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为皇(四)

    走出梵宫楼,即将天亮,辕天齐和辕天壁喝醉了,被侍卫抬回去了。白苏站在梵宫楼门口,低头看着脚下的青石板。一双精致的紫色靴子飘到她跟前,来人的声音十分温柔,“小苏,累不累?”

  白苏抬起头,笑着摇了摇头,“清醒着呢。”

  紫河车温柔地笑了,伸手握住了她的手,她的手有些凉,“我陪你去明王府。”

  白苏浅浅地笑了,跟着紫河车离开了梵宫楼,去了明王府。

  岁玲珑本除了辕明萧就无其他念想了,可是白苏和紫河车来了之后,她突然觉得人生又有了盼头。她捂住嘴,哭了起来,“我就知道他不会就这样丢下我和萧儿的,我就知道……”

  白苏说:“二哥在西越很好,等一切都安定下来了,我会想办法让你离开这里的,二哥说你本就不属于皇族……这里不适合你。”

  岁玲珑早已泣不成声,“只要他还活着就好!”

  白苏摸了摸辕明萧的脑袋,柔声道:“萧儿,你爹可能要很久很久才能回来,在你爹不在的这些日子里,你要替你爹好好的保护你娘,不要让她伤心。”

  辕明萧看了看岁玲珑,又看向白苏,很郑重道:“萧儿知道。”

  白苏安慰地笑了,“萧儿真乖。但是萧儿不许把这件事告诉别人,否则就会有人去杀害你爹,你爹就永远也不能回来了。”

  辕明萧很认真地点了一下头,“萧儿一定不会对任何人说的。”

  他天真的模样让白苏忍不住好看地笑了起来,辕明萧却看痴了,在他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以至于后来白苏不在了,他仍固执地认为六叔是他认识的男子里最漂亮的一个。

  辕明萧忽然咧开嘴笑了,“六叔,一定做到。”

  “真乖。”白苏赞叹道。

  紫河车在一旁笑而不语。

  岁玲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渡王爷会认识西越的培苏侯,也不知道渡王爷为什么会知道辕天信没死,但她都不管了,只要知道辕天信没死就够了。

  临走时,辕明萧问白苏:“六叔,你还会再来?”

  白苏笑道:“会的。”

  辕明萧伸出小手指,“我们拉钩。”

  白苏笑着伸出手与他的小手指勾在一起,定下约定。

  三天后,白苏坐在马背上低着头,也不控制马,任由马自己走,她却合着眼睛睡着了。虽然自她出生起,辕南季就对天下公布六皇子将来不会是皇储的候选人,可是这就说明了渡王爷将终身为新帝操劳,协助新帝治理朝政。白苏不想这样,可是她回来了,她就得管着玉让的金库。

  白苏抬起头,微微看了一眼四周,又把头垂了下去。白苏不懂,辕南季明明知道她是那么恨他,却让她管理玉让的金库,他难道不怕她中饱私囊吗?

  这三天她一直在户部那里整理账本,根本就没时间睡觉,现在终于在马背上偷个懒了。

  辕天壁和辕天齐看着她这边,眼里有着某些让人看不懂的东西。

  到了古驰皇家猎场,白苏不得已动了一下身体,从马背上跳了下来,还差点摔倒,幸亏辕天齐及时扶住了她。

  辕天齐笑道:“六弟刚回来,父皇就让你管理户部,真是为难你了。”

  白苏笑道:“作为玉让的一份子,应当的。”

  辕天齐又问:“你在烈山府住的还适应么?要不搬到三哥的赤王府来住?”

  白苏微微地笑了,也没回答。

  辕天齐又道:“七弟这半个月一直在外面,没有他在,你在烈山府只怕会不方便,有些事烈山府的下人也无法照顾周全,不如搬到赤王府?”

  白苏眼里闪过一丝阴霾,她笑道:“多谢三哥好意,七弟不在,我一个人倒自在,不用搬到赤王府打扰三哥了。”

  辕天齐笑了笑,“你这么说了,三哥也不好说什么。要是你在烈山府住不习惯,就搬到三哥这里,三哥一定欢迎。”

  白苏微微地笑了。

  第二天,天刚亮,狩猎就开始了。白苏骑着骏马,一个人去了小树林里。她不想狩猎,只是想找个地方好好睡一觉。

  下了马,她坐到一棵树下睡了,那边怎么狩猎,她也不想管了。

  不知何时,树林深处,一支箭嗖的一声朝她这边飞来。白苏警觉地睁开了眼,可是已经来不及躲了。正当她以为自己要命丧于此时,从另一边飞来一支箭把那支箭射开了。白苏再次愣住,朝那个方向看去。只见一身黑衣的月七从树林里快步走了过来,急问道:“渡王爷,您有没有受伤?”

  同时紫河车从另一边着急地走了过来,“你怎么样?”

  白苏惊讶地看了看月七,又看了看月七,摇了摇头,“我没事。”

  月七松了口气。

  紫河车伸手把白苏扶了起来,“看来有人想乘此机会杀了你,你以后要小心了。”

  白苏点了点头,问:“你们怎么在这里?”

  紫河车道:“自从来到玉让,我就一直跟着你。”

  月七道:“属下是来找人的,不想遇到有人要刺杀王爷,王爷您受惊了。”

  白苏摇了摇头,也不知道月七是不是已经知道她就是流于公主了,她有点疑惑。她垂眸淡淡道:“这件事不要让父皇知道。”

  月七看了看紫河车,又看了看白苏,眼里闪过一丝疑惑。他是在两天前回来的,没想到一回来就听到失踪了五年的渡王爷回来了。可是他却没有看到主子,明明说好半年后到圣都找她的。可现在,除了紫河车,只怕无人知道她在哪了吧!让他意外的是,紫河车居然也在圣都,于是他便一直跟着紫河车,希望找到主子。令他感到意外的是,紫河车竟一直在跟踪渡王爷。

  白苏走到那两支箭边,想了一下,低低道:“我怕是父皇要我死……”

  紫河车和月七都愣了一下。

  “父皇让我接管户部的时候,我就应该知道了……”

  紫河车走到她身边, “我不该让你回来的,圣都这么危险,你现在就跟我离开!”

  白苏回身,诧异地看着紫河车,“现在?”

  “是,现在。”

  白苏沉默了一下,双眸转向月七。只见月七满微微皱起了眉,满眼震惊和疑惑。白苏收回目光,道:“你还是快走吧,这里到处都是侍卫,要是被发现了就不好了。”

  紫河车知道她现在不愿跟她走,只好嘱咐了她一下,纵身一跃,不见了。

  “我们回去吧。”白苏一边牵马,一边对月七道。

  月七点了点头,跟着白苏离开了小树林。看着白苏的背影,月七心里莫名地紧张起来。

  “王爷,您……为何不认为属下是刺客?”

  “我记得你,虽然过去了五年了,可是我记得你是暗宫的人,而暗宫又归天玉统领,所以你不会是刺客。”

  月七皱了一下眉,低低道:“可是,属下现在已经不是暗宫的人了……”

  “哦。”白苏淡淡地应了一下。

  月七忽然大声问道:“王爷难道不怕属下就是那刺客吗?”

  

为皇(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