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离守(十八)

    临近年关的时候,西越国的国主达奚司青带着使臣来访玉让国,白苏终于有机会见到她的另一个师叔了。只是那天是辕南季和明王去迎接达奚司青的,白苏没见到达奚司青。但是听白平子说达奚司青长得风流倜傥,和辕南季一样的风度一样的气质。白苏真的很想看看这个师叔。

  等到三天后的国宴上白苏终于见到了达奚司青,他果然如白平子所说的那样长得宛若天人,这个世上恐怕只有辕南季与他相媲美吧。

  “六哥,你怎么一直盯着西越国的国主看?”坐在旁边的辕天玉不解道。

  白苏笑了笑:“没什么,只是好奇。”

  达奚司青此时也注意到了这边,他冲白苏微微地笑了。出于礼节,白苏也冲他微微地笑了,然后把视线转了回来。可是她却看清了坐在达奚司青身边的人,愣了一下,坐在达奚司青身边的竟然是紫河车。

  紫河车冲白苏好看地笑了起来。

  “六哥,你认识他吗?”辕天玉疑惑地问。

  “不认识,我今天才见到他,怎么会认识他。”白苏笑了笑。

  紫河车暗暗地笑了,端起酒杯站了起来,对白苏笑道:“这位便是百日封王的渡王爷吧,在下西越国的培苏侯紫河车,不知王爷能否赏脸与在下喝了这杯酒?”

  白苏不知道紫河车在打什么主意,只好拿起茶杯站了起来,笑道:“侯爷有礼了。”然后把杯里的珍珠兰花茶喝了。

  紫河车知道她喝的是茶,却故意不点破,只是含笑把酒喝了,然后冲白苏戏谑地笑了。

  白苏暗暗瞪了他一眼,又笑了起来。

  “六哥,他是故意的!”辕天玉有些生气。

  “没事。”白苏笑道。

  这个时候,白蜜忽然称身体不舒服,离开了。达奚司青看着白蜜离开,淡淡地笑了。辕南季似乎有些生气了,闷闷地喝着酒。易薇铭注意到了,不禁怀疑起来。

  白蜜捂着胸口走到梨花园,扶着一棵梨树艰难地喘息着,脑子里全是宴会上那双温柔的眼神,怎么也挥之不去。她越想忘了心口越疼,离守的滋味她已经忘了很久了,上一次是九年前,也是一个这样的日子。

  她抬头望着头顶上的斑驳的夜空,莫名地哭了起来。

  不知什么时候,一个黑色的身影照了下来,头顶上传来一个心疼的声音,“我这次来就是为了看看你……你知道吗西越大都的朝颜花都已经变成你喜欢的纯白色了,你却看不到……”

  白蜜没出声,只是哭得更厉害,心口更疼。

  达奚司青轻轻把她抱进了怀里,“西越后宫一直缺一位正宫,你知道吗?听说千年雪莲已经没有了,听说你只有一年的时间了……”声音渐渐喑哑起来,“我该怎么办?”

  “司青……”白蜜痛得快要死了。

  达奚司青轻轻推开她,舍不得地看着她,“我知道你很痛,我再看你一会,就一会。”

  出来散步的白苏没想到会看到这一幕,她站在树后面惊呆了,眼睛睁的大大的。

  达奚司青虽然舍不得,可还是匆匆离开了,为了她好。

  白蜜泪眼朦胧地看着达奚司青模糊的离去的背影,一下子软到地上,“司青……”

  “母后……”白苏忍不住跑出来,扶住了白蜜,给她喂了一颗莲子,“母后……我找到解离守的办法了,我找到了……”

  “卿儿……”白蜜渐渐缓了过来,忍不住哭成了泪人。

  “离守……哼,好你个蜜妃!”无意路过的易薇铭气愤地甩袖而去。

  白苏把白蜜扶回了汇芳宫,刚把她安置好,一记飞镖插到了门上。白苏心惊了一下,拔下飞镖追了出去。等她追到梨花园时,紫河车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把她吓了一跳。

  “师叔,你吓死我了!”白苏翻了个白眼。

  紫河车好看地笑着,“我刚刚听你说你知道离守怎么解,这可是真的?”

  白苏马上皱起了眉,“你偷听我说话!”

