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为皇(十八)

    月七扶着白苏回到烈山府,就在小院子外遇到了姜楠,姜楠似乎一直在等她,看到她回来了,激动不已。可是白苏的脸色和状态让他紧张起来,“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白苏虚弱道。

  姜楠根本不相信她所说的没什么,立即把喂了她一颗药丸,“这是我们北塞的风露丸,与你们玉让的珍珠莲子有同样的疗伤功效,我出门前只带了三颗。”

  白苏不解,“你为什么要帮我?”

  姜楠温柔地笑了,“我喜欢。”

  白苏狐疑地看着他。他笑了笑,帮月七把她扶进了屋里,让她躺到了床上。十容立即打了盆水来给她擦嘴角边行血丝,担心不已。

  白苏在床上躺了一会就睡着了,月七在床边站了一下就走了,倒是姜楠一直守在床边,一直盯着白苏,眼里全是眷恋。他伸手轻轻抚摸了一下白苏的额头,心疼道:“苏儿……”

  背后的十容像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一样,神色大变,马上就走了。却在门口看到了浑身冒着杀气的辕天玉,惊呆了。辕天玉定定地看了一会屋里,转身甩袖而去。

  快到天明时,白苏醒了。原本已经睡着的姜楠跟着醒了过来,忙问:“渴不渴?”

  白苏皱起了眉,“不渴……姜楠,你为什么要帮我,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好处呢?”

  姜楠笑道:“我是北塞的太子,北塞未来的国君,我不需要从你身上得到什么好处。”

  白苏困惑,“那你……”

  姜楠十分笃定地说:“我希望你跟我去北塞。”

  白苏更加不解,“为什么?你我都是男儿,你要我跟你去北塞做什么?难道你好龙阳?”

  姜楠呵呵地笑出了声,笑够后,他十分认真地说:“不管你是男儿郎,还是女娇娥,我都希望你跟我走,这里不适合你。”

  白苏沉默了一下,低声道:“我走不了,天玉的怒火是没有人能承受的。”

  “只要你跟我走,根本就不用理会辕天玉,难道他还要举兵攻打北塞吗?”姜楠激动起来。

  白苏呆了一下,越来越不解了,“你为什么一定要我跟你走呢?”

  姜楠也呆了一下,他冷静下来,深深地注视着白苏的双眸,说:“想知道原因吗?”

  白苏看着他,没说话。

  姜楠无比深情道:“因为你是苏儿。”

  白苏一下子坐了起来,眼里全是震惊和不相信,“你……你说什么?”

  姜楠温柔地笑了,“因为你是苏儿。”

  “你是……”白苏心里有了一个答案,可是她怎么也不愿相信那是真的,那又不是神话,那有那么多奇迹!她不相信地摇着头,“不可能……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为什么不相信我就是呢,苏儿?”

  “不可能的……你骗我,你不是!”白苏大声道,眼睛红红的。

  姜楠抱住了她,“我是,我是。你在这里,我也在这里,然后我们再度相遇,就是这样!”

  白苏一把推开他,含泪冷声道:“你在骗我,你说什么我都不信!”

  姜楠郁伤起来,他一字一句道:“我是荀浅释,白苏的爱人荀浅释,说过永永远远也不会丢下白苏的荀浅释!”

  白苏的泪水忽然掉了下来,她呆呆地望着姜楠,“浅释……浅释……”而后突然扑到了荀浅释的怀里,大哭起来,把所有的委屈和伤心哭了起来。

  “苏儿……别哭……”姜楠将她抱紧,“跟我走,好吗?离开这个地方!”

  “好,我跟你走,你现在就带我走!”白苏刚说完,就推开姜楠,哇的一声吐了一口血。

  姜楠万分震惊,万分紧张起来,忙用袖子给白苏擦嘴边的鲜血,“苏儿,你怎么了,苏儿,你不要吓我,苏儿!”

  白苏眼前有点发黑,她摇了摇头,“我没事,你带我走,现在就带我走!”

  “你先告诉我到底怎么了?”姜楠着急道,握起她的手切了一下她的脉,惊道:“离守……你的离守不是解了吗?”

  白苏虚弱道:“别人后来下的。”

  姜楠痛苦起来,“除了千年雪莲,还有没有其他的解法?你是医老的外孙女,你一定知道,对不对?”

  白苏的心沉了又沉,“暗宫的玉蟾池的池水是现在唯一能解离守的办法。”

  “那就去找辕天玉,我们现在就去找辕天玉,他那么在乎你,一定会……”一边说,一边要抱白苏去。

  白苏制止道:“不,不能去找他,不能……”

  “为什么?”

  “他会杀了我的……他会杀了我的!”白苏哭了起来,无比伤心地哭了起来,“他会杀了我的……我不想他恨我……”说着,血又从口里溢了出来。

  姜楠害怕得不得了,把剩下的两个风露丸塞进她嘴里,让她躺了下来,“你不要说了,我会想办法的,我会想办法的!”说着,就要走。

  白苏突然拉住了他的衣角,乞求道:“浅释,不要去找天玉,不要去冒险,好不好?”

  姜楠眼神闪了闪,温柔地笑了,“放心,你知道我是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的。”

  白苏虚弱地笑了笑,把手放开了,昏了过去。

  姜楠六神无主地走了出去,两眼湿红湿红的。如果离守不能解,他与白苏永远不可能在一起,跟别说带她离开。

  “你就是苏儿口中一直提到的那个荀浅释?”身侧传来一个低低地声音。

  姜楠转身就看到一个身着紫袍的男子抱着胳膊靠在墙上,一脸深沉地看着他。姜楠认出了这个人,他是紫河车。姜楠皱起了眉,没说话。

  紫河车又道:“苏儿是我未过门的妻子,你要带她走,有没有问过我答不答应?嗯?”

  “她是你未过门的妻子?”姜楠的眉毛拧成了一个川字。

  紫河车好看地笑了,“是啊,她是玉让的渡王爷辕留卿,也是西越的流于公主白苏,更是我培苏侯紫河车未过门的妻子,你要带她走,有没有问过我答不答应?”

  “她……”姜楠的表情僵住了。

  “你是谁,我不管,可是谁想从我身边把带她走,我一定让他生不如死!”

  “我一定会把她带走的,谁也阻止不了我!”姜楠笃定道。

  紫河车冷冷地笑了,“你认为你能带她走吗?她身上的离守未解,她跟在你身边只有死路一条,你想看着她死吗?”

  姜楠被问住了,是啊,苏儿的离守未解,她跟着他只会让离守提前毒发,这是他想要的吗?他能自私的只为一时的快乐而不管苏儿的死活吗?不,他不能!

  他问:“你能救她吗?”

  “没有,但我可以拖延离守毒发的时间。”

  “是吗……”姜楠笑得有些僵。

  紫河车低声道:“我一定会找到解离守的其他办法的!”

  

为皇(十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