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为皇(二十六)

    这边白苏很平静地等待着问斩,她相信在她问斩之前,辕天玉一定能赶到的。而烈山府那边已经忙得人仰马翻了,辕天玉的怒气不是谁都能承受的。正午时分,辕天齐正和辕天壁一起在殷王府里喝茶,好不惬意。不一会,赤王府的下人便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中途还差点被自己的脚绊倒,“王爷,不好了,不好了……”

  “怎么了?”辕天齐放下杯子,站了起来。

  “王府走水了,王妃还困在王府里,出不来。”

  辕天齐有点喘不过起来,拔腿就往会跑,满脸都是惊慌和恐惧。辕天壁也惊呆了,跟着往那边去了。

  “三哥,没事的,三嫂一定会没事的!”

  没几步就看到了赤王府那边的浓烟直冲云霄,火舌恶毒正吞噬者赤王府和赤王府周围的一切。整个赤王府都在大火的包围圈中,整个圣都的人都能看到那场大火,壮观的不得了。

  “王爷……王爷……王妃……她……”逃出来的下人见到辕天齐,都忍不住跪下来嚎嚎大哭,“王妃……王妃没救出来……”

  一瞬间,辕天齐的大脑里什么都没有了,他惊恐地瞪着眼盯着那场大火,眼睛红得可怕,好像有什么快要从眼里流出来。

  “三哥……”辕天壁眼眶也红了。

  “洛儿……洛儿……”辕天齐突然发疯了一样大叫,要往大火里冲。辕天壁和侍卫立即死死地懒腰抱住他,不要他往大火那边去。

  “三哥……你冷静点……火太大了,你这样去只是去白白送死!”辕天壁大声地吼道。

  “洛儿……”湿红的眼里只有熊熊大火。

  赤王府的这场大火足足烧了四个时辰,到了下午才完全熄灭。整个赤王府被烧得面目全非,只剩一堆黑炭。辕天齐发了疯一样在废墟里找歌洛儿的尸骨,辕天壁和下人怎么也劝不住。可是大火那么大,那里还要歌洛儿的尸骨,连灰都烧光了。

  “洛儿……”辕天齐最终绝望地坐在废墟里,一脸的绝望和疲惫。

  “三哥……节哀顺变。”辕天壁也不知怎么安慰他,犹豫了半天才说出这么一句话。

  “我为什么以前总是对她那么不好……我以前为什么总是骂她,我以前为什么总是给她脸色看……我……”想起那些过往,辕天齐的泪水掉了下来,“她竟然什么都没有留下……什么都没有……”终于忍不住掩面嚎嚎大哭起来。

  “三……”辕天壁哽咽着说不出话来,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傍晚,太监从宫里带来了辕南季的话,大概的意思是叫辕天齐不要伤心,等王府重建好了后,会再给他选一位贤淑的王妃。

  辕天齐泪眼冷冷地瞥了一眼那太监,便不想再理会了。辕天壁赶忙替他谢恩。辕天齐的态度让那太监颇为不满,他也不愿多留,就回去复旨了。

  太监刚一走,辕天齐就含泪冷笑起来,“父皇真是好贴心,好心疼我啊!”

  “三哥,父皇也为你难过。”

  辕天齐不敢苟同,满眼恨意,“我一定要他们也尝尝这种滋味!”

  虽然他没说出来,辕天壁也知道是谁。他不由皱起了眉,心里有些不安。

  两天了,白苏滴水未进,之前又吐了一血,现在整个人都是昏昏沉沉的,浑身无力。

  “哟,六弟,你这是怎么了?”牢房的门开了,头顶上传来辕天齐的讥笑声,“你怎么落到这个地方来了,这可是圣都关押犯人的地方啊!”

  白苏努力睁开眼。冷笑道:“我就知道是你们做的好事。”

  “呵呵……”辕天齐冷笑了两声,便沉下了脸,“本来还打算留你一命的,不过现在看来不用了,一命抵一命,我们也算扯平了。”

  一命抵一命?白苏有些不解,“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辕天齐一下子火了,一把拎起白苏的衣领,仇恨道:“要不是因为你,我赤王府怎么会起火?要不是因为你,洛儿怎么会……怎么会死?要不是因为你,我怎么会落得这么狼狈?哼,一命抵一命算是便宜你了!我现在恨不能马上把你碎尸万段!”说完,泄愤般的把白苏丢回墙角。

  白苏被撞的头晕眼花,半天才缓过来。她冷冷地笑了:“那是你自找的!”

  “你说什么?”辕天齐气的眼珠都快瞪出来了,“我是自找的,可是这跟洛儿有什么关系?她是无辜的!”

  白苏感到一阵好笑,“她是无辜的?难道我不是无辜的吗?”

  “你哪里无辜了?你要是无辜了,这全天下就没有杀人犯了!”辕天壁忍不住冷笑道。

  “是吗?”白苏不想再理他们,把眼睛闭上了。

  辕天齐看到她这副高傲的样子就一肚子鬼火,“辕天玉那么在乎你这个六哥,你要是出了什么事,真不知道他会怎么样。”

  白苏睁开了眼,心有些慌。

  辕天齐不怀好意地冷笑起来,“你不是以色事他人吗?辕天玉真是艳福不浅,我们真是羡艳不已。既然你也要死了,不如……”

  白苏万分震惊,他尽然有这个念头。她扬眉冷道:“你难道还想尝尝蛊毒的滋味吗?”

  辕天齐和辕天壁一听这话,立即像避瘟神一样后退了数步,脸色十分惊恐。

  白苏冷冷地笑了一下,全是鄙夷。

  辕天齐皱着眉盯了她好一会,笑了起来,“我既然不能碰你,但我总能在你身上为洛儿讨回点什么。”说着让监狱司拿来了占了盐水的皮鞭,他瞅了一眼皮鞭,又瞅了一下白苏,嘴角微微斜翘,便扬起了鞭子,凶狠地朝白苏抽过去。

  采花贼自从鞭子响起后,便不敢看对面了,也不敢听。他把耳朵堵了起来,那个少年凄厉的声音让他打从心底害怕。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停下来,也不知道那个少年死了没有,应该还没死吧?

  辕天齐发了疯一样地抽打白苏,眼睛都红了。直到辕天壁发觉白苏不动了,过去按住他杨鞭子的手,他才停下来。

  “三哥,他快不行了!”

  辕天齐看了墙角那一团血红血红的一团,依然没觉得解气,“就这样让他死了,真是便宜他了,哼!”

  “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走吧。”辕天壁把他手里的鞭子扔到地上,把他劝走了。

  临走时,辕天壁回看了一眼那团血红,微微走了一下眉,他突然有点可怜辕留卿了。

  

为皇(二十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