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影楼(十八)

    护城河边,白苏迷迷糊糊地坐了一夜。天亮时,她才晃过神来,呆呆地望着冒着烟的护城河面。

  辕天玉远远地看着她,觉得她越来越像六哥了。他忍不住走了过去,递给她一张帕子,她的脸上还有墨迹。白苏接过帕子擦了一下脸,回头冲他笑了,“辕天玉,你有没有恨过一个人?”

  辕天玉不明白她的意思,但还是答了:“有。”

  “那个人一定是渡王爷。”她笑道。

  辕天玉诧异了一下,她竟然知道他心里所想,他恨六哥是因为他抛弃了他,那是他心里的痛处。白苏站起来,把擦脏了的帕子塞进他怀里,笑道:“渡王爷一定很开心。”说完就走了。

  辕天玉没弄明白她的意思,不解地望着她的背影。

  有人说过,如果你恨一个人,必定永远都不会忘了那个人。而爱一个人,会不得已去忘了那个人。

  白苏推开屋门,就看到了易叹宛和念一,她愣了一下。易叹宛看到进来的是她,立即问:“主上呢?”

  白苏好看地笑了,“不知道,就算知道了也不告诉你。”说完,进来了。

  易叹宛刚要动手打她,一个声音便从门外传来,“红枫堂主。”她一愣,朝门外看去,便看到了冷着脸,一身霸气的辕天玉,不由呆住了,“主上!”

  “主上!”念一激动起来。

  这时,出去了一晚的月七回来了,他带来了崇明楼主的下落:“回主上,崇明楼主现在就在明歌堂。”

  白苏一听,眼神便幽深起来。

  易叹宛道:“那还等着什么,赶紧去抓人。”

  辕天玉看了一眼白苏,对易叹宛道:“红枫堂主和白苏留下来。”

  “为什么?”易叹宛愣了一下。

  白苏诧异地看着他,心里有些发凉,他知道她去了一定会杀了崇明楼主,可他却选择保护崇明楼主。她不想知道那个答案了,不想了。

  他们走后,易叹宛看了白苏好一会,笑道:“你知道主上为什么要救你吗?本来这江湖上的事跟他并无关系。”

  白苏抬起头来看着她,并没有说话。

  易叹宛继续道:“当然了,首先因为你长得像失踪了的渡王爷,其次因为你是西越的公主。主上这次来西越不为别的,就是奉皇上的命令,前来与西越和亲的。”

  白苏心里一窒,“和亲……”

  “是的,否则主上才不想和你们影楼有任何瓜葛。”易叹宛得意地笑了,“在我们来西越之前,就已经知道了你是美人楼的老板了。”

  “所以那天你们……”白苏不敢再想下去,她有些喘不过起来。

  易叹宛看着她发白的脸色,继续道:“那天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你竟当真。知道那天你被崇明楼主追杀时,我们刚好在楼下吗?因为……”

  “够了!”白苏不想再听下去,她脸色发白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一头倒在了床上,心里有什么东西闷闷的痛。

  她微微睁开眼,对着床顶发了好一阵呆,或许是她该离开的时候了。

  黄昏时,辕天玉回来了,他问易叹宛:“白苏在哪?”

  易叹宛为难地看着他,“主上走后没多久,崇明楼主就来了……我……”

  辕天玉心里一颤,大怒,一剑劈碎了屋里所有的家具,“找,找不到就别回来了。”

  “是。”

  天黑了,白苏被一股子药味呛醒,映入眼帘的是紫河车那张温柔邪魅的脸,她呆了呆,脑里浮现起自己昏迷前的情形。

  她离开那个院子没多久,就在路上遇到了易叹宛。易叹宛立在树上,冷笑:“主上让我来送你一步。”

  “你说什么?”白苏惊讶不已。

  “主上要我送你一步,你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说完,鞭子招呼了上来,白苏没有反应过来,被她抽的撞到了树上,吐了血。

  易叹宛从树上跳下来,冷笑:“不是说你很厉害吗?一招之内可以杀死二十几个崇明楼主的人,怎么这会子不敢还手呢?”

  白苏冷冷地看着她,好想用三匝红线取她首级,可想到小时候,她放弃了。在她昏迷前,她好像看到了紫河车,一身紫袍,永远风度翩翩的紫河车。她以为那是梦,没想到,是真的。

  白苏盯着那张脸,说了句:“我以为你已经死了!”便起来抱住紫河车的脖子,大哭起来。

  紫河车抱紧她,心疼地笑了:“我没事,别哭。”

  他发现她时,她浑身是血,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好像马上就要死了。他几乎要疯了,抱起她一直喊她的名字,“小苏……小苏……小苏……你别吓我……”

  没想到她听到了他的呼唤,微微睁开了眼,“师叔……”而后哭了,又昏了过去。

  之后他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才把她伤损的筋骨接好,让她活了过来。

  现在她终于醒了,他的一颗心总算放了下来。

  “师叔……”

  紫河车轻轻扶着她,拿袖子给她擦泪,“我在……幸好你没事。”

  “这两个月你去哪了?我让整个影楼的人找你,都找不到你。”

  紫河车笑了,“你在担心我吗?”

  白苏怔了一下,随即破涕为笑。

  而后白苏又在床上躺了两个月,身上的筋骨才完全好。那会子天已经很冷了,白苏的腿隐隐有些酸痛,紫河车拿了条毯子盖在她的腿上。

  白苏望着外面的白雪,笑道:“梅花一定开了,我都闻到梅花香了。”

  紫河车笑道:“想不想出去走走?”

  白苏认真地点了一下头,“当然。”

  紫河车便给她裹了件雪貂大衣,扶起她到了屋外,外面的风很大,白苏感觉膝盖上的酸楚加重了。但她依然坚持要到那边去看梅花。

  现在他们住在一个名叫千寻虹的山庄里,这个山庄很大,大的让白苏感觉走不出山庄。而山庄的主人就是紫河车。这才是真正的影楼,完完全全地属于紫河车的影楼,连释宫也管不到这里。

  “和宫和和战知道这里吗?”白苏忍不住问。

  “不知道,只有师兄知道有这个地方,但他也不知道这个地方具体的位置。”

  “你把我带进来,不怕我告诉他们吗?”白苏故意道。

  “呵呵……这个地方叫千寻虹,何为千寻虹?”

  白苏想了一下,忽然笑了,“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你倒聪明。”紫河车呵呵地笑了,从树上折下一支红梅递给白苏,问道:“你知不知道崇明楼主已经落网了?”

  “呃……什么时候?”白苏想起来,就觉得心里难受。

  “有一个月了,现在他被关在帝都的天牢里,暗主想把他带回到玉让,不过师兄没答应……你想不想见见他?这个人的真面目,你一定认识。”

  “我认识?”

  “嗯,不陌生。”

  白苏想了一下,点了点头,笑道:“我倒想看看到底是谁!”

  回到屋里后,白苏就挨不住了,膝盖酸的要死,一直坐在火盆边烤火。紫河车怕她染上风寒,给她煮了一碗姜汤。她喝了两口,就没喝了。

  “多喝一点,刚才在外面兜了风,喝点姜汤驱寒。”

  白苏白了他一眼,“真啰嗦。”

  紫河车呵呵地笑了。

影楼(十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