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离守(五)

    “母后,刚刚孩儿在后花园里遇到了一个奇怪的老头,他硬要收我做他的徒孙。”白苏把琴交给十容,就挤进了白蜜的怀里,“母后,你说他是好人还是坏人?”

  白蜜温柔地笑了笑,拿手抚摸她的脑袋,“他有没有告诉你他是谁?”

  “他说他叫白平子,非要孩儿跟他学医。”白苏嘟着嘴说。

  “那……你想学吗?”白蜜笑问。

  “孩儿……当然想学。”

  “那卿儿就和那老头好好学医,多一门本领总是好的。”

  “可是孩儿都不知道他是不是好人,要是他想害孩儿怎么办?”

  白蜜只是温柔地笑了,没说什么。

  第二天,白蜜带着白苏到翎羽宫给皇后易薇铭请安。易薇铭看到白苏微微皱了一下眉,随即脸上堆起了笑容,“渡王爷长这般高了,来给本宫看看。”

  白苏皱着眉看着她,没动。

  “卿儿,快去给皇后娘娘看看。”白蜜把白苏推到了皇后娘娘面前。

  易薇铭笑着捏了捏白苏的笑脸,“这孩子竟长得这般水灵。”

  白苏装出笑脸,天真无邪地问:“皇后娘娘,七弟在哪?我都好久没见到他了。”

  易薇铭眼神一暗,笑道:“你七弟被你父皇送到师父那里学本领了,过些日子才能回来。”

  “可是我想见他。”

  “过些日子你就能见到他了。”

  “那二哥去哪了,他怎么也不在?”

  “你二哥出宫游学了,一年后才能回来。”易薇铭莫名地发现她对这个七岁多的小孩很有耐心。

  白苏得到答案,笑着跑到了白蜜的怀里,娇声道:“母后,孩儿也要出宫游学。”

  白蜜摸了摸自家孩子的头,笑道:“等你长大了,就能出宫了。”

  “孩儿想带着母后一起出宫。”

  白蜜心弦一动,轻轻地抱了抱白苏,“好。”

  易薇铭看着那幅母慈子孝的画面,想到二皇子辕天信还有一年才能回来,不觉有些落寞。她拿起茶碗小小的抿了一口,不想竟恶心起来。

  “姐姐,您怎么了?”白蜜着急起来。

  “快传太医。”宫女大叫。

  不一会太医就颤巍巍地来给皇后诊脉,连辕南季也被这动静引来了。白苏站在一边冷眼看了一会,便去拉白蜜的衣角,“母后,孩儿饿了。”

  “卿儿乖,再等一下。”白蜜轻声安抚道。

  辕南季留意了一下这边,道:“蜜妃,既然留卿饿了,你带他先走吧。”

  “是。”

  正当白蜜拉着白苏的手,准备要走时,太医忽然跪了下来,喜道:“恭喜皇上,皇后这不是病,是喜脉。皇后娘娘已经有了两个月的身孕了。”

  屋里人一听,都万分高兴起来,其中属辕南季最高兴,他笑道:“皇后再怀龙种,大家都有赏。”

  “谢皇上,谢皇后娘娘。”一屋子下人高兴不已。

  白蜜上前来恭贺道:“恭喜皇上,恭喜姐姐。”

  白苏装无知,笑着问:“母后,皇后娘娘怎么了?”

  辕南季好心情地笑道:“皇后娘娘肚子里怀了小弟弟,留卿高兴吗?”

  白苏歪着脑袋,不解地问:“留卿不是有了七弟和八弟了吗?留卿想要一个妹妹。”

  辕南季呵呵地笑了,“那就让皇后娘娘给你生一个妹妹。”

  “好啊好啊,皇后娘娘,您给留卿生一个妹妹,好不好?”白苏雀跃地问易薇铭。

  一屋子人都笑了。

  白苏这时又嚷着肚子饿了,白蜜只好带着他离开了。正好太医和他们一起离开翎羽宫,在门口时,白苏忽然停了下来,转身问太医,“太医,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王爷请讲。”

  “你知道白平子是谁吗?”

  白蜜诧异了一下,马上道:“卿儿,我们走了。”

  白苏没理她,又问了一下,“你知道白平子是谁吗?”

