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为皇(八)

    老将军张古山的死期定在十一月的月初,那会儿将军府已经成了一所废宅,里面积满了白雪无人扫。白苏在张古山入狱后的第三天,曾撑着一支竹伞去死牢看过他。那时的老将军早已不似当初的模样,他仿佛在那三天里老了十几岁,狼狈地坐在草堆里。

  白苏平静地看着他,等他开口,她知道他是知道她来了的,只是不愿和她说话罢了。

  过了许久,老将军开口问:“渡王爷,老夫就要被处死了,在死前,你能让老夫死个明白吗?”

  白苏微微蹙起了眉头,“看在你为玉让奉献了一生的份上,本王就告诉你。那些信是一个无名人士寄给本王的,本王只是适时的拿了出来而已。”

  老将军听后,激动地剧烈地咳嗽起来,他起身,狼狈地奔到门边,撕声道:“不可能,不可能,你说谎,你说谎!分明是你愿望老夫,分明是你勾结影楼……”

  白苏淡定自若道:“老将军,本王从未勾结过影楼,只怕你是中了别人的奸计了吧。”

  老将军再度受到重击,几乎要疯了,“不可能……不可能……”

  白苏冷道:“信不信由你,本王把该说的都说了,老将军你好自为之吧!”

  白苏撑起伞,离开了死牢。门外宫墙玉宇,有一人背手站在风雪里,风将他的衣袍轻轻抚弄。白苏眯起了眼,看向那个人,然后走向那个人。

  辕天玉淡淡地看着白苏,不知在想什么。待白苏走到他跟前,他突然握住了她的手腕,白苏诧异地看着他。

  “为什么?”

  白苏不懂他的意思,皱起了眉。

  他皱眉道:“为何要让紫河车帮你?为何不让我帮你?”

  白苏垂下眉眼,盯着两人的靴子,淡淡道:“我没有要他帮我,他只是把那些信给了我罢了。”

  辕天玉愠怒,“那不叫帮你?要不是那些书信,张古山如何进得了死牢?”

  白苏抬起头看着他的双眸,把手从他手里挣脱出来,“成何体统!”说完,便往出宫的方向走去。

  辕天玉心里闷得慌,又无处发。他快步赶上白苏,夺过她手里的伞,帮她撑伞。他说:“六哥,天玉已经长大了,以后天玉可以保护你!”

  白苏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低声道:“我知道。”

  身后的高阁上,一青一酱色两个身影直望着这边,眼里露出几许冷笑。

  青袍男子冷笑道:“六弟和七弟的关系真是不一般啊。”

  另一男子也笑了,“看样子,六弟是一心辅佐七弟了,也不知是不是父皇的意思。”

  这晚,白苏没睡着,她转过身来,盯着辕天玉看了好久,直到看的心角发疼才把面转过去。辕天玉却在那会儿睁开了眼,神色莫测。

  转眼便是年关,白苏把皇税基本上都收完了。她刚把户部的账簿放好,易叹宛便顶着雪垮了进来。

  “渡王爷,你在忙啊?”

  “已经没事了。”

  “听说开春的时候全国各地又要交田税,你又有的忙了。”

  白苏笑了笑,“没事,到那时候再说。”

  易叹宛抿嘴笑了,“渡王爷,我最近养了一只小兔子,你要不要来看看?”

  “好啊,我还没好好拜访过尚书大人和丞相大人呢!”

  “那我们现在就去吧。”易叹宛高兴道。

  “好啊。”

  易叹宛心满意足地把白苏带到了尚书府,刚好易叹宛的爷爷易丞相也在,一并把尚书大人和丞相都见着了。易叹宛高兴地对尚书大人和丞相介绍白苏,“爹,爷爷,这是渡王爷。”

  丞相和易尚书立即跪了下来,“微臣见过王爷。”

  “请起。”白苏忙把丞相扶起来。

  丞相忙把白苏引到上座,又让下人奉茶,“渡王爷,两个月前朝堂一别,微臣依然印象深刻!”

  白苏淡淡地笑了,“丞相过奖了,本王至今感到不安,总觉得对不起老将军。他一生为国,竟为本王丢了身家性命。”

  丞相笑道:“时事所逼,王爷也是无可奈何。况且,张古山本就勾结影楼,罪有应得。”

  白苏笑着点了点头,“听丞相一言,本王心安了许多。”

  尚书笑道:“听闻王爷自回京一直住在暗主的烈山府,不知住的可还习惯?”

  白苏微微地笑了,“七弟自小就与本王亲近,自然不会怠慢本王,本王住着甚是舒适。”

  尚书和丞相相互看了一眼,然后点头笑了,“如此便好。”

  一旁地易叹宛抿嘴看着他们,不知道在想什么。见他们聊得差不多了,便拉住白苏的胳膊,一边往后院走,一边道:“我和渡王爷还有事,就先走了。”

  尚书和丞相呵呵地笑了。

  易叹宛不满道:“渡王爷,你和他们说那么多做什么?”

  白苏笑道:“有些话虽然你不愿意说,可是还是要客套一下。”

  “那得多累。”

  白苏笑而不语。

  易叹宛道:“幸亏我不是朝廷中人,我只是武林中人。”

  白苏轻轻地笑出了声。

  易叹宛养的小兔子是白色,一双白色的大耳朵折在两边,很是可爱,好像不是玉让本有的品种。白苏忍不住把那只兔子抱了起来,小兔子马上缩成一团,好像一个白线团,胖乎乎的,萌翻了。

  易叹宛没想到白苏这么喜欢这只兔子,又喜又惊。她说:“我还没有给这只兔子取名字,要不渡王爷就给它取个名字,如何?”

  白苏笑了笑,道:“叫了了。”希望世事都能一了百了,了无牵挂,无忧无虑。

  除夕夜,皇宴后,整个京城开始放烟火。那会子正在下雪,宫里的红梅开的十分精彩,每一片花上都承载一粒雪,在灯光和烟火光中反射着异样的光芒。过年那几天,就是一个光与影交织的世界。

  紫河车好笑地看着白苏和辕明萧在梅花树下许愿的样子,自己也合上眼对着梅花许愿。

  白苏慢慢睁开眼开紫河车,抿起嘴笑了。辕明萧也睁开了眼,也笑了。紫河车知道他们在笑他,故意不睁开眼,而后突然睁开眼,抓起地上的雪朝白苏和辕明萧砸过去。

  “冷死了……”白苏皱了皱眉,受气地抓起地上的雪朝紫河车砸过去,“萧儿,给六叔砸他!”

  “好!”辕明萧笑着抓了一把雪,朝紫河车砸过去。

  “好啊,居然敢咋师叔,看师叔怎么惩罚你!”紫河车坏坏地笑了,团起一大把雪砸过去。辕明萧和白苏躲闪不及,便被雪砸了个劈头盖脸。

  “萧儿,给我砸!”白苏大声道。

  “好!”辕明萧大大地笑了。

  于是三个人在梅园里打起了雪杖,也不怕把侍卫引过来。梅园的雪都被他们弄乱了,三个人都上身上都是雪,还玩的不亦乐乎,谁也不服输。

  

为皇(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