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为皇(十三)

    白苏回烈山府的时候,烈山府已经关门了。她在门外站了一会,才去敲门。过了好久,才有人来开门。那人本已经睡了,被人扰醒心里很不满,嘟嘟囔囔地起来开了门。看到门外站着白苏,忍不住道:“渡王爷,今日虽是佳节,可你也不该玩到这么晚才回来。”

  白苏垂下眼睑,不知在想什么,淡淡道:“知道了。”转身往回走。

  那人呆住了,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忙解释道:“渡王爷,您别生气,小的不是那个意思!”

  白苏没理会,继续往前奏。突然身后传来一阵人倒地的声音,她回身一看,只见辕天玉如鬼魅一样站在门里,脚边躺着刚才给他开门的那个人。白苏万分震惊地看着他,看着他转身,看着他消失在门里,看着他又出现在门里,很冷漠地问她:“六哥,你要去哪?”

  “没有。”白苏收回目光,从他身边走过,进去了。

  次日,年假结束了,一切又恢复了正常。户部在早春的时候没什么事要忙的,只是校对去年的账本。倒是辕天玉好几天见不着人,不知去了哪里,偶尔回来也会匆匆就走了。到了三月份,户部开始忙着校对各地收上来的田税。白苏把任务分配下去,然后等他们把校对好的账簿交上来,由她再次审核,最后放到档案架上。

  大约五月份的时候,所有的账簿都归了案,户部算是可以好好地轻松了一下。有人就提议去醉和春。白苏小时候去过那里,她对那里不抵触,也去了。

  “六弟,你怎么在这里?”赤王辕天齐在醉和春里遇到白苏,诧异不已。

  “六弟?”殷王也感到不可思议。

  白苏淡淡地笑了:“花了一个多月才把今年的田税统计好,大家就出来放松一下了。”

  辕天齐低低地笑了,“我倒不知道六弟也好这个……六弟难道不怕被七弟知道吗?”

  白苏不懂了,“三个什么意思,为何我会怕被七弟知道?”

  辕天齐哈哈大笑起来,拿手拍了拍白苏的肩膀,“六弟,你和七弟那些事我们难道不知道吗?如今你背着七弟跑到醉和春寻乐子,不怕七弟一气之下把这醉和春烧了么?”说完又大笑起来。

  “就是就是。”辕天壁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白苏根本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脸上一阵惨白,怒道:“你们胡说什么?”

  辕天壁看到她的反应,好笑起来,“你与七弟同吃同住,同睡一张床,整个圣都都传遍了,你难道不知么?还是你想接着隐瞒下去?”他二人大笑一声后,就走了。

  白苏呆在了那里,如果整个圣都都在传这件事,那天玉也知道,那……她忽然笑了起来,难怪辕天玉现在理都不理她,难怪辕天玉对她这么冷漠,好像陌路人一样,难怪啊……

  她冲进厢房,冷着脸问在场的官员:“圣都现在都是怎么说本王的?”

  众官员面面相觑,都不说。

  白苏怒道:“说!”

  一个官员颤巍巍地说:“你与七殿下同吃同住,同睡一张床,关系暧昧。”

  “你们也是这么认为的?”白苏皱起了眉。

  众人把头低了下去,不敢说话了。白苏咬了咬下唇,出去了。又在门口遇到了赤王和殷王,二人问她:“六弟,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差?”

  白苏没理会,走了。

  第二天,辕天玉从北塞回来了,北塞的太子姜楠代替北塞的皇帝跟他一起回来了,暂且住在烈山府。白苏出门时就在院子里与辕天玉、姜楠遇到了。

  辕天玉淡淡道:“这是北塞太子姜楠。”转而对姜楠道:“这是我六哥渡王爷辕留卿。”

  姜楠眯起眼笑了起来,“果然不错。”

  白苏漠然地看着他,那就是一个与紫河车一样的人,一身玩世不恭的味道。白苏微微试了一下意,便走了。

  姜楠却回过身来看她,意味深长道:“渡王爷是个让人想亲近的人呐!”

  辕天玉不露痕迹地皱了一下眉。

  晚宴上,白苏和辕天玉坐在一起,但白苏一句话也没和辕天玉说,也没看他一眼,只垂眉看着碗里的东西。对面的姜楠笑眯眯地看着这边,慢慢地抿着杯里的酒。白苏抬眸,就与他四目相对。白苏微微皱起了眉,又把视线移开了。姜楠却心情大好,一口气把杯里的酒喝了。

  辕天齐笑道:“姜太子怎么一直看着我们六弟,难道姜太子的眼里只有我们六弟么?”

  其他人都向白苏看过来,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

  姜楠直勾勾地看着白苏,笑道:“确实。”

  他刚一说完,白苏唰地一下就站了起来,定定地看了姜楠一会,就离席而去,也不管辕南季他们怎么反应了。

  大家都愣住了,万分诧异地看着白苏离去的方向。辕天玉很安逸地喝着杯中酒,被子遮住了他阴狠的双眸。姜楠看了看白苏空着的座位,嘴角勾起一抹邪魅地弧线。

  宴会散了后,姜楠在回烈山府的路上笑着问辕天玉:“你与渡王爷是不是不和?”

  辕天玉冷冷地瞥了他一眼,没回答。

  姜楠接着道:“那我把他带到北塞,你不会说什么吧?”

  辕天玉身形一顿,停了下来,微怒:“你说什么?”

  姜楠邪魅地笑了,走到了前面去,“我对渡王爷很感兴趣啊!”

  杀气迅速在辕天玉的眼里聚集,可又在眨眼间消失不见。

  夜深,烈山府的睡莲池里的睡莲都睡去了,只有各个院子里的灯火在水里摇曳。姜楠抱着胳膊走到白苏住的院子外,听到了一阵琴声,是他从未听过的。他走到门口,就看到白苏坐在石桌边抚琴,他不由停了下来。

  这时,从墙头上跳下一个身影,那人笑道:“我来的真是时候……两个月不见,有没有想师叔?”

  白苏笑骂道:“想你个大头鬼!”

  紫河车呵呵地笑出了声,把手摸到了他腰上,把蛊笛摸了出来,满眼都是笑意:“今日师叔心情好,便用这蛊笛与你和一曲如何?”

  “好啊。”白苏满口答应。

  白苏弹了一曲《醉清风》,紫河车便用蛊笛和了一首,惹得附近的蛊虫都开始蠢蠢欲动。姜楠在琴声响起的那一刹,突然感到一阵晕眩,大脑里快速闪过很多东西,那些都是他不曾经历不曾见过的东西,却似曾相识。

  他看向白苏,却看不清白苏的样子,白苏身上出现了双重影子。他眨了眨眼睛,还是双重影子,可是看紫河车时确是清晰的。他立即扶着额头踉踉跄跄地跑了。

  一曲毕,白苏道:“我今天看到了北塞的太子,他……”微微皱起了眉,眼神飘忽起来,“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他……”

  紫河车神色闪了闪,“是吗?你怎么会见过他呢?”

  “我也说不清楚。”白苏迷茫道。

  紫河车笑了,“想不通就不要想了。”

  

为皇(十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