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影楼(九)

    凉亭。

  白苏把碟子里的糖炒栗子全部剥开放在石桌上不吃,栗子壳丢了一地。辕天玉没管她,自己吃自己的,等她把碟子里的剥完了,就开始吃她剥好放在桌子上的。她皱了皱眉,“这是我剥好的,你怎么可以没经过我允许就吃?”

  辕天玉黑着脸看着她,没有再吃。白苏这才满意地笑了,把一颗一颗的栗子仁往嘴里送,“我觉得把糖炒栗子还是还玉的好吃。”

  辕天玉站了起来,走到了栏杆边,背手而立。

  “喂,七殿下,你怎么了?”白苏奇怪地问。

  “你真的没见过渡王爷吗?”辕天玉低沉地问。

  “怎么了?我不是说了吗,我没有见过她。”白苏喃喃道。

  “你像他。”辕天玉忽然转身,直勾勾地看着她的眼睛。

  “是吗?我和他只是长得像而已……”白苏把双眸沉了下来,讪讪地笑了。

  “看着本尊的眼睛。”辕天玉低声命令道。

  白苏抿了抿嘴,抬眼对上他的眼,有些心虚,“干嘛?”

  辕天玉慢慢眯起了眼,他看出了她的闪躲,慢慢走到她跟前,伸手捏起她的下巴,若有所思地看着她。

  白苏愣了一下,伸手打开他的手,一下子站了起来,愤怒道:“你做什么?”

  “你在心虚。”辕天玉好像不懂她的愤怒。

  “借口!”白苏气愤地跑开了。

  辕天玉转身看着她跑开的背影,慢慢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站在不远处的易叹宛冷冷地看着这边,满眼的阴沉。

  晚上,白苏正睡着,忽然别人用鞭子抽醒。鞭子抽到她的脸上,她痛得捂着脸坐了起来,可是没想到下一秒鞭子又抽了下来,她在床上根本无处可躲。

  “住手……你……易叹宛,你在发什么疯?”白苏痛得大叫,躲也躲不过。

  “哼,本小姐问你,你接近我们主上到底有什么目的?”易叹宛捏着鞭子愤怒道。

  “目的?我哪有什么目的?你神经病!”白苏恼火道。

  “你以为本小姐会相信你吗?”说完,鞭子又抽了下来。

  白苏躲闪不及,只能硬生生地挨鞭子。很快,白苏就不行了,她被逼着放出了漫天的毒针。易叹宛躲的了十几根毒针,可躲不过暴雨梨花一样射来的毒针,瞬间她就中了十几根白苏的毒针,一下子屋里地倒在了地上,浑身皮肤发黄。

  “你……”易叹宛恶狠狠地瞪着她。

  白苏痛苦地躺在床上,浑身都是鞭子抽出来的血痕,她自己也受不了,昏了过去。

  辕天玉一进来,目光就定在床上昏过去的白苏身上。他走到床边,凝视了一会,拿了一颗珍珠莲的莲子给她喂下。躺在地上的易叹宛不甘心地看着辕天玉,“主上!”

  辕天玉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本尊说过不许动她。”

  “主上,红杉堂主中毒了。”念一道。

  辕天玉扫了一眼念一,抱起白苏就走了。

  “主上!”念一和易叹宛都呆住了。

  服了珍珠莲的莲子的白苏没过多久就醒了,身上的伤也好的差不多。睁开眼看到坐在床边的辕天玉阴沉的脸,她忽然就笑了,“我以后还是离七殿下远点,说不定哪天我就被杀了。”

  “明天本尊就带你去皇宫。”

  白苏抿嘴笑了,从身上拿出一个瓶子,“这是红杉堂主的解药,希望你管好你的手下,别动不动就发疯乱咬人。”

  辕天玉拿过药瓶,脸色缓和了许多。

  白苏淡淡地笑了,她看了一下四周,才发现这不是她的房,身上盖的被子也是世间难寻的天蚕丝制成的。她的视线落到辕天玉不冷不暖的脸上,“这是你的房?”

  “那间房太乱。”辕天玉简单的做了一下解释。

  “哦。”白苏笑了笑。

  没多久,白苏就睡了。辕天玉盯着白苏的脸,眼神越发的黯淡,“六哥……”

  第二天,白苏在离开落眉山庄时,抬头看了好久山庄门上的匾额。等她回头来时,正对上马车边上易叹宛冷艳的笑,那笑容里有几许幽怨。白苏冷冷地看了她一会,上了马车。

  与她一同坐在马车里的还有辕天玉,白苏注意到辕天玉一直在玩弄手里的皇子玉,她凝视了他一会,笑问:“你手里的是什么?”

  辕天玉抬头淡淡地看着她,“生辰礼。”

  “我能看看吗?”

  辕天玉迟疑了一下,把皇子玉拿给了她。白苏接过皇子玉,目光在玉上的“卿”字停留了一下,“我听说渡王爷叫辕留卿,这玉上面有一个卿字,应该是渡王爷送给你的吧?”

  辕天玉沉眸看着她,没回答。

  “辕留卿……但愿能留住心中挚爱,卿本佳人,为何难留……”白苏喃喃道。

  辕天玉怔住,惊异地看着她,“你说什么?”

  “没什么。”白苏笑着摇了摇头,把皇子玉放进了他手里,她开始问自己辕天玉会不会是荀浅释的转世,如果是,她该怎么办。这样看了辕天玉一会,白苏差点以为坐在面前的是荀浅释,直到心里的刺痛才让她突然惊醒。她将面转向了车窗外,抬手轻轻捂住了胸口。

  紫河车从树上落下来,向拉车的马射出几根银针。马发出一阵刺耳的嘶鸣后,倒在了地上。他阴冷地笑了,“把白苏交出来。”

  “你是什么人?为何要挡住我们的去路?”马上的易叹宛冷声喝道。

  “在下培苏侯紫河车,只要暗主阁下把白苏交出来,我就不为难你们。”紫河车一边说一边清理指甲缝。

  “培苏侯紫河车……”念一皱起了眉。

  白苏听到外面的声音,笑了,马上就冲了出去。却被随后跟来的辕天玉拉住了。她回头,诧异地看着他,“七殿下?”

  紫河车看到辕天玉拉着白苏,脸上的笑意更浓,“怎么,暗主阁下看上我们西越的流于公主了?”

  “放肆!”易叹宛怒道。

  “这里没你说话的份。”说完,一支毒针射进了易叹宛的胳膊上,易叹宛的胳膊马上黑了。

  “你!”易叹宛一下子敢怒不敢言。

  紫河车冲白苏温柔地笑了,“小苏,别怕,师叔来救你了。”

  白苏冲紫河车笑了,一直笑到眼底。

  辕天玉冷冷地看着白苏脸上的笑意,冷道:“紫河车是你师叔?”

  “是,七殿下你还不放手!”白苏道。

  辕天玉看了看白苏,又看了看紫河车,忽然就想起了紫河车曾经轻薄过六哥,脸色越来越冷,满眼都是怒火。突然他放开白苏,拔出佩剑瞬间刺向紫河车。紫河车一直笑着,待到辕天玉到眼前时才拔剑抵抗,一瞬间两人打得难分难解,生死都在眨眼之间。

  白苏没想到会变成这样,死死地盯着两人的招数,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两枚无毒的银针。大约几十个回合后,她抓住机会,快速把银针射了出去。银针在空中交叉了目标后,分别射中紫河车和辕天玉,两人立即停了下来,无力地倒在地上。

影楼(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