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离守(十)

    第二天辕天玉来找白苏,白苏有些不愿意见他,说肚子疼,不和他出去玩了。辕天玉看她无精打采的,就相信了她的话。他又说:“六哥,那我在这里陪你,好不好?”

  白苏不好撵他走,便点了点头,然后拿着医书看了起来,没再理他。大约一个时辰后,辕天玉有些坐不住了,他问:“六哥,你在看什么?”

  白苏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诗词。”

  “哦。”辕天玉恹恹地垂下了头,他看得出白苏不愿意理他。

  白苏拿眼扫了他一下,“天玉,要是有一天有人要害你母后,你会怎么样?”

  “有人要害母后?怎么会有人要害母后呢?”辕天玉天真地问。

  “六哥是说如果……”

  辕天玉想了一下,道:“那我就把那人的喉咙割破,让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白苏诧异了一下,又问:“要是有人要害我呢?”

  “谁要害六哥?”辕天玉激动起来。

  “六哥指如果,你别当真……如果有人要害我,你会怎么办?”

  辕天玉想也没想,便道:“我就把那人先剐十刀,然后挖出他的眼珠子,割掉他的舌头,如果是男的就阉了他,如果是女的就丢到男人堆里,让他们痛不欲生。”

  白苏没想到辕天玉小小年纪竟学的这般狠毒,“这些都是暗宫的人教你的?”

  “我在暗宫里天天都能看到。”辕天玉轻松地说。

  白苏感到背脊发凉,她神色怪异地看了辕天玉几眼,便又把心思放到医书上去了。

  寻芳园。

  白蜜抬头望了望蔚蓝的天空,愁苦地叹了口气,淡淡道:“你知道吗?卿儿中了离守,有人给卿儿下了离守。”

  辕南季没出声,一直凝眉看着白蜜的纤柔的背影。

  “这个世界仅有的千年雪莲已经让卿儿吃了,可是她还是逃不过离守。你的后宫真可怕,比江湖还要可怕。”眼眶慢慢变红,“或许,我就不该让卿儿呆在皇宫里。”

  “下毒的人是谁?”辕南季愤怒起来。

  “有用吗?找到了下毒的人就能解离守了吗?”白蜜怨恨起来。

  “我不知道会这样……”

  “我不想再让卿儿呆在宫里了,或许宫外更安全。”

  下完雪,很快就开春了,可是外面还是很冷。去年的生辰白苏是在宫外和白平子过的,也都没回宫了。想往年都是和辕天玉一起过的,不知道那天辕天玉有没有出暗宫。白苏跟着白平子跑了很多地方,也学到了很多东西,最近她一直在学蛊毒。她很有天赋,已经了三只蛊了,虽然那三只不是很厉害。

  “老头,你之前说只要要我拜你为师,你就告诉我解离守的其他办法,现在我都跟你学了那么久的医了,你怎么还不告诉我解离守的其他办法,难不成你是在忽悠我?”白苏一边往嘴里塞着包子,一边说。

  白平子喝了口酒,笑道:“小苏,你怎么老是追问这个?难不成你身边有人中了离守?”

  白苏白了他一眼,“不说算了,我就知道你是在忽悠我。”

  “老头怎么会忽悠你呢?”白平子正经起来,“小苏,你老实告诉老头,你身边是不是有人中了离守。”

  老头的眼神很严肃,白苏与他对视了一会,便移开了,“老头,我母后中了离守,她只有两年时间了。”

  “这个老头知道,蜜妃中了离守老头是知道的。”

  “你怎么知道?”白苏惊讶不已。

  “老头子行走江湖那么多年,有什么不知道的。当年辕南季为了把蜜妃弄进宫,竟无耻的对蜜妃下了离守,然后用离守唯一的解药千年雪莲逼迫蜜妃进了宫。”

  “父皇怎么会做出这等事?”白苏自语道。

  “当年离守一出,惊动了全国。离守是从蛊毒里发展而来,却比蛊毒要恶毒多了。中毒之后便只能活二十年,最恶毒的是终身不能与喜欢的人长相厮守,除非解毒。因为离守太过恶毒,所以被列为禁药之一。”

  白苏的眉头慢慢紧锁,“终身不能与喜欢的人长相厮守……听起来好像金庸笔下的情花毒。”她忽想起什么,又问:“那是谁制出这离守的?”

  白平子无奈地叹了口气,“是老头制出离守的,当时年轻,没想过那么多后果。不过幸好,当年老头只制出一百只离守,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现在世上还剩多少离守?它们都在哪里?”

  “大概不到二十只,它们都分散在各国的皇宫了。”

  白苏点了点头,摸了摸自己的手腕,没再说什么。

  白平子凝视了她一会,慢慢凝眉,趁她不注意,抓住了她的手腕。白苏惊了一下,“老头!”

  白平子摸了摸她的脉搏,愤怒起来,“你中了离守?你怎么会中了离守?谁下的毒?”

  白苏沉默了一下,说道:“这是我第二次中离守,第一次母后为我求得了世间唯一的千年雪莲,可这第二次……”

  “你怎么不早说?”白平子生气地看着她。

  “老头,难道你真的有解离守的其他办法吗?”白苏好像找到了希望。

  白平子沉默许久,才说:“有两个法子,只是都太难做到了。”

  “不管多难都可以。”白苏急道。

  白平子叹了口气,说:“这第一种是用阴阳调和的办法,把离守渡到心爱的人的身上。”他看了一眼白苏,白苏露出惊愕的样子,他便知道没戏,又道:“第二种要找到千年玄冰,然后吃一颗护心丸,在千年玄冰池里待上七天。不过,也不知这世间有没有千年玄冰,更难啊。”

  “千年玄冰……”白苏眼里掠过一阵幽光,“老头,玉让国的暗宫里有一个玉蟾池,玉蟾池的下面就是千年玄冰……只是……”

  “你说的是真的?”白平子激动起来。

  “嗯。”白苏郑重地点了一下头,皱着眉说:“可是外人根本无法进入暗部……”

  “玉让国的暗部……想要进去比登天还难……”白平子点了点头,目光炯炯地看着白苏,“如果辕南季愿意,倒也不是什么难事……”

  

离守(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