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为皇(二十)

    辕天齐看到白苏吐血昏过去,诧异了一下,他可不认为他六弟是为了姜楠才昏过去的。这六弟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转头看向那边的姜楠,发现姜楠正朝这边看呢,貌似这个姜楠真的对六弟很感兴趣啊。

  想到这,嘴角不禁翘起来,来到了姜楠面前,笑道:“姜太子不会舍不得我们渡王爷了吧?”

  姜楠皱了一下眉,低声笑道:“你这么说,本太子还真的舍不得渡王爷,真是个可心的人啊!”

  辕天齐满眼笑意,全是冷笑。半个时辰后,辕天齐在宫里遇到了辕天玉,他忽然想起了什么,就低声道:“七弟大约还不知道六弟昏过去了吧?”

  辕天玉心里一惊,面上没有表露出来,“你想说什么?”

  辕天齐一脸的担忧,“刚才去送姜国太子的时候,三哥好像看到六弟昏过去了呢,大概是太舍不得姜国太子了吧!”

  刚说完,一阵风从辕天齐脸上刮过,原本应该在他面前的辕天玉已经不知踪影。辕天齐皱了皱眉,而后冷冷地笑了,低声道:“看样子真是这样啊,七弟,四哥还以为你刀枪不入呢!呵呵!”

  易叹宛听到白苏昏过去了,忙赶了过来。只见紫河车正在给白苏扎针,她着急却什么忙也帮不上。她记得渡王爷的身体很好啊,怎么说吐血就吐血了呢?

  突然一阵风刮了进来,一身黑袍的辕天玉就站在房里了,众人愣了一下。他冷着脸走到床边,看到白苏惨白的笑脸后,心不由一紧,“怎么回事?”六哥的身体不是很好吗?怎么会突然吐血?他准备给白苏切脉,但被紫河车制止了。

  紫河车冷道:“本侯爷正在给她针灸,暗主你就不要插手了。”

  辕天玉这才发现紫河车居然在这里,脸顿时又黑了一半。紫河车怎么会在这里?他脑子里现在想的不是白苏,却是:紫河车一定经常来这里。想到这里他心里不舒服了,眼神暗了暗,好想杀了眼前的人。可是考虑到六哥,他忍住了。以后再找紫河车算总账。

  过了一会,白苏慢慢睁开了眼,外面的阳光令她眯起了眼。紫河车悬着的心立即放了下来,“你要是再来一次,本侯爷估计要跟着你陪葬了!”

  白苏虚弱地笑了。

  辕天玉现在怎么看紫河车怎么不顺眼,“紫河车,你可以走了。”

  紫河车心里了然,反正他和小苏在一起的时间还很长,他也不在意这一时半会。只是心里多了几分担忧,他忽然严肃起来,“小渡,我知道原因的,我不希望还有第二次。说真的,刚才我真的很怕,很怕。”

  白苏望着他哀伤的双眸,心里忽然很舍不得,这个世上只有他把全部心思放在她身上,能为她放弃一切跟她走。眼里升起一股湿气,低声道:“我知道。”

  辕天玉看不下去了,“紫河车!”

  紫河车冲他笑了起来,“暗主,本侯爷知道你不喜欢本侯爷,同样本侯爷也不喜欢你。不过,如果你真的担心小渡的话,就多给她几颗珍珠莲子吧。”说完,就走了。

  易叹宛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发觉自己越来越不讨厌这个人,似乎有点喜欢他了。

  辕天玉虽然不知道白苏到底怎么了,不过听紫河车那么说,他也明白白苏病得很重,要靠珍珠莲子来调养。不过,到底是什么病一定要珍珠莲子来调养呢?

  他对屋里其他人道:“你们都出去。”

  月七他们立即就出去了,顺带关上了门。

  白苏莫名地有些害怕。

  “到底怎么了?”辕天玉压低声音问。

  “没什么,就是急血攻心罢了。”声音很轻。

  辕天玉哪会相信她的话,他要给她诊脉。她立即像被电到了一样收回了手,“不用了,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

  辕天玉对她的反应感到诧异和狐疑,心里更加不舒服起来,还有些生气。他冷着脸问:“因为姜国太子?”

  这不提还好,一提白苏心里就难受,脸色更加苍白了,“不是。”

  虽然她否认了,可辕天玉心里已经了然,他想他怎么就那样放过了姜楠,应该直接杀了,然后丢到赤王府里才好。想到赤王辕天齐,他的眼神又阴狠了几分。

  他眼里的阴暗让白苏看了有些怕,她忽然想到了什么,呆住了。声音有些颤抖:“你是不是对姜国太子下了相思锁?”

  辕天玉皱起了眉,淡淡道:“没有。”是念一下的,他没动手。

  白苏半信半疑,不过心里舒服多了。如果真的是他下的,她该是怎样的恨他啊!不是他,那是谁呢?

  辕天玉想了想,问:“六哥,你想做帝王吗?”

  白苏心里一怔,睁大了眼,他怎么问这个?是在试探她吗?她道:“你难道忘了吗,百日那天父皇已经公布天下我没有资格争储。”

  “但,你想吗?”如果你想,我就帮你争。

  “不想,我不想被皇宫束缚一辈子。”

  辕天玉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会,轻轻道:“我知道了。”

  他心里忽然有了一个想法,如果他当了皇帝,是不是能给六哥最大的自由?可是六哥想要的自由是什么?离开圣都么?

  他忽然怔了一下,一脸异样地看着白苏。白苏的脸依然很苍白,毫无血色,她整个人看上去都很虚弱。他想起了紫河车的话,便把随身带的一瓶珍珠莲子放到了白苏枕边,“珍珠莲子,这里是十颗,没了再跟我讲。”

  白苏诧异了一下,心里莫名地有些疼,有些难过。

  三天后,已经走了的姜楠出现在圣都某个酒楼的厢房里,他垂眼抿了口杯里的酒,而后一脸笑意地看着对面的两个人,问:“本太子有什么好处?”

  “呵呵,如果事成了,玉让一定把原本属于你们北塞的海北还给你们北塞。”辕天齐笑道,一脸的真诚。

  “条件好诱人啊……可是如果我们北塞攻打你们玉让,海北说不定也能收回来。”

  “但是不费一兵一卒拿回来还是舒服点。”辕天壁道。

  姜楠想了想,玩味地笑了,“确实很舒服。”

  辕天齐知道姜楠还在犹豫,他又道:“如果事成了,除了海北,我们还会把渡王爷送给你们北塞。”

  渡王爷?姜楠愣了一下,脑海里立即出现了那张娟秀带着悲伤的脸。可是为什么要把他送给自己?难道他之前真的认识这个渡王爷?不过,带上渡王爷,似乎也不错。他眯起眼笑了,“确实不错。”

  辕天齐和辕天壁高兴起来,“那太子时答应了?”

  姜楠还在想渡王爷那张脸,笑着点了点头,心思却不在这里,“嗯。”

  两人得到姜楠的允诺,便专心品起酒来。想到辕天玉和辕留卿的下场,满眼都是冷笑。

  

为皇(二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