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影楼(三)

    白苏在水牢门外站了一会,对侍卫道:“把玉让派来的那个奸细带出来,送到映雾宫,本宫要在映雾宫审问他。”

  “是。”侍卫不解白苏为什么要在自己的寝宫里审问一个奸细。

  白苏看着侍卫进去了,转身便走。

  半盏茶的功夫后,浑身是血的奸细被送到了白苏面前,侍卫把他丢到地上,对白苏道:“公主,人已经带到。”

  “嗯,你们下去吧。”白苏道。

  侍卫应声退了出去。

  那人不知道白苏在打什么主意,跪在地上拿眼冷冷地瞪着她。白苏把门关上,便抱着胳膊笑着走了过来,然后蹲到他面前,笑问:“你叫什么名字?”

  “哼。”他不屑地把面转了过去。

  白苏也不生气,依然笑着:“本宫问你,你们的渡王爷真的和本宫长得一模一样吗?”

  他依旧不理会白苏。

  白苏想了想,笑道:“你不说本宫也知道,算了本公主也不为难你了。”说着,拿出了一颗白色药丸,“这是一颗毒药,会让你在七天之内被一千只毒虫穿肠而死。既然你已经知道渡王爷不在西越,那本宫就给你七天时间把这个消息告诉你们暗主,也算让你完成了任务。要是你能在七天之内赶回来找本宫,本宫就会把解药给你。”说完,用力地捏开他的嘴,把白色药丸塞进了他的嘴里,并让他咽了下去。”

  “你……”他恶狠狠地瞪着白苏,恨不得把她杀了,可是自己被绳子绑着,根本无法动弹,“没想到,西越国的流于公主竟是如此恶毒。”

  “你过奖了,你们暗宫的酷刑可比本宫这点毒药恶毒的多了。”白苏笑了笑,开始给他解绳子,“本宫提醒你,别想杀了本宫。那颗毒药只有本宫有解药,你要是杀了我,就算是你们暗主拿珍珠莲的莲子给你都没用。”

  “……”他被气得面目狰狞起来,白苏一给他解开绳子,他马上警惕地退到了门边。

  “这么怕本宫?本公主又不是洪水猛兽!”白苏戏谑道,“天色不早了,本宫也不留你了,你走吧!”

  他愣住了,白苏竟然真的要放他走。

  “你怎么还不走?本宫可告诉你,这皇宫的侍卫换岗只有一刻钟,你可要把握时间啊!”她调皮地笑了。

  他深深地看了白苏一眼,道:“我叫月七,七天后我会来找你的!”

  “恭迎大驾。”白苏抱起胳膊好笑地看着他。

  他皱了皱眉,推开门走了。

  月七刚走,白苏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她冷冷地看了一会空荡荡的大门口,转身回到了内室。

  “主子,你给他吃的真的是毒药?”换琴疑惑地问。

  白苏笑了笑,“这是个秘密!”

  “从西越到玉让得要四个月的时间,主子指给他七天时间,那哪够啊?”十容有点担心那个人。

  “西越肯定不止他一个暗者,他可以让同伴把消息送到天玉那里。”

  六天后,白苏一个人坐在景和园荡秋千,忽然一个黑影从树后跳出来,快速地从后面捏住了白苏的脖子,“把解药给我。”

  白苏笑了,“你掐着本宫的脖子,本宫怎么给你解药?”

  “少废话!”月七很没耐心。

  “本宫平常喜欢把一些小东西养在身上,你难道这样掐着本宫,难道不怕那些小东西爬到你身上吗?”

  月七一听,马上松开了手,并退出了数步,好似白苏是病毒一样。

  白苏转身,好笑地看着他:“本宫有那么可怕吗?”

  “把解药呢?”

  白苏忽然笑出了声,“你真以为本宫那天给你吃的是毒药吗?那是本宫骗你,本公主看你浑身是伤,所以大发善心赏你一颗百花丸给你疗伤,没想到你竟当真了!”

  “你在骗我?”月七气愤不已。

  “本宫要是不骗你,那天岂不被你给杀了?”

  月七深深地看着她,“你为什么要救我?”

  “本宫没那么好心救你。”白苏重新坐到秋千上忽悠悠地荡起来,“几年前,本宫去玉让的时候,与你们主子有过一面之缘,你回去问问他还记不记得本公主。”

  月七猜不透她到底在想什么,或者有什么目的,可是她救了自己,他很感激她。于是他抱拳感激道:“不管公主出于什么目的就在下,在下都很感激。”

  “好吧,既然你感激本宫,就把本宫的话带给你们主子。不送!”白苏不以为意道。

  月七不喜欢她这样的态度,微微皱了皱眉,丢下一句“告辞”就走了。

  “你就这样让他走了?”紫河车从树后走了出来。

  “要不然怎样?”白苏笑问。

  紫河车走到他身后,轻轻地给她推秋千,“和战打算让你坐影楼左使的位子。”

  “那谁是右使?”

  “和宫。”

  “那你呢?你是什么?”

  “楼主。”

  “你是楼主?”白苏愣愣地回了头,正好对上那双满是笑意的双眸。

  “怎么师叔不可以吗?从今以后你就是师叔的手下了,以后凡事都要听着点!”他故意道。

  “哼!”白苏气愤地把头转了回去。

  紫河车呵呵地笑出了声,“难道你害怕我会害你不成?”

  “谁知道你会不会故意刁难我。”

  “师叔不是已经请你喝过珍珠兰花茶了吗?你怎么还为那件事记恨着师叔呢?”

  白苏没好气道,“我不是指那件事。”

  “那你指哪件事?”紫河车明明知道她指他亲她的那件事,可他故意装糊涂。

  “师叔心里明白。”

  他笑了笑,调戏道:“要不师叔让你欺负回来?”

  “无聊!”白苏被气笑了。

  紫河车呵呵地笑了。

  这时白苏从怀里拿出一支小巧的玉笛放到唇边轻轻地吹,那支玉笛正是紫河车送给她的见面礼蛊笛。蛊笛吹出来的声音和一般的笛子没什么差别,可是不同的曲调能吸引不同的蛊虫和控制蛊虫。

  “你想让她死了?”紫河车问。

  “没有,我没想让她死的那么快,慢慢来,时间还长。”白苏接着吹起来。

  紫河车没再说什么,静静地看着她吹满一刻钟。

影楼(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