  太医惊愕了一下,渡王爷小小年纪竟知道白平子,不知是从哪里听来的,“白平子的医术是天下最好的,人称医老,只是他行踪飘忽不定,没有人知道他在那里。”

  “哦,他这么厉害啊。”白苏笑了起来,“谢谢太医。”然后跑去捏住白蜜的手指,“母后,我们走吧。”

  “好。”白蜜淡淡地笑了。

  白苏高兴道:“母后,原来师公那么厉害。”

  “那你好好跟他学医。”

  “好。”

  太医站在那里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惋惜地摇了摇头,然后走了。

  几天后,下了几场春雨,桃花便落尽了,梨花像雪花一样呼拉拉地开了一树又一树。白苏发现白蜜开始在院子里的泥土里种些什么,不出几天,那些东西长出小嫩芽。那小嫩芽白苏认识,是朝颜花的幼苗,俗称牵牛花,白苏可喜欢那些像喇叭一样的花朵了。她凑了过去,笑问:“母后,你在种什么?”

  “母后在种花。”

  “什么花?孩儿以前怎么没见你种花?”

  “这花叫朝颜,早上开了,下午就败了。只是朝颜花只有西越国才有,母后好不容易才弄来了种子,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

  “母后中种的花一定能活下来,我和母后一起种。”

  “好。”白蜜心里满是暖意。

  可是几场春雨过去后,院子里的那些小花苗不知是什么原因全死了,白蜜为此难过了好几天。白苏记得朝颜的生命力极强,很好种,没那么容易死的,难道朝颜真的只能在西越国才有吗?

  “母后,我们再试一次,这一次肯定能行。”白苏十分肯定地说。

  “不用了,试了还是一样的结果。”白蜜忧伤道,“大约只有西越才能有朝颜,西越的大都就叫朝颜呢……”

  “母后,你去过西越国的大都吗?”白苏有些怀疑。

  白蜜只是苦涩地笑了笑,没说什么。

  寻芳园。

  白苏坐在秋千上荡着荡着就睡着了,等她感觉有人站在她面前时,她才缓缓醒过来,慢慢看清了眼前的人,笑了,“天玉,你出来啦!”

  不料辕天玉一脸怨恨地看着她,她感到莫名其妙,“怎么了?”

  “你答应过我要来暗宫陪我的,结果你一次也没有来。”辕天玉怨恨道。

  白苏呆了一下,解释道:“我……在跟母后学琴,所以没有时间来。”

  “哼,好好一个男子汉,学什么女孩子家弹琴。”说完带着念一气呼呼地走了。

  白苏有些委屈,一直皱着眉坐在秋千上晃着。

  “小苏,怎么了,受委屈了?来,给老头讲讲谁欺负你了,老头去帮你欺负回来。”白平子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

  白苏白了她一眼,“老头,我的事不用你管。”

  “你是老头的徒孙,老头子怎么能不管呢?”白平子笑呵呵道,可见白苏不理他,他又道:“不就是学琴吗?你本来就不是男子汉,何必因别人的话而烦恼。”

  白苏大惊,“你怎么知道的?”

  “老头子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

  白苏想了想,他是神医,自然什么都知道。可她还是不服气,又问:“上次我问你的你还没回答呢?”

  白平子乐呵呵地笑着:“只要你好好跟老头子学医,天下没有你解不了的毒。”

  “真的?”

  “老头子什么时候骗过人?”

  “那好,我今后好好跟你学医。”

  “太好了,小苏,过几天师公就带你出宫去。”

  “你要带我出宫?那不行,我母后肯定很担心。”白苏否定道。

  “老头子又不是不让你回来了,呐,三个月后老头子就送你回来。”

  “我得先跟母后说一声,要是母后不同意,我才不会跟你出去呢。”

  “好吧,你母后肯定会答应的。这么好的机会,不是谁都有的。”白平子喝了口酒,纵身一跃,又不见了。

  白苏见他走了,马上回去问白蜜。岂料,白蜜一点反对的意思都没有,还鼓励她出去。

  “母后,你怎么不反对?”白苏不解。

  “你出宫也好,宫里太危险了。”

  白苏想了想,就笑了。

  

离守(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