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影楼(十七)

    白苏说完这话,月七心里就诧异了,她是西越最受宠的公主,就算要下整个清镇都不成问题,她居然只要一个不赚钱的店铺,是她追求太小,还是想逃离皇宫那种地方?

  “公主为什么不要下整个清城呢?”月七问。

  白苏抿嘴笑了,“这样就没任何意义了。你的愿望是什么?今晚的花灯那么多,你许一个愿,将来一定会实现的。”

  月七想了一下,道:“卑职的愿望……希望将来可以一个人一边走一边看沿途的风景。”

  “这个好,和本公主的如同一家。”白苏笑道。

  辕天玉瞅着他二人,似乎在沉思什么。也许他们都想要逃离现实,也许他们都是身不由己,也许他们都不似表面那么开心。

  白苏看向辕天玉,歪头想了一下,笑道:“我知道你想要什么,你想找到渡王爷,对不对?也许将来有一天,渡王爷会自己回来的,他也有自己的追求。”

  “是吗?”辕天玉想起了已经修葺好了的的汇芳宫,想起了六哥在蜜妃的陵墓前对他说的话。他忽然明白了,那天六哥为什么要把皇子玉送给他了。原来当时六哥已经做好了放弃这里的一切的打算,什么皇子,什么渡王爷,为什么会说只弹一遍千指柔,他都放下了,独自离开了皇宫这个伤心地。也许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这样想着,他恐慌起来,再也不会回来了吗?

  看着白苏那双酷似六哥的眸眼,他忍不住问:“如果你是他,你会去哪里?”

  白苏想了想,讪讪地笑道:“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他,天地那么大,伤心的理由千万种,谁知道他会去哪。”

  此时烟火更加绚烂了,有种花开荼蘼的错觉。楼下的人群开始提着花灯游街了,壮观的不得了。酒馆上的人也都纷纷下去了游街了,白苏他们也跟着下去了。他们随着队伍走到了城外的牌坊附近,烧了花灯,然后许愿。

  白苏说:“这是我们西越国的习俗,每年中秋节放完烟火之后,就开始走花街,是你们玉让国没有的。”

  月七辩解道:“玉让虽然没有走花街,可是玉让的《玉衣天下》是你们西越没有的。”

  白苏不以为然,“《玉衣天下》只属于玉让的皇宫,不是全城老百姓的,他们见都没见过。”

  月七说不上来了,因为他也没见过《玉衣天下》的样子,将来主上年满十六岁的时候,或许他能得以一见。

  辕天玉和月七跟着白苏把花灯扔进了火堆里,但只有月七在祈祷,辕天玉只是盯着白苏暖洋洋的脸,什么也没做。当时崇明楼主也在,他看到了他们。当他的手下问要不要去抓白苏,崇明楼主否定了。他说:“本尊既然已经放过了她,便不再再动她。况且今夜是中秋佳节。”

  许完愿后,白苏他们便到一品茶馆喝酒去了。白苏不会喝酒,只是喝茶,月七和辕天玉喝酒。白苏和月七一边吃着喝着,一边划拳,谁输了,就在脸上画一个圈圈。月七刚开始不敢给白苏画,可自家主子没说什么,他也就玩的尽兴了。

  月七不如白苏会使小花招,于是一个时辰后,月七的脸上全是墨汁,白苏要好得多。

  白苏笑着说:“虽然你功夫比我好,可是划拳你是一定玩不过我的。”

  月七笑了笑,脸上的墨汁干了,笑起来有点疼。

  白苏笑拿着沾满墨汁的毛笔对辕天玉道:“七殿下,要不你也来一下。”说着,冷不防地在辕天玉脸上画了一笔,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辕天玉淡淡地看了她一会,便快速地抢过她手里的毛笔,往死里的在她脸上抹。害得白苏都离开桌子,躲到了屋角。

  “喂喂喂,你不会这么小气吧,我只是开个玩笑。”白苏讪讪地笑着。

  月七想着有人给自己报仇了,便坐在那里看好戏。不料,辕天玉道:“月七,把墨汁拿来。”

  白苏急了,“喂喂喂,你不会玩真的吧……喂……”

  辕天玉接过月七递过来的墨汁,狠实地蘸了一下毛笔,然后就往白苏的脸上招呼。

  “辕天玉……喂……”

