甜甜地叫了一声奶娘。

“王爷,您去哪了,娘娘等得可着急了。”

“我不是说了我和七弟去暗部了吗?奶娘,暗部可好玩了,待会回去我就和你说。”白苏兴冲冲地说。

被忽略的辕天玉有些不高兴了,他鼓了鼓嘴,闷闷道:“六哥,明天你还去吗?”

白苏回头,笑道:“当然去了,你不是说暗部还有很多好玩的地方吗?”

辕天玉忽又高兴起来,“那我明天还在这里等你。”

“好。”

“七殿下,皇后娘娘该着急了。”辕天玉的侍女宣纪催促道。

“好啦好啦。”辕天玉不耐烦道,然后对白苏笑脸告别,“六哥,我走了。”

“嗯,七弟走好。”

汇芳宫。

“母后,暗部可好玩了,到处都是很漂亮的琉璃。”饭桌上,白苏兴奋地说着。

白蜜温柔地笑了笑,“卿儿喜欢吗?”

“嗯,孩儿喜欢。”

白蜜轻轻地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当初你要是不将那逐凤玉给七皇子,暗部现在就是你的了。”

白苏愣了一下,装傻笑道:“母后,你在说什么?”

白蜜笑道:“没什么,快吃饭吧。”

白苏吃了几口饭,又说:“母后,暗部有一个大大的玄冰池,天玉说那个水池里的水可解百毒。母后,那是真的吗?”

“可解百毒?”白蜜失了神。

“嗯,天玉说那是父皇跟他说的。母后,你说那是真的吗?”白苏一边装天真,一边注意着白蜜的神色。

白蜜眼底闪过一丝郁伤,然后很快地掩饰了过去。她笑道:“母后怎么会知道是不是真的……快些吃饭。”

“哦。”

第二天,雪似乎下得有些大,十容把白苏送到了寻芳园。那会,辕天玉已在那里等候多时。白苏见他冻得鼻子红红的,忍不住笑了起来,“你的鼻子都红了。”

辕天玉有些委屈,“我还以为六哥你不来了呢。”

白苏咯咯地笑了。

“好啦,不许笑。”辕天玉懊恼道。

“我没笑。”白苏马上捂住自己的嘴,一脸无辜地看着他。

辕天玉小孩子脾气,马上就好了。他好心情地笑了,“六哥,我们走吧。”

“好。”白苏回头冲十容眨眼,“奶娘再见。”

十容温柔地笑了。

这次念一早早地在涟漪池边等着了。白苏冲他好看地笑了,“大哥哥好。”

念一皱了皱眉,向她行礼,“见过渡王爷。”

“有劳大哥哥了。”

辕天玉不满起来,“六哥,走吧。”说完,他跳下了水。

“王爷,得罪了。”念一向上次一样夹住白苏跳下了水。

站稳后,白苏不高兴起来,“我要学游泳,我才不要被人像夹小鸡一样夹来夹去的。”

念一眉心纠结了一会。

辕天玉马上对念一命令道:“念一,你来教六哥。”

“是,主子。”念一看了看白苏,眉心紧锁。

“有劳大哥哥了。”白苏故意笑道。

辕天玉带着白苏去了尽芙园,那里开满了白色的芙蕖。白苏惊艳地看着那些白色芙蕖,“好美啊。”

“六哥,我就知道你喜欢。”辕天玉开心地说,“这里的芙蕖都有五年没开了,昨天晚上全开了。”

“那下次开是什么时候?”

“五年后。”

“五年后,要是那时我们还能站在这里看芙蕖就好了。”白苏开始憧憬了。

“一定可以的,六哥。五年后,我们一定还能站在这里看芙蕖。”辕天玉说着,摘下了一朵芙蕖塞进白苏的手里,“六哥,给你,可以解毒的。”

白苏闻了闻芙蕖,笑了,“好香啊。”

这时,辕天玉显得有些伤感,“六哥,我们以后可能见面的机会不多了。”

“为什么?”白苏诧异。

“父皇要我呆在这里专心学本事,我可能很少出去了。”

“这样啊……”白苏想了想,笑了,“那我可以来这里找你啊。”

辕天玉一想,豁然开朗,他笑了起来,“对啊,六哥你可以来这里找我玩。嗯,就这么定了,以后我让念一去接你。”

“好。”

第3章 离守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