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影楼(十五)

    辕天玉给白苏盖上被子时,白苏幽幽地转醒了,刚好和他四目相对。那会子,她好像又看到了小时候的辕天玉,眼里干净的一片单纯,没有一丝冷酷,似乎还有了一丝温情,似乎神像荀浅释了。

  心角微疼。

  辕天玉与她对视了一会,就收回了目光。刚才那一刻,他在她的眼里看到了自己的倒影,更看到了六哥那种纯粹的眼神,可是他有点着迷。

  “这是倾城。”

  白苏垂下了眼眸,“嗯……今天的事你别放在心上。”

  辕天玉神色莫测,“本座与那人很像?”

  她抬眼看着那张酷似荀浅释的脸,喃喃道:“嗯,他已经不在很久了,没关系……”

  对着她的眼睛,辕天玉终于明白那天她见到他时为什么会昏过去,原来只是因为这张脸。他问:“你身上的离守是谁下的?”

  白苏忽然笑了,“七殿下要为我报仇吗?可惜那个人已经不在人世了,所以不劳烦七殿下了。”忽然想到什么,好奇地问:“你向我父皇提亲的条件是为我解离守?为什么,你是真的想娶我,还是仅仅为的是这张脸?”

  辕天玉答不上来了,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提亲。来西越的目的有很多,却没有一条与西越的流于公主有关。就算白苏答应了,父皇也不会答应的。

  见他答不上来,白苏笑了:“你连自己为什么要提亲都不知道,我又怎么会答应你?说实在的,不管你出于什么目的要娶我,我都不会答应的……”脑里闪现出荀浅释的身影,“我既中了离守,便不会整天面对着酷似他的人,那不是在找罪受吗?”

  辕天玉眼神深邃起来,不知在想什么,“那么紫河车呢?”

  “师叔……”白苏莞尔一笑,“武林大会那天,师叔问我要不要嫁给他,他说现在不问,将来就没机会了,我想当时我是想答应的。”

  辕天玉明明知道白苏和紫河车相识已久,而他和白苏仅仅有小时候的那惊鸿一瞥,根本没有交情,可是他还是感到很不舒服,这种感觉就好像当年看到紫河车和六哥在一起的感觉一应。

  也许没有这张酷似六哥的脸,他根本不会去在意什么流于公主,或者根本就是不屑与她有交集。

  他终于开口承认道:“本座确实是为了这张脸才与你父皇提亲的。”

  白苏淡淡地笑了,心里忽然释然了,“我就知道会是这样。”

  “你好好休息。”辕天玉皱着眉走了出去。外面已经黑了,月亮已经升上来了。他不明白为什么在承认的那一刻,心里会那么失落,好像失去了什么一样?他真的是为了那张脸才去提亲的吗?

  回头看了一眼,里面的人抱着膝盖坐在床上对着一只香袋发呆,那是紫河车给她的香袋,而现在紫河车已下落不明。辕天玉的神情有些落寞。

  “主上?流于公主……”月七很怕辕天玉现在的表情,他宁愿看到自己的主子一天到晚都是冷酷的神情。

  “与无大碍……”辕天玉恢复了正常。

  月七点了点头。

  “我到底在怕什么?”白苏找不到答案,就收好香袋躺下睡了。

  月还没落下,东方初明时,白苏就醒了。以前她是有睡早觉的习惯的,可是现在天还没全亮,她就睡不着了。

  起身,披了件外衣就坐到门口望着天空鱼白处出神。忽然,一袭黑袍飘到她跟前,挡住了她的视线,将她笼罩在一片阴影中。

  “当初你在景和园说的,可是真的?”那人问。

  “当然不是真的。”白苏很纯粹地看着他被阴影遮住的双眸。

  “为何?”那人似乎不死心。

  白苏很肯定地回答道:“因为我知道我不是渡王爷。”

  那人没有再说什么,似乎是沉默了,似乎是默认了。

  白苏忽然笑了,“大清早的不睡觉,就只是为了问本公主这个问题?真是辜负了这大好韶光。要不这样,隔壁好像是卖糖炒栗子的,我闻到了,我请你吃糖炒栗子怎么样?”