  不管白苏怎么叫,她的脸还是被辕天玉涂满了墨汁,连衣服上都沾满了。月七在一旁都笑疯了,“流于公主,您可以欺负卑职,但是千万别去惹我们主上。”

  “月七,我要挑断你的手筋脚筋!”白苏气呼呼道。

  “月七,闭嘴。”辕天玉刚说完,月七的脸上就被他甩了一笔墨汁,新添的墨汁好像把他的脸划了一道一样。

  白苏突然笑了起来,“月七,你们主子不是一般的小气啊。”说着,把趁辕天玉不注意,把他手里的墨汁全部碰到了他衣服上。这下辕天玉的脸全黑了。

  之后,他们便在厢房里闹得不可开交,每个人身上都是墨汁,厢房的墙上地上都是墨汁。伊贺推门进来时,墨汁便劈头盖脸地向他飞来。

  “……”伊贺呆立在门口。

  跟随他们而来的崇明楼主在门外站了一会,叹道:“真是开心啊,看到流于公主,本尊突然想起了小时候和那些兄弟在一起的日子,也如这一般的无忧无虑。”

  说完,他的衣服上被甩了一笔墨汁。然后厢房里安静了下来,伊贺警惕地走到了白苏身边。

  “崇明楼主……”白苏诧异地看着崇明楼主,手里还握着满是墨汁的毛笔。

  崇明楼主嘴角浮起笑意,“别来无恙啊,暗主、左使,没想到在这里也能遇到你们。”

  白苏皱眉怒问:“你想怎么样?”

  他也不生气,道:“不想怎么样,今日是中秋佳节,本尊不想为那些江湖恩怨扫了兴。”

  “哼,我问你,你把我们楼主怎么了?”白苏恨得牙牙痒。

  “不知道,本尊与培苏侯一别,已经两个月了。本尊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

  “也就是说,他的失踪与你有关!”白苏手里已经缠上三匝红线。

  “本尊可没那么说,你要那么认为也可以。”

  话不投机半句多,白苏的三匝红线已经招呼上来了,崇明楼主没料到白苏有这一手,愣了一下,被白苏的红线刺穿了手腕。他皱了一下眉,挑手将红线全部打碎。可是月七和伊贺已经拔出剑冲了上来,几人便在狭窄的过道里打了起来。白苏挑了挑眉,抽出红线,直接取了崇明楼主手下的首级,血染一品茶馆。

  辕天玉、月七和崇明楼主都吃了一惊。

  很快他们就从楼上打到了楼下,茶馆里的东西很快就全打烂了。楼上楼下的客人在一瞬间逃得无影踪,茶馆外面的路人也避得远远的。

  “整个武林已经对你下了通缉令,你竟还敢出现在这里,找死。”白苏冷冷道,手上一圈一圈的缠着红线,谁也不知道她身上哪来的红线。瞬间,白苏的红线像毒蛇一样向崇明楼主飞去。

  “本尊倒低估了你,左使。”崇明楼主侥幸逃过了那些血红的丝线。

  “是吗?本使只是不愿伤及他人性命而已,可是你,本使非杀不可!”白苏冷笑道。

  “噢,看来本尊不该伤了培苏侯。”崇明楼主嘲讽道。

  白苏眼里瞬间满是杀气,她身后的辕天玉一直冷眼看着,似乎不想插手。可是当崇明楼主提到紫河车时,他出手了。谁也没看到他是怎么出手的,只一瞬间,崇明楼主就身负重伤。

  “呵呵……暗主,你也不配做暗宫的主人。”说完,他捂着伤逃逸了。

  辕天玉道:“月七,跟着他。”

  “是,主上。”月七瞬间不见了踪影。

  白苏不解地看着辕天玉,“你明明能杀了他的,为何要放过他?”

  辕天玉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本座自有道理。”

  “你……”白苏的眉头皱得老高,“你把我当什么了?你以为我要听从你的命令吗?”

  “你要他的命,只是为了一个紫河车,不是吗?”

  白苏愣了一下,随即咬牙狠狠地瞪了辕天玉一会,转身对伊贺道:“伊贺,这里交给你了。”说完,甩袖而去。

影楼(十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