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影楼(十三)

    白苏被崇明楼主毫不怜惜地丢到地上,摔得她骨头都快散架了。她挣扎着站起来,狠狠地瞪着他,“你抓我到底有什么目的?”

  崇明楼主笑道:“当然是继续上次我们未完的话题!”

  “你策划这场武林大会到底有什么阴谋?你到底是谁?”

  “我有什么阴谋,我只是想让这个太过安静的武林热闹热闹一下,另外就是抓你!”崇明楼主伸手挑起白苏的下巴,打量了她一下,戏谑道:“听说暗主曾向你提亲,但被你拒绝了,可有此事?”

  “关你屁事!”白苏把头偏向了一边。

  “呵呵……脾气还挺大的。不过我还听说,暗主提亲的理由是为你解了离守的毒,你可知?看样子暗主对你一片痴心啊!”

  “你说的是真的?他提亲是为了给我解离守?”白苏怔住了。

  “那还有假,我骗你做什么?”对方好笑起来,“不过,你长得也不怎么样,顶多算清秀,暗主他怎么就看上你了呢?”

  “要你管!你最好马上把我放了,否则有你受的!”

  “是吗?那你先把金蛊的解法写出来,我给你三天时间,你在这里好好想想。三天后,我来时你要是还不愿意写,就别怪我不懂得怜香惜玉把你卖进青楼了!”说完,他就出去了,并把从外面给门上了锁。

  “哼,想我写出来,做梦吧!把我买进青楼,你就等死吧!”白苏咬牙气道,一屁股坐到椅子上,给自己倒了一大杯茶,一口气喝了下去。

  “三天,足够师叔找到我了!”白苏喃喃道。

  白苏在这里等了三天,可是三天后紫河车他们都没有来。她感到有些绝望,有些害怕。

  崇明楼主推开门走进来,“怎么样,三天时间到了,想清楚了没有?你到底是写还是不写?”

  白苏沉沉地看着他,“我要是不写呢?”

  “那就别怪我把你卖进青楼了!”

  “如果我写了呢?你是不是要把我杀了?”

  “我可没那么说,不过也差不多了!”

  “那我不写了!”

  “你真的不写了?”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

  “不写了,你把我卖进青楼吧!”白苏淡淡道。

  崇明楼主恼怒不已,狠声道:“这可是你说的,你可别后悔!”

  “不后悔!”白苏坚定道。

  “哼!”崇明楼主甩袖而去。

  下午,白苏就被送到了一个名叫万花楼的青楼,由于她长得并不出众,只是有些清秀,老鸨便让她做了清倌,平常只用上台唱唱小曲。白苏也乐得自在,之前就在美人楼干过这个活。

  这一月里,江湖上发生了很多大事,比如各个门派在崇明楼主的煽动下,围攻皇宫。皇宫门外的死尸成堆,和战他们闹得精疲力竭,无论怎么解释那些人也不听,只好兵刃相见。

  易叹宛只盼着辕天玉早点回来,她说:“只要我们主上回来了,他们这些人算什么?”

  和宫嘲讽道:“可是你们主上就是没回来,他现在不知在哪呢!”

  “你!”易叹宛立即横眉怒眼。

  “和宫,不得无礼。”和战制止道。

  “本谁让她多嘴来着?”和宫委屈道。

  “拜托,我们主上可是去救你们的流于公主了,你们不感谢,还在这里说风凉话,真是好心没好报!”易叹宛抱起了胳膊。

  “你!”和宫恶狠狠地瞪着她。

  她冷笑了一下,没再说什么。

  念一看了看易叹宛,又看了看和宫,什么话也没说。

  半个月后,白苏在万花楼也有了小名气,老鸨那双满眼钱花的眼立即决定让白苏接客。白苏惊呆了,拼死不接客,还毒伤了不少人。老鸨一怒之下,把白苏绑了起来,吊在房梁上狠命地抽打,直到把她抽得意识模糊才停下来。等她清醒了,又继续抽打。

  “我让你不接客……我让你下毒……”

  白苏低着头,嘴里慢慢流出血来,她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冷笑起来:“你们都不得好死!”

  “你说什么?”老鸨大怒,更加用力地抽打起来。

  白苏感觉浑身上下哪都疼,渐渐地心也跟着疼起来,她想起了荀浅释,想起了荀浅释那柔软的笑容,体内的离守开始发作,心痛如绞。

  ——浅释,你在哪里?

  意识渐渐模糊,在她昏迷前她看到荀浅释破门而入来救她了,她无力地笑了,慢慢合上了眼,“浅释……”

  老鸨正狠命地抽打着白苏,忽然身后的门被人踢开,她还没来得及看清楚是谁,一把剑就刺进了她的腹部,然后快速抽出来,血溅了一地,咚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辕天玉看着血肉模糊的白苏,满眼戾气。提剑,把绳子割断,白苏掉到了地上。他脱下外袍把白苏轻轻地包了起来,然后抱着她走了出去。

  之后,整个万花楼没有一个活口走出去,被辕天玉血洗了一遍。

  白苏慢慢睁开眼,身上已经不痛了,她看到辕天玉端坐在床边垂头睡着,心里有点难过,原来自己昏迷前看到的不是荀浅释,而是他。

  目光触到她手里的皇子玉,忍不住伸手将她拿了过来。她还记得自己把这枚玉送给他的情形,那时他是那么的黏着她。眼眶有些红,他要是荀浅释,那该有多好啊!

  辕天玉不知什么时候醒了,默无声息地看着她对着皇子玉失神,双眸渐渐阴郁,“醒了?”

  白苏转眸诧异了一下,没说话。

  辕天玉把皇子玉拿过来,收进怀里,转身要出去。

  身后忽然传来白苏的声音:“你为什么要救我,辕天玉?”

  辕天玉停了下来,沉眸道:“本尊……愿意。”

  “我是不会答应嫁给你的!”白苏带着哭腔说道。

  “本尊知道。”辕天玉双眸黯淡了一下,提步离开了。

  之后白苏有一整天没见到辕天玉,她躺在床上又渴又饿,不得已才挣扎着爬起来倒水。咚的一声,脚下一软,她直接摔倒了地上,她感到了从未有过的挫败感。这时一双手从身后把她抱了起来,放到了床上。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辕天玉。白苏愣愣地看着他,有点委屈。

  “你去哪了?”她问。

  辕天玉没回答,给她倒了水,又把刚买来的糖炒栗子拿给她。白苏闷闷地吃着喝着,忍不住又问:“外面现在怎么样了?”

  “皇宫被包围了。”

  “崇明楼主呢?”

  “还在找。”

  “我要回宫,你带我回宫!”

  “危险。”

  白苏不满地皱了皱眉,没有再问。

  休养了两天后,白苏可以下床了,可是身体还是很虚。辕天玉把她放在落眉山庄,让月七保护她,自己走了。

  白苏看到月七时,就笑了,“怎么是你?”

  “主上让月七保护公主。”

  “你们主上呢?”

  “月七不知。”

  白苏撇了撇嘴,专心剥板栗了。

影楼(十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