  那人依旧沉默。白苏无奈地笑了一下,起身出去了。

  “两斤糖炒栗子。”白苏笑着对那对老夫妇道。

  “咦……姑娘就是新搬到隔壁的吧,昨个儿好像病的挺重的……”老太太笑道。

  白苏呵呵地笑了,“嗯,已经好了。”

  “年轻就是好。”老爷爷乐呵呵道。

  白苏笑而不语。

  “对了,昨个儿那个抱你下车的男的是你丈夫吧,看的出来他对你的病很着急。”

  白苏摇了摇头,“不是,我还没成亲。”

  “哦哦。”老爷爷尴尬地把包好的糖炒栗子拿给她。

  白苏笑了笑,转身时,轻轻叹了口气,只是为了为了这张脸着急而已吧。踏进门,那人还在那里,不过已经坐到了石凳上。她扬起笑容,把糖炒栗子放到了石桌上,“刚出炉的,还是热的呢。”说着坐下来,开始剥栗子吃。

  那人不为所动,深深地看着她。

  白苏瞅了他一眼,“你既然那么在意渡王爷,为什么不亲自去找他?”

  “有人见过他曾经来过这里。”

  “是吗?影楼怎么不知道?”她笑了笑,“皇宫那边怎么样了?不要骗我,我可以查得到。”

  辕天玉沉默了,他始终不知她的心思有多深,“皇宫现在还很危险,我们暂时不要回去。”他还是说谎了,他为什么要说谎呢?

  白苏皱起了眉,然后呵呵地笑了,“那我师叔怎么样了?”

  “失踪了。”

  “失踪了?怎么会……”

  辕天玉看出了她的心思,“本座已经派人去找了。”

  她点了点头,把剥好的栗子全部推到了辕天玉面前,“我请你的。”起身离开了。

  “主上?”月七忽然觉得白苏很可怜,什么都不知道,主上哪有派人去找培苏侯爷,皇宫现在一点危险也没有。

  “本座自有安排。”

  白苏停下来,转身看着院子里的两人,慢慢咬紧了牙。到底他有他的打算,她只是他安排中的一部分。

  他,不是荀浅释,只是像而已。

  荀浅释……

  紫河车,你现在在哪里?那天,她是想说愿意嫁给他 !

  微微垂眼,关上门,从后窗跳了出去。影楼的势力遍布全国,她一定可以找到紫河车,就算找不到,也能通过影楼告诉皇宫那边,她在倾城。她不相信辕天玉会告诉皇宫那边他们的位置。

  只要有鸢尾标志,那一定是影楼的势力范围,找起来还是很容易的。那么一品茶馆绝对就是影楼的。

  “左使?原来您一直在倾城!楼主一直在找您!”一品茶馆的馆主伊贺有点不相信背对着他的就是楼主一直在找的左使。

  “师叔?你说师叔一直在找我?”白苏转过了身来,“师叔他现在在哪?还有,释宫那边怎么样了?”

  “三天前楼主来过倾城,但是没有找到您,所以就走了。现在,属下也不知楼主去了哪。”

  “我是昨天才到的……他自然找不到我。”白苏几乎能想象得出紫河车风尘仆仆的样子,心里有些舍不得,“那……影楼能不能查到他现在在哪里?”

  伊贺想了一下,“可以,但是明天才能知道结果。”

  白苏点了点头,“释宫那边现在怎么样了?”

  “暗主已经抓到了尹平川,所有的误会都已经解除了,皇宫那边已经没事了。只是崇明楼主不知所踪,现在整个武林都在找他。”

  白苏眼神暗了暗,到底七殿下还是骗了她。踏出一品茶馆,白苏忍不住抬头望着万里无云的天空,心里有些空又有些失落。

  辕天玉为什么要骗她?他到底想从她身上得到什么?

  

影楼(十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