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为皇(七)

    第二天一大早,辕明萧就拉着乳娘跑到了烈山府,嚷着要白苏带他去老将军府收税。乳娘被他拖得气喘吁吁,最后实在不行了,就撒开了手,在哪里弯着腰喘气,“小王爷,你注意点……”

  辕明萧冲到辕天玉房外,门刚好开了,只见一身黑袍的辕天玉冷着脸站在门里,看不出表情。他愣了一下,便规规矩矩地站好,向辕天玉问好:“七叔好。”

  辕天玉冷冷地瞅着他,“站在外面等,你六叔还未起。”

  辕明萧安安分分地答道:“是,七叔。”

  辕天玉不再说什么,从他身边走了过去。辕明萧回身去看辕天玉,有些迷茫。

  大约半个时辰后,白苏起来了。辕明萧马上乐呵呵地跑了进去,“六叔,你起来啦?”

  白苏么了么他的头,笑问:“你怎么一直站在外面?”

  辕明萧笑道:“七叔说你还没起,要我在外面等。”

  白苏只是微微地笑了,没再说什么。梳洗好后,白苏便牵着辕明萧,带着账本,去老将军府收账。因为紫河车对老将军做了一些特殊工作,所以老将军见她来了,就把欠下的税款全部交齐了。白苏和辕明萧满意地笑了。

  白苏恭敬道:“这几天来一直打扰老将军,实在是皇命在身,不得已而为之,望老将军谅解。”

  老将军没好气道:“渡王爷身后有西越的影楼撑腰,老夫怎敢怪罪渡王爷。”

  白苏皱了皱眉,“老将军这是什么意思?”

  老将军冷笑道:“身为玉让的亲王,无缘无故失踪几年也就罢了,竟还与西越的影楼勾结,真是有什么样的娘就有什么样的儿子。”

  “你说什么?”一瞬间白苏眼神变得阴冷起来,“老将军,本王看你年龄已经大了,故你拖款不还,本王也没说什么。但不代表本王就是软柿子,任凭你捏。你可以说本王的不是,可是本王的母后已经去世多年,你作为人臣,竟在人子面前说人母的不是,传出去,只怕老将军晚节不保吧!”

  老将军惊愕,嘴上却不服软,“可是勾结西越,是杀头的死罪!”

  白苏冷笑起来,“那就看谁先死!”

  看着她阴郁的双眸,老将军莫名地打了一个冷战,心里隐隐有些做怕。

  辕明萧看了看老将军,又看向白苏,笑眯眯道:“六叔,我们走吧。”

  白苏冲他温柔地笑了,“好。”牵着他转身往外走。

  辕明萧又被白苏的笑晃花了眼,这是六叔第二次对他这么温柔地笑。他乐了起来,笑问:“六叔,你要他怎么死?”

  白苏笑问:“你希望他怎么死?”

  他呵呵地笑了。

  第二天,老将军就在早朝上参了白苏一本,说白苏勾结西越的影楼。朝堂上立即一阵唏嘘,辕南季马上派人把正在收皇税的白苏传召到了大殿之上。太监找到白苏时,白苏正带着辕明萧在街上吃糖葫芦。

  天下着大雪,白苏与辕明萧走进大殿,身上的雪花都化了。辕明萧看到站在殿中央的老将军,就生气了。

  辕南季道:“卿儿,老将军刚才在朕面前参了你一本,说你勾结西越影楼。”

  殿里人都看着白苏。

  白苏看向老将军,问:“不知老将军有何证据?”

  老将军愣了一下,他还真的没证据,难不成要他把紫河车请来对质吗?

  白苏冷笑起来:“老将军,既然你没证据证明我勾结西越影楼,可是我这里倒有你勾结西越的书信,你要不要看看?”说着,从衣服里拿出了一沓书信。

  众人大惊,老将军本人都惊呆了,他连忙对辕南季解释:“皇上,老臣对玉让时忠心耿耿的,绝不会与西越勾结。”

  其他人也为老将军的忠心做保证

  辕南季神色不明地看着老将军和白苏,道:“把书信拿上来。”

  太监忙把白苏手里的书信拿到辕南季面前,辕南季看了两封,便大怒起来,“张古山,你自己来看看,是不是你写的?”说完,他把信件全部砸到了地上。

  老将军双手颤抖着把信件捡了起来,看了一眼就呆住了,信上分明就是他的自己,不仅如此,还有影楼的印章。双唇在一瞬间失去了血色,不住地颤抖,“怎么可能……这不可能……”他望向大殿上那个身着黄袍的人,解释道:“皇上,老臣没有……老臣对玉让是忠心耿耿的。皇上,您要相信老臣啊!这一切一定是渡王爷的栽赃嫁祸,是渡王爷勾结影楼,反过来咬老臣一口啊……皇上您一定要相信老臣啊!”

  两边的大臣虽想帮老将军求情,可是现在证据就在那里,他们也不敢开口,生怕被打成同党,只有沉默了。

  辕天齐和辕天壁用一种令人看不懂的眼神看着白苏,不知在想什么。

  辕南季怒道:“证据就在你眼前,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朕问你,信上的字迹可是你的?”

  老将军浑身都僵硬了,说不出话来了。

  辕南季又道:“既然是你的字,又有影楼的印章,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卿儿如何冤枉你了?这分明是你勾结影楼,怕被卿儿揭露,于是反咬卿儿一口!”

  白苏握着辕明萧的小手站在那里,一脸的平静。

  老将军知道自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于是回头十分恶毒地瞪着白苏:“渡王爷,您的手段真是高明,我张古山无话可说……我就算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白苏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声音十分清冷:“老将军,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回击。”

  辕明萧不快道:“谁让你惹六叔来着?你活该!”

  老将军与众人又是一惊,特别是老将军,被一个五岁的孩童这么说,心里好像被什么重击了一下,喘不过气了。

  辕南季道:“张古山勾结西越影楼,不忠不义,立即打入死牢,没收全部家产,其三族家族全部流放至宁远!”

  老将军气血上升,一下子瘫软在地,昏了过去。两名侍卫进来把他抬了出去。

  一天之内,整个京城都知道了渡王爷的厉害,连一个为国终身征战沙场,立下无数次汗马功劳的老将军都被渡王爷送进了死牢,全家被流放,可见不是一个好惹的角色。

  皇宫现在是一片雪白,辕明萧仰头看着白苏,问:“六叔,你不开心吗?”

  白苏望着前方的一片苍茫,道:“六叔不是一个好人。”

  辕明萧不懂,他握紧了白苏的手,白苏的手很凉。他心里有些不舒服,不知道为什么。

  

为皇(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