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为皇(二十一)

    至于姜楠走没走,暗宫那边早就知道了,只不过不知道他留在这边做什么,不过用大脑想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辕天玉派念一一天十二个时辰盯着姜楠,姜楠累得苦哈哈的,又不能把这个任务交给手下去做,只好天天趴在姜楠的房顶盯梢。

  这个姜楠明明这几天也没做什么,只是每天把不同的女人带到屋里。幸亏念一是暗宫培养出来的,否则早就忍不住跑了,谁愿意天天在人家屋顶上听墙角,还要面不红心不跳的。

  不过,他去向辕天玉汇报情况的时候,居然脸红了。这可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辕天玉瞥了他一眼,让他继续盯着。念一心里一凉,还是低头应了。

  这天白苏和易叹宛在街上买香膏子的时候,就碰到了顶着黑眼圈的念一。那天念一去汇报情况的时候,易叹宛也在,她当时也脸红了。现在碰到了念一,心里又别扭了一下,笑道:“念一,最近你辛苦了。”

  念一怨念地看了她一眼,对白苏俯首,“渡王爷。”

  白苏不明情况,就问:“你这是怎么了?”

  念一眼嘴角抽了抽,“主上让属下一天十二个时辰监视北塞太子。”

  他刚说完,易叹宛就觉得情况不妙,白苏的脸色立即苍白起来。她立即瞪了念一一眼,想拉白苏走。可是白苏甩开了她的手,激动地问:“你说什么,姜国太子?他还在圣都?”

  念一被易叹宛那么一瞪的时候,就后悔了,可是话收不回来了。他心里第一个反应就是:糟了;第二个反应是:主上一定会杀了我的。他现在怔在了那里,满脸的为难。

  不用他说,白苏就已经知道答案了。她迫切地想知道姜楠现在在哪,“他在哪?姜国太子现在在哪?”

  念一第一次感到那么窘迫,说也不好,不说也不好。

  易叹宛看白苏的脸越来越惨白,心里害怕起来。她把心一横,拉着白苏就走,“我知道他在哪,我带你去!”

  念一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他马上跟了过去。暗中的月七想到那天白苏吐血的样子,又是一阵心惊。

  易叹宛拉着白苏快步来到姜楠住的那个山庄,刚走近,就看到一个蓝袍男子搂着一个妖娆的女子有说有笑地往山庄里走去。白苏一眼就认出了那个男子就是姜楠,那一刻她感到呼吸都困难了,手不觉捂住了胸口。

  “渡王爷,你怎么了?”易叹宛看到白苏愈发苍白的脸,恐慌起来。

  白苏转头,艰难地问念一:“他一直都是这样的?”

  念一觉得都这样了,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于是轻轻地点了点头,“是,北塞太子一直是这样的。”

  白苏呼吸一窒,这个人是真的把她完全忘了,真的完全忘了。忽然间,她冷静了下来,看着姜楠与那女子往山庄里,满眼绝望。

  为什么不痛了呢?

  白苏微微皱起了眉,缓缓转身准备往回走。那边姜楠却看到了她,心惊了一下。他立即松开了怀里的人,朝白苏走了,脸上带着笑意,“渡王爷。”

  白苏僵了一下,回身来看他,已经没有了当初那种心痛的感觉了,她很不解。她淡淡地笑了笑,“姜太子。”

  上次赤王和殷王说要把眼前这个风一吹就倒的王爷送给他做礼物呢!姜楠心里笑了笑,忍不住打量起她来,而后嘴角微微上翘,似乎不错呢。他遗憾道:“渡王爷既然来了,怎么不进去坐坐?我还想和渡王爷好好认识一下呢!”

  白苏还未开口,易叹宛就道:“渡王爷才不屑进去呢。”说着瞟了那边的妖娆的女子一眼,讥笑道:“只怕会误了太子的好事吧!”这个人怎么和紫河车一副德行?

