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离守(十六)

    第二天,易叹宛一进宫就去易薇铭那里告辕天玉的状,说辕天玉怎么怎么对她吼。易薇铭被她吵得没办法,只好把辕天玉叫来说了一下。

  “母后,你怎么帮她说话?”辕天玉不甘心地看着易薇铭。

  “宛儿是你表姐,你怎么能在歌舞坊和她大吵大闹?”

  “我不管,我就是不喜欢她。”辕天玉负起而走。

  易叹宛气得快哭了,指着他离去的背影直跺脚,“姑姑,你看,你看他……”

  “好了,好了,姑姑不是已经说了他了吗?”易薇铭不耐烦道。

  易叹宛在皇后这里没得到安慰,于是就去找岁玲珑评理。岁玲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外人,也没什么好说的,就做了一些点心哄她,她这才好。

  辕天玉气呼呼地走到寻芳园,刚好看到白苏在秋千上看书,心情立即就好了许多。他悄悄地走过去,从后面蒙住了白苏的眼睛,“六哥,你猜猜我是谁?”

  白苏一听那声音,就笑了,“天玉。”

  “六哥,你怎么知道是我?”辕天玉松开手,来到白苏身边。

  “反正我就是知道。”

  易叹宛走到这边看到辕天玉正和白苏说话,气得调头就走。

  “听说宛儿和天玉吵得不可开交?”辕南季到翎羽宫又谈起了这件事。

  易薇铭无奈道:“臣妾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宛儿和天玉自去年臣妾小产后就一直不和。”

  辕南季笑了:“呵呵,宛儿太娇惯了,要好好管管。天玉……”神色一暗,“太张扬了,性子得收收。”

  易薇铭笑道:“皇上说的是,臣妾定要哥哥好好管管宛儿。”她抿了口茶,脑里灵光一闪,笑道:“皇上,宛儿和天玉虽然一见面就吵,也许他们就是一对冤家。臣妾想要不将来就让宛儿做天玉的王妃,皇上,您觉得呢?”

  辕南季皱了皱眉,呵呵地笑了,“天玉和宛儿还小,这种事将来再说。”

  “六哥,父皇说他曾经听过一首曲子叫千指柔,说那是女子弹给心爱的人听的,六哥你会弹吗?”辕天玉天真地看着白苏。

  白苏淡淡地笑了,“千指柔,名字真好听。”

  “六哥你会弹吗?”他盯着白苏的眼睛看。

  “我不会,等我学会了再弹给你听,好吗?”

  “好。”辕南季满足地笑了。

  翎羽宫。

  岁玲珑有些跪在易薇铭面前有些不安,不知道皇后找她做什么。只见易薇铭雍容地抿了口茶,然后淡淡地看了她一眼,用不带任何感情的语气说:“本宫已经派人调查了你的身份,听说你是从歌舞坊出来了。天信遇到的你的时候,你还在台上卖弄风姿,可是?”

  “皇后娘娘……“岁玲珑惊愕万分。

  “不要否认,本宫都已经查得一清二楚了。说,你接近天信有什么目的?”

  “我没有……我没有目的。玲珑认识二皇子的时候,根本不知道他是二皇子。玲珑是真心喜欢二皇子的,请皇后明察。”岁玲珑马上替自己申辩。

  “你以为本宫会相信你的鬼话吗?”易薇铭用力地拍了一下桌子。

  岁玲珑被吓了一下,可她仍然坚持着,“玲珑说的都是实话。”

  “哼。就算你说的都是实话,你以为本宫会让二皇子娶你吗?二皇子是皇上的儿子,是龙子龙孙,他娶得是公主千金,而不是你这种风尘女子,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皇后娘娘!”岁玲珑满眼泪水地看着易薇铭。

  “你不用再说什么了,识相点你自己离开天信,否则本宫只好请你走了。”

  白苏本打算来找辕天信的,没想到刚到门口就听到了这一出,可见辕天信此时并不在翎羽宫,她马上调头走了。

  “二哥,二哥……”白苏在静谧园找到了辕天信。

  “怎么了?什么事这么急?”辕天信笑问。

  “我刚刚去翎羽宫找你,结果看到玲珑姐姐跪在地上哭得很伤心,你快去看看吧!”白苏急道。

  “什么?”辕天信恐慌起来,拔腿就跑。

  辕天信才走远,一个紫袍男子便从树后走了出来,叹道:“好事多磨。”

  “师叔?”白苏诧异地看着紫河车,“你怎么来了?”

  “师叔来看你。”紫河车伸手摸了摸白苏的小脸。

  “师叔,你刚刚说好事多磨,难道你也有过类似的经历吗?”

  紫河车温和地笑了,“那倒没有,师叔只是替别人感慨。”

  辕天信三步并作两步赶到翎羽宫,生怕去晚了。当赶到时,皇后已经让人给岁玲珑喂了毒药,岁玲珑倒在地上痛苦地蜷缩着。

  “玲珑……玲珑……”辕天信抱起岁玲珑,浑身颤抖起来。

  “天信……你来了,真好……”还好岁玲珑还有意识。

  “母后……您这是为什么呀?”辕天信悲愤至极,冲易薇铭大声咆哮起来,眼眶里全是泪水。

  “母后是在为你好。”易薇铭被辕天信的样子吓到了,但她还故作镇定。

  “为我好?为我好您就要毒死我喜欢的人吗?”辕天信痛恨道,“您难道不怕我恨你吗?”

  “你……你……你竟要为了一个女人恨我?”易薇铭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她的脸色有些发白。

  “天信……”岁玲珑虚弱地叫唤着。

  “玲珑……玲珑,你不会有事的……都是我不好,不该带你回宫……我现在就带你走……”辕天信将她抱起来就要走了,岂料皇后的人挡住他的去路。

  “谁允许你走的?”皇后愤怒道。

  “母后!”辕天信悲愤万分。

  辕天玉在门口冷眼看了好一会才进去,向易薇铭行了个礼,转身去看岁玲珑,从怀里拿出了一颗莲子给岁玲珑服下。

  “七弟,你给玲珑吃的是什么?”辕天信急道。

  “暗部的解药。”辕天玉淡淡地笑了一下。

  “七弟,谢谢你。”辕天信感激不已。

  “天玉,谁让你救她的?”皇后大怒。

  “母后,我不想二哥恨您。”

  辕天玉一句话一下子戳到了点上,易薇铭也无话可说,然后看着辕天玉走了。

  

离守(十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