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为皇(九)

    辕天玉站在梅园的这头看那头的欢声笑语,脸色一下子变得铁青,眼里慢慢聚满了杀气。他本想带六哥去暗宫的,却在皇宴后一直找不到,没想到竟会在这里看到六哥与紫河车甚是开心。六哥笑得真好看,回来后却从未这样对他笑过。

  为何,为何?

  为何他会想起流于公主?心里开始堵得慌,好想找个地方发泄。

  念一和月七不敢看辕天玉现在的表情,把头低了下来。易叹宛没好气地看着紫河车,又对辕天玉道:“哼,你不去我去!”说着,朝那边走了过去,抓了一把雪直接砸向紫河车,冷笑道:“培苏侯,你不在朝颜待着,跑到我们圣都来做什么?难不成你找不到流于公主,就把我们渡王爷当做流于公主了?如果是这样,请你离渡王爷远点。”

  白苏和辕明萧停了下来,怔住了。紫河车却露出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是又怎么样?小渡开心,我也开心,你能怎么样?”说着把手里快化的雪砸向白苏。

  “紫河车……你……”白苏皱起了眉。

  易叹宛气极,亮出了武器。紫河车也不甘示弱,拔出了剑,两人就在这里打了起来,梅花残了一地。

  白苏见状,着急起来,她一边把辕明萧带到安全的地方,一边大叫:“不要打了!”

  可是他们根本就不听,白苏着急得不得了,可又没办法,她不能用武功。忽然她看到了那边的辕天玉,呆住了。没想到辕天玉看到她看过来了,冷着脸转身就走了,不管不问。

  白苏的胸口忽然感到一阵刺痛,她忍不住用手捂住了胸口。辕明萧看她的样子,有点害怕,“六叔,你怎么了?”

  “我没事。”白苏笑了笑,心里还隐隐作痛。

  这时,侍卫赶了过来,紫河车见状,也不恋战,纵身一跃,不见了。易叹宛原本想要去追,但被白苏拉住了胳膊,“宛儿,不要追了!”

  “为什么?渡王爷,你怎么会认识培苏侯?”易叹宛愤怒道。

  “我和他打小就认识了。”

  “怎么可能!”易叹宛惊叫起来。

  “小时候我们一起去醉和春的时候,天玉把我拉走了,然后我与天玉吵了一架,赌气一个人走了,然后就遇到了紫河车。”

  易叹宛心情平静了许多。刚好这时侍卫赶到了,问怎么回事。白苏说是在和易叹宛打雪仗,便把侍卫骗走了。

  白苏看着辕天玉之前站的位置,慢慢皱起了眉。

  烈山府。

  推开房门,桌边没有人,床上也没有人,白苏眼圈忽然红了,不受控制地红了。身后突然多了一个人的温度,那个人伸手把她的身体转了过来,然后就看到了她有些红的双眼,那人愣了,“六哥,你怎么了?”

  “……”白苏看着辕天玉有些紧张的双眸,没说话。

  “六哥,我们一起守岁。”

  “好啊。”白苏呆呆地看着他。

  两人便坐在屋外的台阶上,等子时的烟花。可是还没等到子时,白苏就困得不得了了。

  辕天玉说:“六哥,过完年,就是成人礼了。”

  “我记得。”

  终于到了子时,天上又升起了大片大片绚烂的烟火,可白苏早趴在辕天玉的腿上睡着了,也就没看到。辕天玉身上的御风袍给了白苏,倒是好心情地看了很久。低头,就看到白苏在他怀里睡的热烘烘的,脸是红的,鼻子也是红的,嘴巴也很红,他忍不住想起了流于公主,伸手摸了一下白苏的脸,眼里露出一丝忧伤,“六哥,你不会再离开我了吧……”

  一个时辰后,辕天玉把白苏抱进了房里,放到了床里边,给她盖好被子,然后自己也躺了下来。

  次日凌晨,白苏醒来时,发现辕天玉竟然还在睡。她早已习惯早上醒来时身边是空荡荡的,现在她有些呆。

  辕天玉这会子睁开了眼,与她四目相对,白苏又是一呆。辕天玉的嘴角却露出了浅浅地弧线,白苏诧异了一下。

  “六哥,昨晚你睡着了。”

  “嗯。”白苏把视线移开了。

  辕天玉眼神似乎不是那么冷了,有了许些温度。他起身后,便出去了。

  下午易叹宛把了了带了过来,反正是过年,大家都没事做,易叹宛就提议在烈山府里玩捉迷藏。白苏表示愿意参加,月七、念一和十容也都愿意参加,其他下人也都加了进来。第一次由易叹宛当瞎子,喊完十声,她就把眼睛上的丝绢扯了下来。环顾四周,除了在那喝茶的辕天玉,根本就没有其他人了。易叹宛只好慢慢在烈山府找了。

  首先被找到的就是十容,接着是月七、念一、府里的大大小小的下人,最后才是白苏。易叹宛不满道:“这不好,我把你们都找了出来,一点奖励都没有,这不行。”

  “易小姐,那你要怎么玩?”一个丫鬟问。

  易叹宛想了一下,笑道:“不如这样,赢家可以要求输家做一件事。”

  “什么才叫赢家,什么才算输家呢?”

  “要是瞎子把大家都找出来了,他就是赢家,那最后一个被找到的就是输家。否则,一直没被找到的那个人就是赢家。怎么样,行不行?”

  白苏点了点头,“行,就这样。”

  “那就这么定了。”易叹宛笑道。

  这时辕天玉突然放下杯子,冷道:“不行。”

  易叹宛冷笑道:“怎么不行?要不主上你也加入我们?”

  “哼。”

  易叹宛心里不痛快了,对白苏道:“渡王爷,你快让主上加入我们,否则你要是输了,我要你娶我怎么办?”

  众人都呵呵地笑了。辕天玉却怒了,站起来,夺过易叹宛手里的丝绢,绑到了眼睛上,冷道:“这次由本尊来。”

  众人一呆,反应过来后,马上快速地躲了起来。白苏偷笑了一下,也躲了起来。数了十声后,辕天玉便把丝绢拉了下来。他似乎早就知道这些人躲在哪里,不费吹灰之力就把人找了出来。而他似乎也是有意而为之,最后才找到白苏。

  白苏被找到时,蹲在地上两眼诧异地看着辕天玉。辕天玉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有些得意地样子,“六哥,你是最后一个。”

为皇(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