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影楼(十六)

    紫河车现在体力有些不支,他对面的崇明楼主也有些力不从心。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崇明楼主的人,都死了。

  紫河车一边喘气一边盯着同样在喘气的崇明楼主,忽然他好看地笑了起来,“本楼主追了你这么多天,你的人也被我毒死了不少,本楼主只不过想要知道左使的下楼,只是你动动嘴皮子的事,现在这样值得么?”

  崇明楼主冷笑:“既然影楼楼主的本事那么强,为什么还要来问本尊?”

  紫河车淡淡地笑了笑,当然是为了尽快找到她,“为什么要抓她?本楼主还以为你要抓的是暗主。”

  “与你无关。”

  “呵呵,不就是一只金蛊嘛,值得么?闹得这么大动静,白痴。”

  “与你不相干。”

  紫河车不以为意,掏出帕子擦了擦嘴角上的血迹,冷笑了一下,“江湖上的事本就说不清,既然你不愿意说,那本楼主只好让你永远闭嘴了,也算是为武林除害。”

  “就凭你?”崇明楼主冷笑,暗暗把剑握紧。其实他心里明白,要不是那些手下拖住了紫河车,只怕现在他早已躺在地上了。可是现在也无退路了,只是他还有一些不甘,一些牵挂。如果他死了,他们怎么办?

  或许在他打算这么做的时候,就已经错了,这是一条不归路。

  把心一横,持剑便朝紫河车飞去,也许这一剑他会侥幸刺中。可是哪有那么多侥幸,紫河车没有那么弱,就算受了伤,也不会比他弱,否则他怎么会当上影楼的楼主。

  两剑相交,正是力量较量时,崇明楼主心里忽然有了一个打算,他低声道:“那天本尊把流于公主带走后,让她交出解金蛊的秘诀,她不愿意,你知道本尊把她带到那里去了吗?”

  紫河车愣了一下,失了一下神。崇明楼乘此机会,一掌击在他胸口上。他避之不及,连退了数步后,哇的一声吐了一口血,“你……把她带到哪里去了?”

  “呵呵……”崇明楼主一剑刺进他的腹部,“青楼,哈哈哈,本尊把她卖到了青楼。”

  “你……”紫河车急火攻心,眼前一黑,倒在地上。

  崇明楼主冷冷地盯了他一会,道:“青楼,全天下的青楼那么多,看你们影楼的本事了。”说完就走了。

  没多久,天就下雨了。

  紫河车微微睁开眼,对着阴沉沉的天空,虚弱地笑了,“呵呵,天下青楼那么多,影楼的人也不少啊……小苏……”

  要是那天他没有带她去参加武林大会那该有多好啊!

  第二天,伊贺告诉白苏紫河车失踪了,找不到他的消息了,这次是真的什么也查不到了。最后有人见到他的地方,就是隔壁的镇子外的树林里。白苏和伊贺去了那边时,只看到了雨后残留的血迹。白苏心一下子就提了上来,马上下令出动全影楼寻找紫河车,另外也让释宫那边调出一部分人出来寻找。

  到了中秋节那天,紫河车已经失踪了两个月了,一点头绪都没有,时间拖得越久,白苏越着急,也没心思过中秋节了。

  从一品茶馆出来时,天已经黑了,月亮已经升上了天空,华灯初明,煞是繁华。手上的小金剑在灯光下泛着金属的光芒。白苏想起了母后白蜜,白蜜去世那么久了,她忽然有点想不起来白蜜的音容。

  “母后,你为我铺好了路,我该怎么走下去?”目光触到那边黑袍身影,她把小金剑藏了起来。

  “流于公主,今晚街上一定热闹,不如您与主上一起去看花灯?”月七高兴道。

  白苏看着辕天玉云淡淡的表情,抿嘴笑了,“好啊。这中秋佳节别的不多,就数灯谜最多,猜中了灯谜还有好看的花灯拿呢。”

  “是吗?”月七看着辕天玉道,“真好。”

  “那走吧。”白苏提步向闹区走去。

  辕天玉和月七跟在后面。

  此时,街上到处都挂着带有灯谜的花灯,白苏的脑子对这些文绉绉的东西不太来电,看了很多个也猜不出谜底。辕天玉和月七跟在后面也一个灯谜一个灯谜的看,也不知他们猜到谜底了没。

  “哎,这个我知道。”白苏终于找到了一个她猜得出的,“中秋菊花开,那不就是花好月圆吗?”于是提笔写下了谜底。

  东家很乐意的送了她一只荷花灯。

  月七来到对着一个谜面笑了起来,提笔在上面写下了:中秋,于是他也得到了一个花灯,兔子的。

  辕天玉想了一下,也在谜面下面写下了:团圆,得到了一个荷花灯。

  这样一来,每人都拿了一盏花灯,和街上的众人一样,别无一二了。白苏瞅着辕天玉手里的花灯,抿嘴淡淡地笑了,“以前的花灯都是师叔做的,虽然没有这个好看,但是闻起来会有一股淡淡的紫河车的香味。”

  辕天玉不知在想什么,月七开口道:“流于公主,您别担心,主上已经派人去找了,相信不久就能找到培苏侯爷。”

  白苏抬眸看了看辕天玉,“哦,那多谢了。”忽然莞尔一笑,“前面还有好玩的,走。”说完朝人群中走去。

  “主上……”月七望着辕天玉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辕天玉没说什么,跟上去了。可是人群那么多,一眨眼就不见了白苏的踪影。月七不知道自家主子有没有着急,反正他是着急了。

  忽然,一个带着滑稽面具的人从后面拍了一下辕天玉,“猜猜我是谁?”

  那个声音不用猜,辕天玉也知道是谁,可是不知怎么了,转身时竟然说:“猜不出。”

  “猜不出来?我是白苏啊,呵呵。”白苏拿下面具,露出一张大笑脸,灿烂的让月七都感到炫目。

  辕天玉的眼神稍微有了一丝温度。

  白苏又从后面拿出两串冰糖葫芦,“呵呵,看到没,你要不要?”

  孩子气。辕天玉心里是这么想的,却伸手接住了一串冰糖葫芦。

  “这是我小时候最喜欢吃的东西之一。”白苏一边吃一边笑道,“听说待会儿会有烟火,走我们到高的地方去看。”

  白苏说的高的地方就是酒楼的二楼,那个地方虽然高,但是看烟火的角度不太好,却有种半遮半掩的效果,让人总想看得更多。

  他们上来没多久,菜市口那边就燃起了烟火。乡下的烟火虽然不及皇宫里的,但在经历了生死后,还能看到这些炫目的东西,还是让人很激动的。白苏为了看得更多,整个身子差不多都悬在了栏杆上了。她大声喊叫:“紫河车,你这个混蛋,你再不出现,会后悔的!”

  辕天玉愣了一下,居然会有种想去抓住她的冲动,仿佛她会从这高楼上跌落到下面。可是,到底他想抓住什么,自己也不知道。他情不自禁轻轻地唤了一声苏儿,可是白苏没有听见。

  “流于公主,小心。”月七关切地提了一下。

  白苏笑了笑,“烟火真漂亮,比皇宫里的还要好看,将来我要住在这里,开一间店卖糖炒栗子,这样就能天天吃到糖炒栗子了。”

影楼(十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