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为皇(十二)

    上元节后,年也就过完了,休假到此结束。辕天玉开始长时间外出,白苏也整日在户部不得空。上元节那天晚上,圣都又好好的热闹了一下,满空的烟花爆竹,整条护城河都闪烁着荷花灯,绚烂地让人想哭。

  吃完饭后,易叹宛就把白苏拉到护城河边上放花灯。花灯是在街上买的,十分精致。易叹宛兴奋地帮白苏点燃花灯,“你都有五年没和我一起放花灯了,待会你要好好的许一个愿。”

  两人来到河边,挤到人前,蹲在河边,把花灯放进了护城河里。易叹宛抱着双手放在胸前,对白苏道:“渡王爷,你要好好许一个愿,相信老天一定会帮你实现的。”

  白苏笑了,学她的样子,双手抱在胸前,闭眼对着荷花灯许愿,脑里浮现起和辕天玉在倾城过中秋节的情景,心静了。

  易叹宛慢慢睁开眼,异常地平静地看着白苏许愿的样子,问:“渡王爷,你回来了就不会走了吧?”

  白苏睁开眼,淡淡地看着她,“我也不知道。”

  易叹宛笑了笑,“刚才我许了一个愿望,我希望你永远都不要走。老天一定会帮我实现这个愿望的。”

  白苏看着她天真的样子,温柔地笑了,“会的。”

  易叹宛抿嘴笑了,而后十分期待地看着她,问:“每年的花灯节你都陪我到这里来放花灯,行吗?”

  白苏愣了,不知怎么回答了。

  没有得到想要的回答,易叹宛的眼里多了几许落寞。她自欺欺人地笑了笑,“没关系,每年这个时候,我都去找你的。”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走吧,渡王爷。”

  白苏微微地笑了,站了起来,走在她身边。

  街上人越来越多,白苏和易叹宛差点被人挤散了。突然一大一小两个戴着面具的人拦住了她们去路。大的戏谑道:“公子,在下找到一家好吃的糖炒栗子,你可愿意随在下一道去?”

  小的也欢快道:“叔叔,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

  白苏马上就乐了,“好啊。”

  易叹宛却把白苏拉住,厉声对大的道:“紫河车,你在玩什么花样?”

  小的不满起来,把面具摘了下来,是辕明萧。他瞪着易叹宛道:“我们带六叔去吃好吃的,有没有说要你去。”

  易叹宛愣了,“明王!”

  辕明萧讨厌地看着她,“宛儿小姨,怎么老是扫我们的兴!”

  白苏笑了起来,“宛儿,没事的,你要是不放心,就随我一起去?”

  易叹宛没再说什么。

  紫河车从身后拿出了两个面具,笑道:“既然是要跟我们去吃好吃的,那就戴上这个,跟我们一样。”

  白苏感到好笑,接过了两个面具,自己戴了一个,另一个给了易叹宛。易叹宛没好气道:“真丑。”然后把面具戴上了。

  辕明萧满意地笑了,也把面具戴上了,说:“既然我和小紫叔叔说了是好吃的东西,那好吃的东西哪有那么容易吃得到的。”

  白苏就知道没那么简单,她好笑地看着他,“那要怎样才能吃到好吃的东西?”

  “小紫叔叔说了,今天是上元节,也是花灯节,看谁抢的花灯多,谁就能吃到好吃的东西。”

  白苏点了点头,“这个主意不错。”

  易叹宛不快道:“有什么好玩的?”

  紫河车笑讽道:“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没人拦着你,把面具还给我。”

  易叹宛冷哼了一声,没再说什么。

  “那就这么说定了,开始……一刻钟后我们在梵宫楼门前会面,看谁的花灯多。”紫河车道。

  四人马上分散去抢花灯了。易叹宛抢花灯时,直接报上家底,人家就乖乖地花灯给她了,可也有不买账的,她直接甩出鞭子,基本上她抢的人都乖乖就范了;辕明萧一边装可爱把花灯从别人手里哄下来,一边还要防止自己被人抱走,抢的有些辛苦;紫河车倒是简单,抢的都是姑娘,三两句甜言蜜语就哄得人家买了几个花灯给他;白苏对着一条街放了一只蛊,很轻松地拿到了不少花灯。

  一刻钟后,四人提着大堆花灯来到梵宫楼门外,辕明萧数了数大家的花灯,白苏二十只,紫河车二十二只,他自己十只,易叹宛二十三只。居然数易叹宛最多,大家都愣了。易叹宛笑道:“哼,不就是抢花灯吗,不就是抢东西吗?我最在行了。”转而问紫河车:“我赢了,好吃的呢?”

  紫河车摘下面具,指了指梵宫楼,笑道:“好吃的就在这里面。”

  四人二话不说,进了梵宫楼,在二楼找了个靠街地桌子坐了下来,方便看下面的热闹。

  紫河车道:“想要吃什么,尽管点。”

  “你请客?”易叹宛不信。

  “那是自然。”紫河车笑得很漂亮。

  易叹宛皱了皱眉,一口气点了一大桌子菜,且都是梵宫楼的独有的招牌菜,配菜里有白苏爱的栗子,也有辕明萧爱吃的鸡腿。这一桌子菜够他们吃两天了,后来划拳喝茶的时候,易叹宛又陆陆续续地点了一些花生米之类的小零食。四个人在梵宫楼玩到街上没有几个人的时候才离开。

  辕明萧摸了摸肚子,打了个嗝,“好撑啊……”

  “我喝了好多茶。”易叹宛叉着腰难受道,然后瞪了紫河车一眼,道:“紫河车,本小姐发现你还不错。”

  紫河车低低地笑了,“是吗?本侯爷可从来都没说本侯爷不好。”

  易叹宛不敢苟同地白了他一眼。

  白苏呵呵地笑了,“但愿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这只是白苏的一个美好的愿望而已,许多事情隔天了都会物是人非,就像她和辕天玉一样,不过一天的功夫,就形同陌路、不闻不问了。

  

为皇(十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