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为皇(二十三)

    原本在成年礼上白苏就和赤王殷王闹得不愉快,这会子两个王妃又来求蛊毒的解药,易叹宛第一个就不高兴了。她讥笑:“赤王和殷王这是怎么了?成年礼那完他们不是很得意吗?这会子怎么让两位嫂子来求解药呢?”

  两位王妃的脸白一阵红一阵,两眼窘迫地看着一直在喝茶的白苏。

  白苏抬起头,道:“不是不给两位嫂嫂的面子,只是本王真的没有对两位皇兄下过毒。”

  “可是……”赤王妃欲言又止。

  白苏冷笑起来,刚才的好态度也没有了,“两位皇兄在嫂嫂们面前说了什么不一定就是真的,况且这种事也并非只是药物原因,还与日常爱好有关。两位嫂嫂不妨回去问问府上的下人,两位皇兄平常都去了哪里,又做了什么。”

  两位王妃一呆,白苏虽然没有明说,她们也明白了,这里也没脸呆下去了,好像赶集一样走了。

  两位王妃刚走,姜楠那边的下人便要见白苏,自从白苏那日离开山庄后,姜楠一直躺在床上,浑身酸软无力。虽然也拿到了十香软经散的解药,可是就是不见好转。他成天躺在床上,无所事事,心里早把白苏咒了一千遍了。

  “哦,是吗?既然你们太子拿到了解药,为何还要找本王?莫不是你们太子又想和本王玩游戏?”白苏高傲地看着那人。

  那人一听,后背不由起了一层冷汗,“可是……太子殿下一点好转的迹象也没有,至今躺在床上。”

  白苏眉毛一挑,“那和本王有什么关系?”

  那人说不下去了,只好灰溜溜地回山庄回话了。姜楠听到下人带来的消息,激动的软绵绵地捶着床,想要恶狠狠地骂,却只能有气无力的呻吟,“辕留卿,你不要落在本殿下的手里!”

  要么说姜楠没记性,要么说这人压根就没想和白苏作对,以至于后来白苏去北塞找他时,他也没对白苏怎样,还好吃好喝地款待着。

  后来姜楠是怎么从床上起来的白苏也不知道了,姜楠到底是什么时候离开玉让的,她也不知道。姜楠走的那天,她刚好被辕天齐的人绑到了男馆里,差点死在了里面。

  那会子中秋刚过,节日的气氛还留有尾巴,街上热闹的依然不比平常。辕明萧看到前面一闪而过的卖糖葫芦的,便激动地拉着白苏去追那个卖糖葫芦的。终于把圣都的大街跑了一圈后,辕明萧如愿以偿地迟到了糖葫芦,嘴上挂着满足地笑。

  “六叔,你和七叔吵架了吗?”辕明萧随口问。

  白苏摸了摸他的脑袋,“瞎说什么呢。”

  “圣都的人都这么说的,说六叔你对北塞太子恋恋不舍,七叔就生气了。”

  白苏听完,眉间一紧,满脸黑线,这都是什么跟什么,传的都跟真的一样。不过面对辕明萧这种一根筋的孩子,她该怎么回答?

  这时辕明萧又问:“那六叔,你喜欢北塞太子吗?我觉得七叔比较好。”

  白苏好笑起来,故意问道:“为什么你七叔比较好呢?”

  “母亲说七叔将来是要做皇帝的,所以我觉得七叔好。”

  白苏呆住了,岁玲珑到底是怎么教孩子的,怎么会跟辕明萧说这个?这要是传出去,那还得了。白苏马上道:“萧儿,以后这种话不能随便跟外人说,知道吗?”

  辕明萧明了地点了点头,“六叔,你不说我也知道,会惹来杀身之祸。可是,你不是外人,你是我六叔,所以我才跟你说的。”

  白苏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眼前这个只有六岁的小孩了,这哪是六岁的小孩啊,这分明就是一个小大人,精得很呢。

  “六叔,要是我长大了,一定喜欢你。”

  白苏笑出了声,“你懂什么叫喜欢呀?”

  辕明萧翻了一个白眼,一副大人的模样:“我当然知道了,喜欢就像母亲和父亲一样。”

  白苏这下笑不出来了,愣了。

  辕明萧又道:“六叔,要是我长大了,你也喜欢我,好不好?”

  小孩子的眼睛特别明亮,亮的让人晃眼。白苏嘴角微微翘起,摸了摸他的脑袋,“行,等你 长大了再说。”

  “你可不能骗我。”一个小孩子一脸严肃的样子,看着特别可爱。

  “六叔一定不会骗你。”白苏笑得格外的好看。

  辕明萧满意地笑了。

  刚笑完,两个人都被人从后面砍了一记手刀,昏了过去。等白苏醒来时,已经身处圣都最大的男馆里了,这里没有姑娘,只有小倌。而辕明萧早已不知所踪,白苏一边担心自己,一边担心辕明萧。

  这时门开了,来者是男馆的老鸨,一个大约三十多岁的男子,穿着女装,浓妆艳抹的,颇为艳俗。白苏的眼角不觉抽了抽,原来这就是美大叔啊!

  “哟,你醒了,我还以为你要睡到明早呢!”老鸨的声音有点沙哑,偏偏要嗲声嗲气地讲话,白苏听的耳朵差点过敏。

  “谁指使你们的?”白苏不跟他废话,单刀直入。

  老鸨愣了一下,道:“当然是有人吩咐我们这么做的。”

  “那你可知道我是谁?”

  老鸨掩面发出一阵怪笑,估计他想娇笑,奈何先天不足,后天畸形,就发出了一串奇怪的笑声,“呵呵……我们拿人钱财,与人欢乐,哪管你是谁呀!不过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们南风馆的一份子了,今晚我会给你卖个好价钱的,呵呵……多好的皮肤啊,我都嫉妒了!”说着,色 情地摸了白苏的脸一把。

  白苏厌恶地看了他一眼,“拿开你的脏手,我问你,跟我一起来的小孩子呢?”

  “我哪里知道,他们只送你一个人来了,我可没看到什么小孩子。”老鸨笑眯眯道,眼睛不住地打量白苏,心里不住地赞叹。

  老鸨这么说,说明辕明萧没有跟她一起被卖进来,白苏心安了许多。不过眼前的她着急起来,怎样才能从这里逃走,她现在全身绑的跟个粽子一样,动都动不了。难道她真的要失身于此?想到那个画面,她都感到绝望。

  老鸨见她眼珠子一直再转,便知她的心思了,“我说你也别想跑了,我们南风馆至今为止还没有一个卖进来的小倌能逃得出去呢!”

  白苏冷笑起来,“是吗,那我就做这第一个!”

  老鸨一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的样子,花枝招展地笑了起来,“哈哈哈……那我们就走着瞧,今晚有你好受的!”说完,扭着胯走了。

为皇(二十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