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为皇(二十七)

    两位王爷走后,采花贼才敢抬起头来看那少年。昏暗中他只看到一团血红色的东西缩在墙角边上,了不知是生是死。他呆了一下,马上冲到了牢门边上,小声又紧张地问:“喂,你没事吧?”

  少年听到他的声音,动了一下,却没出生回应。

  不会快死了吧?采花贼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他立即冲外面大叫道:“快来人呐……快来人呐……”

  “嚷什么嚷?”牢头带着两个手下走了过来,不满地瞥了一眼采花贼,视线便移到了白苏身上,不禁叹了口气。谁让他得罪了两位王爷,否则那会落得这么个下场。至于那少年是怎么得罪两位王爷的,他不知道,他只是奉旨行事。

  采花贼在牢里待爬了,牢头的一个眼神都让他感到心惊。这会子便把头缩了回去,不敢再说什么,要说的,牢头都看到了。

  牢头在牢外凝视了白苏一会,便让人把牢门打开了。采花贼这才看到牢头身后两个人手里分别端着白绫和酒壶。他惊呆了,不是说好明天才问斩吗?怎么会……

  “把他按住。”牢头吩咐道。

  跟来的人立即把白苏翻了过来,那一瞬间一股子甜腻的血腥味在牢房里蔓延开来。

  白苏浑身都通,根本不想动,她意识也恍惚了。这会子她又被痛清醒了,张开眼,便对上牢头浑浊的双目,精光乍现,“你们要做什么?”声音虽然微弱,但让人感到一股子强势。

  她的眼神让牢头心虚了一下,可是一个将死的人看,他有什么好怕的?于是道:“王爷让我们来送你一程,免得你再活受罪。”

  没想到他们会来这一出,白苏大脑又开始晕眩,她虚弱地冷笑了一下,“王爷这招借刀杀人真的好厉害。”

  “你什么意思?”牢头紧张起来,开始认真打量这个人。眼前这青年虽然沦为阶下囚,虽然是从南风馆那种风尘地方被抓来的,可是他浑身上下都透露着噬人的傲气和贵气。牢头不免怀疑这个少年的真实身份了。

  “头,你在犹豫什么?”手下见他出神,张口提醒。

  牢头愣了一下,反正是两位王爷吩咐下来的,这个国家除了皇帝、七殿下和渡王爷,也就没有人的权位高过这两位王爷了,就算这个少年的身份再不一般,可不可能大的过这两位王爷。今天死在他手里,也算这个少年倒霉。

  牢头打定了主意,便问白苏:“怎么死,你自己挑一种吧。”

  白苏瞥了一眼白绫和毒酒,便道:“毒酒。”

  牢头拿起酒壶,倒了一杯,道:“这是鹤顶红,死的比较轻松。”

  “是吗?”白苏不可置否地瞥了一眼满满的酒杯。

  “你也不要怨我们,一切都是两位王爷的意思。”牢头示意手下将她按紧,然后把鹤顶红灌进了她嘴里,

  鹤顶红从白苏的嘴角流了出来,她微微笑了一下。突然腹部剧烈地痛起来,她忍不住痉挛,血顺着唇角流了出来。

  牢头微微皱起了眉,真是造孽啊。

  哐的一声,牢门被踹开了,牢头和他的手下还没看清是谁,就被人丢出了牢房。

  “六哥……”辕天玉恐惧地抱起白苏,胡乱地摸出珍珠莲子就往白苏嘴里塞,一直塞到白苏不再吐血为止。

  白苏从未见过辕天玉这么害怕过,那么慌张地抱着她,好像她真的快要死了一样。在看到辕天玉冲进来的那一瞬,她莫名地有种想哭的冲动,还有一种说不出的心安。

  “六哥……”辕天玉不管摸到哪里都是湿腻腻的血,那寒森森的面容下不知是怎样万马奔腾的咆哮。

  “你们……”牢头捂着胸口站起来,愤怒不已。可话还没讲完,一条鞭子就勒住了她的脖子,鞭子的那头正是一身红的妖艳的易叹宛。

  易叹宛恨道:“你们好大的胆子,竟敢谋害渡王爷!看本小姐怎么收拾你们!”

  渡王爷……

  牢头及其手下、采花贼都万分震惊地看向浑身是血的白苏,说不出话来了。

  辕天玉看也不看那边,只是把外袍脱下来,小心翼翼地把白苏裹好,抱了起来,“六哥,没事了……”

  白苏怔怔地看着他紧绷绷的脸,意识渐渐模糊起来,“天玉……”

  “没事了……”声音很轻,好像害怕碰碎什么易碎品一样。

  还没踏出牢房,就传来一阵阵痛不欲生的嚎叫声。采花贼看了一眼那边,心都快停止跳动了。那是女孩子吗?那分明就是女修罗。红衣女子的鞭子挥过去,牢头三人的双腿就四下分散,血肉模糊,断腿处血如泉水一样喷涌而出,壮观而血腥。

  易叹宛恶毒地看着地上抱腿嚎叫的三人,嘴角冷冷地上翘,“真是便宜了你们!”说完,又是一鞭下去,三人连嚎叫的力气都没有了,大脑一片空白。

  完了,这辈子完了。

  采花贼看的不敢再看,捂住胸口把面转了过去。

  辕天玉瞥了一眼那边,便如一阵风般不见了踪影。现在他只想快点见到紫河车,不管他有多么讨厌紫河车,可是这回他恨不得马上见到紫河车。

  易叹宛看了一眼手里的鞭子,冷哼了一声,不见了踪影。

  今天该见到的场面都见过了,该有的轰轰烈烈也轰轰烈烈了,该爱的也爱了,采花贼忽然觉得也不枉此生了。牢头三人也是自找的,好好的当什么王爷的犬牙,也不把人查清楚就胡乱毒死,这下好了,啥都没有了,连命都保不住了。

  “呃……”床上的人一直在吐血,好像要把身上的血全部吐光一样,任凭辕天玉给她喂多少颗珍珠莲子都没有用,血把整个枕头都浸湿了,看着触目惊心。

  “六哥……”辕天玉感觉自己都快要死了,眼睛红得厉害,“六哥……”

  可是白苏听不见他的声音,一直闭着眼睛,痛苦地皱着眉头。

  “人呢?”紫河车风风火火地冲了进来,一把拉开床边的辕天玉,便给白苏诊脉,脸色很快就难看起来,转头冲辕天玉他们低吼道:“你们都出去,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不得进来!”

  辕天玉一句话也没说,就出去了。

  易叹宛等人也跟着出去了,并关上了门。

  

为皇(二十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