  “我只是路过。”紫河车笑道,“不过我倒是真想知道离守的其他解法,老头真偏心,直告诉你一个人。”

  “如果我告诉你,你会帮我吗?”白苏仰起头看着他的眼睛。

  “当然,这也是师兄希望的,我是在帮师兄。”

  白苏狐疑地看了他一会儿,说:“千年玄冰也能解离守。”

  “千年玄冰?”紫河车感到意外,“你说千年玄冰?”

  “是的,只要服用护心丸在千年玄冰池里待上七日,离守便能全部根除。”

  “可是哪里才有千年玄冰?”紫河车为难起来。

  “师叔不用想了,我已经找到了,只要师叔帮我把那个地方炸开一个口子就成了。”

  “炸开一个口子?”紫河车愣住了。

  “是的,那个地方有很多凤鸣玉,所以只能炸开。”

  “凤鸣玉?那……那不是玉让国的暗宫吗?”紫河车惊讶万分,“你要我帮你炸玉让国的暗宫?”

  “嗯,怎么,师叔你怕了?”白苏好笑地问。

  紫河车笑了,“我怎么会怕,我只是怕到时候你不好脱身。”

  “这个不用你管,我自有办法。”白苏自信满满地说。

  紫河车点了点头,盯着她洁净的脸,嘴角浮起一丝狡黠的笑意,“要我帮你也可以,你得满足我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白苏疑惑地看着他。

  “你让我亲一下。”紫河车满眼都是笑意。

  “你……你……”白苏没想到他会提这个要求,气的脸都白了。

  “你不答应就算了我走了。”说着,他做出要走的样子。

  白苏马上大声道:“我还是小孩子,你是我师叔!”

  “那又怎样?”紫河车忽然严肃起来,“只要我喜欢,何必在乎那些世俗?”

  “你……”白苏无言以对,在现代年龄不是问题,师生也经常看见,她却用这个与一个古人计较。

  “怎么了?你答不答应,渡王爷?”紫河车笑得特别漂亮。

  辕天玉听到有人在梨花园这边说话,忍不住走了过来,却见到白苏和紫河车在那里说着什么。等他走近,刚好听到紫河车说的那句。他一下子皱起了眉。

  白苏挣扎了一会,想到白蜜那双望穿秋水的双眸,终于答应了,“好,我答应了。”

  六哥答应了什么?辕天玉有些不安。

  紫河车笑得愈发的漂亮,白苏好像看到了一直漂亮的孔雀。

  “渡王爷,我不客气了。”紫河车轻轻捏起白苏的下巴,俯身对着白苏的双唇温柔地吻了下去。白苏在那一瞬间闭上了眼睛,她想起来荀浅释,心开始有些痛了。

  辕天玉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看到那一幕,一瞬间,怒火燃遍了他全身。紫河车居然亲了六哥,紫河车怎么可以亲六哥!他的手一下子握成了拳。

  紫河车轻轻地离开了白苏的双唇,目光在她脸上停留了许久,直到白苏慢慢睁开眼睛。他的眼神有些深邃,伸手抚摸了一下白苏的脸,“你的眼睛很忧伤,为什么?”

  白苏马上把眼睛转到了别处,“你答应过要帮我的。”

  紫河车轻轻地笑了,在她耳边说道:“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了。”

  “你!”白苏狠狠地瞪着他。

  没料到,他抓住机会,又吻了下来。白苏愣住了,拼命地推开他,拿袖子用力地擦了一下双唇,“你混蛋!”

  紫河车满意地笑出了声,“好了,我走了。”说完,腾身一跃便不见了踪影。

  “混蛋!”白苏恶狠狠地骂道,然后调节好心情回去了。

  辕天玉看着白苏憋着一肚子气离开后,他拔出身上的佩剑把身后的梨树砍到数棵。

  “主子,息怒。”念一跳出来止住了他。

  “念一,紫河车怎么可以那样对六哥,他和六哥明明都是男子,他怎么可以像轻薄女子那样轻薄六哥?”

  念一沉默了许久才道:“主子,也许培苏侯是个断袖。”

  “断袖?”辕天玉不解。

  “就是男子喜欢男子。”

  “男子喜欢男子……难道因为他紫河车喜欢男子,就可以那样轻薄六哥?不可以,我不允许!”辕天玉大怒。

  “主子……”念一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离守(十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