  姜楠看了看他带回来的女子,低眉笑了笑,也不恼。又对白苏道:“渡王爷不要误会,那是我的侍女。您能来,我很高兴。”

  反正就是要让白苏去山庄里坐坐,白苏皱了皱眉,应了下来。姜楠立即眉开眼笑,好像很单纯的样子。易叹宛和念一,还有暗中的月七都警惕起来。

  姜楠看着白苏坐下来,便使了个眼色让人上茶。他问:“渡王爷怎么知道我还未走?”

  “你们走没走,我们暗宫一查便知。”易叹宛没好气道。

  姜楠笑了笑,“这样啊,照这个样子,整个玉让都在暗宫的监控下吧?”

  “那是当然。”易叹宛答道。

  “看样子是我低估了暗宫啊,真是失策啊。”姜楠一副很后悔的样子,眼里却全是算计。他捧起茶,笑道:“这是我从北塞带来的茶叶,你们尝尝。”说着,抿了小口。

  白苏捧起茶,拿茶碗轻轻捋了捋碗里的茶叶末子,心惊,这茶里竟然有迷药。可是已经来不及了,身边的易叹宛和念一都倒了。

  “你!”白苏睁大了眼。

  不仅白苏感到震惊,姜楠也震惊,迷药居然对渡王爷不起作用?不过也没关系,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渡王爷,他还是很容易拿下的。站起来,无比惋惜道:“本太子竟然不知渡王爷不怕迷药,失策,失策啊。”

  “……”白苏警惕地看着他,手上多了一大排淬了迷药的银针。

  “渡王爷原来会武功,真是一大奇观!”说着闪到了白苏身边,点了她的穴道,抓起了白苏排着银针的手,啧啧道:“真是荣幸啊,难怪圣都的男人提到渡王爷眼里都会放光啊,暗主真是好福气!”说着一根一根地抽掉她手里的银针。

  白苏气的直发抖,她怎么会认为他与紫河车是同一类人呢?这种人怎么可能是荀浅释,那天晚上发生的一定都是她的幻觉。她咬牙道:“你想做什么?”

  “呵呵……”姜楠吻了吻她的手,戏谑道:“本太子在想,本太子能不能有暗主那个荣幸。”

  “你……”姜楠将她横抱起来,往房里走去,她忍不住地发抖。

  推开门,姜楠便看到被他带回来的女子已经把外衣脱了躺在床上了,他没由的感到一阵厌烦,低声怒道:“滚!”

  那女子呆了一下,看到姜楠手上是刚才在山庄外遇到的少年,又是一怔,马上抱着衣服,忙不迭地跑了出去。

  姜楠把白苏放到被子里,笑眯眯地欺上来了,“要是暗主知道了,不知道会是个什么光景呢!”说着轻轻地啄了一下白苏的双唇。

  白苏脸色无比苍白,大脑里飞快的闪过什么。

  “渡王爷,你是在害怕吗?不过,你也不用害怕什么,反正你迟早是本太子的人。”说着低头完全吻了下来,手在白苏的腰上缠着。

  白苏现在恨死了姜楠,当初她怎么会把这种人当做荀浅释,还为他要死要活的!脑子里忽然浮现起辕天玉的摸样,她怔住了,恐慌起来。

  “好香啊……”姜楠吻到白苏的脖间,忍不住感叹道,暗主真是好福气。可是下一秒他就觉得不对劲了,大脑有点发昏。他猛然惊觉,瞪眼看着白苏,“你……”

  白苏冷道:“是十香软经散,你难道不知本王自幼习毒吗?”

  姜楠后悔了,这次是真的失策了。他哀叹了一声,便软到了地上,站不起来了,只能无比怨念地瞪着白苏。

  这时从梁上飘下来一个人,快速地给白苏解了穴,“主子,你没事吧?”

  白苏站起来,理了理被地上那个人弄乱的礼服和头发,“没事。”

  姜楠看到这里,心里忍不住哀嚎,这么一个大活人藏在他屋里,他居然不知道,差点就在那人面前演了一场春宫图。

  

为皇(二十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