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影楼(二十二)

    白苏回到映雾宫后就昏睡了一天,到了下半夜她才醒过来,那会子紫河车已经走了。她躺在被子里,握着白蜜留给她的小金剑,出了一会神,而后又昏睡了过去。

  天亮时,白平子和紫河车一起过来看她,她却还没醒。白平子准备给她诊脉,却看到她手里的小金剑,愣了一下,沉痛道:“她又想起她娘……”

  紫河车微微皱起了眉。

  这时白苏慢慢转醒了,她冲紫河车和白平子笑了起来,“我睡了很久吗?”

  “没有。”紫河车温柔地笑了。

  白平子给她切了一下脉,道:“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以后切记大喜大悲!”

  “嗯,我知道了。”白苏笑了笑。

  白平子笑道:“既然丫头没什么大碍,老头子就走啦。”说完,便走了。

  紫河温和地看着白苏,道:“辕天玉昨日傍晚离开了朝颜,回玉让了。”

  白苏淡淡地笑了笑,“嗯,走了也好,我还怕他追杀我呢。”

  紫河车呵呵地笑了,伸手刮了一下她的鼻梁,“师叔这几天心情好,请你到宫外喝茶,你去不去?”

  “自然要去的。”白苏满眼笑意。

  下午雪停了,紫河车便带着白苏去逛朝颜了,两人也不怕冷,就在街边的小摊上吃水饺。紫河车笑她没追求,放着好好的酒楼不坐,竟要吃路边摊的东西。

  白苏乐道:“酒楼是做不出路边摊的味道的,你还别说,有些东西还真得要在路边摊吃才有味道。”

  “好吧,师叔今天就陪你吃遍朝颜的整个路边摊。”

  “这可是你说的,不许反悔!”白苏狡黠地笑了起来。

  “师叔什么时候反悔过?”紫河车笑得分外漂亮,眼里无限温柔。

  小摊对面的阁楼上,月七陪着辕天玉看着这边,心慢慢有些疼了。他看着主上眼里的阴霾和迷茫,好想告诉他这一切是为什么。可是作为一个影卫,他什么也不能说,只能服从。

  白苏和紫河车一路走到了静心亭,白苏好心情地把蛊笛拿了出来,对着白茫茫的雪地吹了一首《穿越时空的思念》,那会她想起了荀浅释,她似乎快把荀浅释忘了。

  都十五年了,该忘了的也该忘了,不该忘的,也都模糊了。

  蛊笛声起,雪下面的明珠雪蛊都爬了出来。

  紫河车看到她眼里的点点忧郁,问:“你在想着谁?”

  白苏笑了,“一个死了很久的人,一个我该忘了的人。”

  紫河车轻轻地笑了,“这首曲子叫什么,我怎么从未听过?”

  “《穿越时空的思念》。”白苏的目光一下子看进了紫河车的眼里,带着点点笑意,“紫河车,我要去玉让,你去吗?”

  紫河车笑出了声,“你去哪我就去哪。”

  白苏眼里的笑意更浓,她说:“虽然我不能把你放在我的心里,可是在我有生之年,一定不会让你离开我。”

  紫河车大大地笑了起来,她不可能喜欢上他,可是他也知足了。

  晚上,白苏把换琴叫到身边,说:“我要去玉让了,可能很久都不能回来,我想在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替我好好照顾父皇……”

  换琴点头应了,“奴婢一定替公主照看好皇上的。”

  白苏笑了,“父皇要是有什么事,你一定要及时告诉我。”

  “奴婢会的!”

  三天后,朝颜的春天便来了,天转晴了,雪开始消融了。白苏去景和园时,月七就在那里等她。白苏诧异了一下,“你怎么会在这里?”

  月七道:“主上让月七以后都跟着公主。”

  “什么意思?”

  “以后公主就是月七的主子了。”月七跪了下来。

  白苏皱起了眉,冷笑起来:“你们主上不是想杀了我为明王报仇吗?他这么做是为何?想让你来监视我吗?”

  “主上不是这个意思……”月七想为辕天玉解释一下,却被白苏打断了。

  白苏说:“既然如此,我便给你自由,以后再也不是谁的影卫了,再也不用听令与谁,你想去哪就去哪,想看什么就看什么,你可以去实现你愿望了。月七,我给你自由了!“

  月七呆住了,不可置信地看着白苏,“公主……”

  白苏笑了起来,“我说的是真的,你现在就可以走了。”

  “公主……”月七满心都是感激,白苏在他心里忽然变成了一个他永远都要去保护和尊敬的人,“月七……公主,谢谢你,半年后月七会回来效忠公主,永远跟随公主,不离不弃!”

  白苏却道:“我不需要你效忠我,不需要任何人效忠我……”

  “可是月七愿意永远跟随公主!”月七无比真诚地说道。

  白苏想了一下,笑了:“你执意如此,那半年后你到玉让的圣都找我。”

  月七立即欢喜起来,“是,公主。”

  四个月后,辕天玉把明王辕天信的死讯带到了玉让,辕南季心痛了一阵,为辕天信办了一个衣冠冢,追封他为明孝亲王,并由辕天信的儿子继承他的爵位。

  岁玲珑搂着小明王辕明萧在葬礼上一直僵硬地站在那里,脸上的泪痕还没干有添了新泪痕。辕明萧跟着一直在哭,“娘,爹再也不会回来了,是不是?”

  “萧儿,不哭。”岁玲珑蹲下来给辕明萧擦泪,“你爹在另一个地方等我们呢,等时间到了,我们就能见到他了。”

  “真的吗?”

  “娘什么时候骗过萧儿呢?”

  “那萧儿什么时候才能见到爹呢?萧儿好想爹,爹都出去一年了,萧儿都快忘了爹的样子了……”

  “萧儿努力长大,就能见到爹了。”岁玲珑哄骗道。

  “萧儿会努力长大的!”

  “萧儿真乖!”岁玲珑含泪笑着,轻轻摸了摸辕明萧的脑袋。

  易叹宛走过来,道:“萧儿知道吗,你爹现在在一个叫白苏的女人那里,等你长大了,找到那个叫白苏的女人,你就能见到你爹了。”

  “宛儿姑姑,那个叫白苏的女人在哪?我怎样才能找到她?”

  易叹宛温柔地笑了,“她在西越的皇宫里。”

  “萧儿会努力长大去西越的皇宫找那个叫白苏的女人的。”辕明萧信誓旦旦道。

  “呵呵!”易叹宛心满意足地笑了。

  岁玲珑却呆住了,她诧异地看着易叹宛,皱起了眉。待易叹宛走远后,她对辕明萧道:“萧儿不要听宛儿姑姑说的,宛儿姑姑在逗你玩呢。”

  “萧儿知道,萧儿不喜欢宛儿姑姑。”

  “萧儿真乖。”

  

影楼(二十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