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离守(十七)

    岁玲珑和辕天信的事很快就传到了辕南季的耳朵里,辕南季处理完政事就来到了翎羽宫。

  “岁玲珑怎么样了?”辕南季问了一下有些憔悴的辕天信。

  “多谢父皇关系,玲珑服了七弟给的解药,现在已经没事了。”

  辕南季点了点头,教训道:“你母后含辛茹苦怀胎十月把你生下来,你怎么可以为了一个女人说出恨她的话来?你母后纵然不对,你也不能说出如此过激的言语来,这是不孝!你的那些圣贤书都读到哪里去了?”

  “是,儿臣知错了。”辕天信惭愧地低下了头。

  辕南季看了他一会,又去看还在伤心的易薇铭,温声道:“朕已经教训过他了,他也认错了,你就别伤心了,别生气了。说到底,这件事也是你的不对。”

  “臣妾是为他好。”易薇铭辩解道。

  “一个做母亲的毒杀儿子喜欢的人,这叫为他好?”

  “岁玲珑出生风尘,和天信根本就不配。”

  “这配不配不是你说的算的,又不是你和岁玲珑过一辈子。”

  “臣妾……”

  “好了,都别说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任何人不得提及此事。天信自己到黑屋里面壁思过三天。朕再让钦天监给你和岁玲珑挑个好日子,把你们的婚事办了。”

  “谢父皇!谢父皇!”辕天信大喜过望,跪下来连磕了三个头。

  皇上都这么说了,易薇铭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把怨气吞了下去。

  白苏躺在冲花宫的地上,欣赏着上面的凤鸣玉做成的灯,问身边的辕天玉,“你为什么要救玲珑姐姐?”

  辕天玉说:“我不想看到二哥难过,也不想母后伤心。”

  白苏微微地笑了。

  辕天玉又道:“因为六哥你喜欢玲珑姐姐,我想你一定不想玲珑姐姐死,所以就救了她。”

  白苏嘴角边上的笑意更深,满足地合上了眼。

  “六哥,父皇说我要控制自己的脾气,要学会隐忍,不能再让别人看到我的情绪,那我不就要变成不能笑不能生气的木头了吗?”

  白苏睁开眼,扭头来看他,“你可以对我笑,对我生气啊。”

  “呵呵,嗯,那我以后只对六哥笑。”

  白苏轻轻地笑了,又合上了眼。

  辕天信和岁玲珑的婚事定在第二年的五月,刚好和三皇子辕天齐是同一天娶妻。两人一个被封为明王,一个被封为赤王,两人的王府距离很近,成亲那天京城变得热闹非凡,人人都在路边看两顶花轿被分别抬进两个王府里。

  “恭喜了,二哥。”白苏笑着向辕天信道喜。

  “呵呵。”辕天信脸上满是幸福的模样。

  易叹宛已经急不可耐地要看新娘了,“渡王爷,我们去看新娘子吧!”

  “那怎么成,新娘子被蒙着盖头呢,你也等二哥揭了新娘的盖头才能看啊。”白苏好笑道。

  “那成,我们就等表哥接了盖头再看新娘子,然后闹洞房。”易叹宛笑道。

  “鬼丫头。”四皇子辕天壁笑道。

  辕天玉一踏进明王府就看到了白苏,心里有些高兴,他好不容易才能出来一次。要不是今天是二哥和三哥结婚大喜,他要等到八月份才能出关呢。

  “六哥。”辕天玉冲白苏微微地笑了。

  “天玉,我以为你不会来了!”白苏的眼睛突然亮了。

  “七弟能来,二哥真的太高兴了!”现在是明王的辕天信一直对辕天玉抱有感激之心。

  “父皇允许我出来一天。”辕天玉淡淡道。

  “你不来才好呢!”一旁的易叹宛没好气道。

  “宛儿!”四皇子呵斥她一下。

  易叹宛恶狠狠地瞪了辕天玉一眼,便把目光看到了别处。

  辕天玉现在已经不似以前那样一点就爆,他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易叹宛,也没说什么。

  白苏见到这样的辕天玉,心里有些难过。

  易叹宛没听到辕天玉的暴怒声,感到诧异,忍不住偷偷去看他的表情,却见他一脸平静,一点都没有受她影响,她心里突然感到有些失落。

  大家说了一会话,就开始拜堂了。拜完堂,大家一窝蜂的去闹洞房。辕天信忽然有些头疼了,这些人怎么也撵不走,还越闹越来劲,其中数易叹宛闹得最凶,她一口一个表哥表嫂的,辕天信和岁玲珑也不好说她什么,只能由着她折腾。

  白苏闹了一会就出来了,去了院子。辕天玉站在院子里的芭蕉树下望着芭蕉发呆,白苏发现他这次出来变得沉闷了许多。

  “天玉。”

  辕天玉闻声回头,冲白苏笑了,“六哥。”

  “你怎么一个人站在这里?”

  “里面太了吵。”

  “你怎么了?好像不怎么高兴?”

  “父皇说皇后不是我的亲身母亲,我的亲身母亲生下我后就死了。”辕天玉难过道。

  “你的生母是以前莞仁宫的贺嫔。”白苏看着他的眼睛说。

  “六哥原来你知道!”辕天玉惊讶道,“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怕你知道了难过,我也不想皇后娘娘难过。”

  “六哥,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很早了,具体是什么时候,我都忘了。”

  “六哥……也只有你对最好。”辕天玉忽然冒了这么一句。

  白苏淡淡地笑了,心里生出一阵愧疚感。

  “六哥,这里太吵了,我们到街上走走吧?”辕天玉拉起白苏的手就带着她往外走。

  一袭紫袍的紫河车坐在屋顶上看着下面两个小人,莫名地笑了:“白苏,你到底是个怎样的孩子!”

  他想了一下,嘴角的笑意更深,因为白苏已经闻到了他特有的紫河车的药味,他看到白苏朝他这边看了一眼。

  此时街上没什么人,只有人家屋檐下的灯笼和客栈的大红灯,街上十分静谧幽清。

  “六哥,父皇准备把整个暗部都交给我了。”辕天玉盯着脚下的路说。

  “那是好事啊!”

  “可是……我以后可能很难有机会见到你了……父皇说,作为暗主有时为了需要还会去别的国家做事。”

  “这样啊……那你把事情早点做完不久可以看到我了吗?而且有些事何必自己亲自动手,让有能力的人去做,不是更好吗?”白苏笑道。

  “嗯,六哥说得对,就听六哥的。”辕天玉开心地笑了。

  白苏看着他微微地笑了。

  

离守(十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