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为皇(二十九)

    外面的雪静静地下着,白苏的心却不能那么安静,她脸色苍白起来,随即满眼愤怒,起身便要走。不料,紫河车一把把她拉了回来,“小苏,难道你想辕天玉那么做吗?”

  白苏身形一顿,僵在了那里。如果是辕天玉,那她只有死路一条。慢慢回身,咬着唇看着紫河车,眼里满是泪水,却不让泪水掉下来。

  紫河车心疼了,他伸手遮住她的双眸,轻声道:“小苏,别哭。”

  过了一会,他把手移开,白苏的双眸像被水洗过了一样,湿润润的。他很认真地看着白苏,满眼深情,伸手抚摸上白苏的脸庞,“小苏,明年荷花开的时候,我们就回朝颜去,我娶你。”

  白苏看着他无限温柔的双眸,点了点头,“好。”

  黄昏时,白苏踏进烈山府才想起今天冤枉了辕天玉,不禁皱起了眉。她在想要不要跟他道歉时,已经走进了房间,辕天玉却不在。白苏脱下斗篷,在屋里喝了一会茶,外面的雪却下大了。

  她想起了紫河车在梵宫楼上说的话,“下雪了。”冬天已经来了很久了,她都不知道,那些日子她一直躺在床上养病,对外面的事一概不知。

  正在出神之际,一个身影走进了她的视线,白苏愣了一下。那人看了她一眼,原本深沉的双眸愈加深沉起来,“冷不冷?”

  “还好。”

  那人却已经把斗篷披到了她身上,并坐到了她身边。

  白苏一直看着他,他却垂着眉不看她,只是喝茶。白苏渐渐把视线拉低,淡淡道:“我今天见到紫河车,他没事……对不起……”

  “嗯。”辕天玉连眼睛都不抬一下。

  白苏略微皱了一下眉,便道:“我乏了。”

  辕天玉没说什么,拿起桌上的书看起来。白苏躺在床上盯着他看了许久,最后连眼睛都看累了,便转过身去睡了。

  他是生气了吧!

  待床上传来均匀的呼吸,辕天玉放下了书,走到了床边,在白苏身边躺了下来。他总觉得这样不够,想起白天紫河车和她在一起的情形,他总觉得自己比紫河车少了点什么,他要拿回来。于是孩子气地把白苏轻轻地翻了过来,伸手在白苏的脸上抚摸,指尖下滑直到领口才停下来,眼神越发的阴沉,“六哥……”

  脑子里乱了,不知道紫河车在给六哥换衣服的时候做过什么,看到了什么?

  心不甘起来,闷闷的,难受。

  半夜,白苏睡得好好的,却被一支手摇醒。睁开惺忪的眼,就对上辕天玉的双眸,已经习以为常了,“做什么了?”

  “吃宵夜。”

  白苏傻了,都几点了还吃宵夜。可是没办法,迫于辕天玉的强势,她只好披着斗篷爬起来吃宵夜。她倒是奇怪,辕天玉怎么想着吃宵夜了。

  宵夜很简单,就是银耳莲子羹,白苏爱吃的。

  “吃宵夜做什么?”白苏喃喃道。

  “我饿了。”辕天玉回答道。

  白苏都诧异,睡觉前他理都不理她,现在怎么有心情叫她起来吃宵夜。她不解地看着他优雅地吃着银耳莲子羹,微微皱起了眉。

  辕天玉道:“你不喜欢?”

  “没有。”白苏淡淡地答了一下,低头开始吃。

  “你喜欢紫河车?”

  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她诧异地看着辕天玉,为什么又讲这个?她道:“没有,只是朋友。”

  “不,你喜欢他。”辕天玉十分笃定地说。

  白苏皱了皱眉,辕天玉又在发什么神经,“那又怎么样?”

  辕天玉愣了,心里有什么地方狠狠地被针来来回回地戳着,很痛。他看了白苏许久,白苏只是慢悠悠地吃着汤羹,好像没事人一样。他不禁捏紧了汤匙,“我不许。”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我不许就是不许!”

  “不吃了!”白苏受气地瞪了他一眼,便躺回了床上,胸口居然痛了起来。

  年关期间,圣都的雪停了,难得的好天气,易叹宛便拉着白苏去街上玩了,辕明萧也屁颠屁颠地跟上去了。易叹宛很想带白苏去尚书府看了了,现在了了早已不是当初的那只可怜的小兔子了,它现在可以和庞然大物相媲美了。倒是辕明萧有事没事就去尚书府看了了,每次都要抓下一撮毛来才高兴,弄得易叹宛心疼的要死,可又不能拿这个小王爷怎么样,只能忍。

  用辕明萧的话说,对付讨厌的人的办法就是伤害他心爱的东西,易叹宛心爱的东西不多,七叔和六叔他是不会去伤害的,所以只能伤害了了。另外决不能让讨厌的人和自己喜欢的人呆在一起,所以每次易叹宛和白苏出门,他都要跟着。

  辕明萧的这点小心思易叹宛不知道,要是知道了,肯定要气死。她怎么会想到辕明萧抓了了的皮毛竟然是为了报复她,怎么会想到辕明萧跟着他们逛街也是故意看着她的。

  “六叔,我要吃糖葫芦。”辕明萧在易叹宛要拉着白苏去看首饰时,故意嚷道。

  白苏温柔地笑了,“好,你要吃几串?”

  “我要吃三串。”辕明萧天真道。

  白苏笑了笑,帮他买了三串糖葫芦。天知道,在辕明萧长大后,最害怕的食物就是糖葫芦。

  一旁的易叹宛讨厌地皱了皱眉,然后又笑了。她道:“渡王爷,爹说我年纪不小了,明年要为我找一门亲事。”

  白苏还来不及惊讶,辕明萧就开口嚷道:“那不是更好,又多了一个人陪我玩了。”

  易叹宛无奈地笑了笑,“不知道爹会把我嫁给谁……爹和爷爷一直在拉拢人心,我怕……我会变成他们的交易品……”

  白苏愣了一下,直直地看着她,没说话。

  辕明萧也皱起了眉,虽然讨厌这个女人,可是至少这个女人经常陪他玩,她对六叔和七叔还不错,要是她不幸福,六叔和七叔都不会开心的吧。他扔掉竹签,道:“你去求皇爷爷,皇爷爷一定能帮你。”

  易叹宛摇了摇头,“这件事要是由皇上插手,我只能远嫁他国去和亲了。”

  “怎么会?”白苏诧异道。

  “渡王爷你一走就是五年,你一定不知道当初的大公主是怎么嫁到北塞的。”

  “……”白苏无比震惊。

  “当年大公主和那个人的事闹得满城风雨,最后皇上竟然狠心地把大公主嫁到北塞和亲去了。”想起那年春天发生的事,易叹宛就觉得心寒。大公主喜欢上的那个人是多么的优秀,她有幸见过一次,那是一个很潇洒的人。可偏偏就那样被毁了,大公主远嫁他国后,他也不知所踪。

  “那个人……现在在哪?”白苏忍不住问。

  

为皇(二十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