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为皇(十一)

    辕天玉这时的眼神十分阴冷,好像千年寒潭一样,连声音都冷得让人心里直打颤,“她现在在哪?”

  白苏心口忽然痛了起来,她呆呆地看着地面,“我不知道她在哪。”

  “说谎!”辕天玉怒不可及,“她是不是在圣都?”

  “我不知道……”白苏脸色十分苍白,说话也是有气无力的,“就算在圣都,你也找不到她……她不会让任何人找到她的。”

  辕天玉不愿再听下去,甩袖而去。

  外面大雪纷飞,雪随着风挤进了屋里。白苏忍不住,突然吐了一口血,真个人完全软在了地上。意识有些模糊,她隐隐约约好像看到荀浅释来接她了,可是她无法触摸到他,为什么他还没走到她跟前?

  来者看到地上的她,万分惊愕,马上把她抱到了床上,“王爷……王爷……”

  这时一个紫色身影闪了进来,二话不说摸出白苏身上的珍珠莲的莲子给她喂下,然后抱起她就要走。

  月七马上拦住他,“你要做什么?”

  紫河车的眼神寒森森的,月七不禁后退了一步。他恨道:“她迟早会死在辕天玉的手里,我要带她回西越。”

  月七依然不让,紫河车恼了,放下白苏,与月七打了起来。白苏被一阵刀剑声扰醒,缓缓睁开眼就看到月七和紫河车在那里刀剑相搏,月七似乎受伤了。她马上挣扎着坐了起来,“别打了……都别打了……”

  两人听到白苏的声音,马上住手,围了过来。

  “小苏,你把我吓死了!”紫河车满脸紧张。

  白苏虚弱地笑了,“我还没有走遍这个世界,哪会轻易死掉。”

  月七满眼地不可置信,“你……你是主子?”

  白苏自嘲地笑了,“我是流于公主,也是辕留卿。”

  月七难以接受,也就是说自始至终,流于公主和渡王爷就是一个人,那么,那么主上找了这么多年的渡王爷一直都在身边,那么主上现在一直在找的流于公主其实就在眼前,可是主上偏偏总是在伤害这个人。

  “怎么可能!”月七越想心越难受,转身好像逃一样地跑了。

  白苏微微皱起了眉,紫河车安抚了一下,“他会明白的。”

  白苏点了点头。紫河车轻轻摸着她的脉,忧伤道:“小苏,我一定会找到离守的第三种解法……你跟我回西越,好不好?”

  很快就天亮了,出去了一晚的辕天玉回来了。昨晚他在酒馆里喝了一夜的酒,想到自己亲手把六哥推倒在地的画面,他心疼了,后悔了,越喝心越难受,于是带着一身酒气回来了。现在他迫切地想看到六哥,他好怕回来后发现六哥已经不在了。

  不是说好要变强,保护六哥吗?

  脚有些浮,只有他自己知道,外人看不出来。急急地走到房里,他心安了,六哥还在,她还在睡。

  他走到床边,因为酒精地缘故,也不管白苏是不是醒着的,就把白苏翻了过来,“六哥……”

  白苏一下子就醒了,马上就闻到一大股子酒气,她惊道:“你喝了多少酒?”

  辕天玉直勾勾地盯着她,“六哥,昨天我赢了。”

  他还在纠结那件事,白苏感到有些无奈,“嗯。”

  “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白苏皱了一下眉,“你喝醉了。”

  辕天玉好像在自己的世界里纠结不出来了,“六哥,昨天我赢了,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白苏对孩子气地辕天玉有些不知所措,“天玉,你喝……”

  他忽然不高兴起来,“我赢了,六哥!”

  白苏有点头痛,她问:“你要我做什么?”

  “抱我。”他十分笃定地看着白苏,一副不容拒绝地样子。

  白苏没法子,伸出手抱住了他。他马上就把白苏抱得死死的,全身的酒气都围着她转,她有点头晕。

  “六哥……对不起……”辕天玉含糊不轻地嘟喃着,整个人都趴到了白苏身上。

  白苏被压得喘不过气来,“天玉……”

  “六哥,我困了。”一边说,一边迷迷糊糊地往杯子里钻。

  白苏马上把挪开给他让地,他却把她搂进了怀里,抱着她不放。弄得白苏心惊胆战的。

  “六哥,我喜欢上了一个人,她叫白苏,她是西越的公主。”

  “哦。”白苏心悸了一下。

  “她和你长得一模一样,我常把她当成你……可是她不愿嫁给我……”

  白苏在他怀里闷闷道:“那就算了。”

  “我找不到她……六哥,我想……”

  “你想干什么?”

  “我想……六哥,对不起……”我想攻打西越。

  之后,辕天玉便没再说话了,抱着白苏呼呼大睡,满床都是酒味,也不知他喝了多少酒。白苏想着一些事,就睡着了。

  中午的时候,辕天玉酒醒了,就发现怀里的白苏,愣了一下。慢慢想起早上发生了什么后,脸黑了了,却没有松开白苏,一直盯着白苏看,看她娟秀的脸,看她露出来的脖子。他忽然有种要去看她衣服下面的样子的冲动,他惊呆了。

  “六哥……”轻轻叫了一下,白苏没醒。他空出一只手来,轻轻覆上了她的脸,忍不住捏起她的下巴,神色莫测地看着她的双唇。

  他一定是疯了,他这样想。可是想到几年前紫河车对白苏做的,双眸不觉阴沉了许多。但心里想着自己不能变成紫河车那样的人,这是他六哥,他不能!

  慢慢把手从白苏的下巴上移开了,也松开了搂她的那只手,“你是我六哥,我不能变成紫河车那样,我要离你远点。”起身,出去了。

  白苏醒来后,管家便告知她的房间弄好了,在西边的一个小院子里,离辕天玉最远的一个小院子。白苏不知辕天玉怎么突然改了主意,可是自这后,辕天玉与她越来越生疏,越来越冷漠。虽然他的吃穿上都是上品,可是不怎么与她讲话了,也不怎么管着她了。

  这个小院子的布置很典雅,里面的陈设都是白苏最爱的,看得出是花费了一番心思的。白苏最喜欢院子里的秋千,天晴了无事就坐在秋千上看荡。

  “主子。”消失了几天的月七终于回来了,想开了。

  白苏微微地笑了,“不要让天玉知道。”

  月七理解地点了点头,心里又开始不舒服起来,闷闷的。主子要这样骗主上多久呢?他忍不住问:“主子,难道你还要走?”

  白苏叹道:“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吧,谁知道呢。”

  月七心下愈加难过起来。

为皇(十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