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为皇(三十二)

    叶弃以为自己快死了,可这会子突然听到渡王爷要他,不由地睁开了眼,面前站着两个人,一个穿着红色斗篷衣的傲慢少女,一个穿着白色斗篷衣的清秀少年,这两个人他都见过。心里微微诧异,渡王爷要他做什么?

  白苏看到那人的脸后,万分震惊,“是你?”叶弃居然是那次关在她对面的采花贼。

  易叹宛不解:“你见过他?”

  “嗯。上次在京兆尹那里,他就在我对门。”白苏微微皱起了眉。

  “那……这个人你还要带走吗?”易叹宛问。

  “要。”

  叶弃被放下来时,熬了那么久终于忍不住昏了过去。在昏过去时,他脑里浮现一个念头:渡王爷难道因为上次那件事,要杀人灭口,或者更加变相地折磨他?

  提走叶弃后,白苏暂时把他放在紫河车的梵宫楼里,让紫河车给他医治。当时紫河车看了一眼叶弃,惊叹道:“伤成这样居然还活着,真是不一般。”

  白苏抱住胳膊,瞅了一下叶弃,对紫河车道:“这个人就先交给你了,别让他出事。”

  紫河车学着白苏的样子抱起了胳膊,一脸戏谑地看着她,“你怎么谢我?”

  白苏跳了一下眉毛。

  易叹宛立即道:“谢什么谢,这种小事还用得着谢吗?”

  紫河车呵呵地笑了,“影楼可不做赔本生意,小渡啊,虽然我与你关系不同常人,但这账还是要算清楚的。”

  白苏瞪了他一下,拉起易叹宛的胳膊便要走,“宛儿,我们走。”

  紫河车轻笑了一声,伸手把白苏拽了回来,一手环住她的腰,一手抬起她的下巴,便吻了下来,“付账。”动作娴熟的惊人,一气呵成。

  白苏睁大了眼,紫河车居然胆大的在易叹宛面前亲她,要是易叹宛去跟辕天玉讲,他就危险了!于是白苏挣扎起来。

  易叹宛先是一怔,然后脸色苍白起来,眼里渐渐有了恨意,“紫河车,你放开渡王爷!”

  紫河车死死地搂着白苏,冲易叹宛露出迷死人的笑容,“我不放那又怎样?小渡迟早是我的人。”

  “紫河车!”白苏火大的吼起来,“你玩够了没有。”

  “我可不是和你玩的,我是认真的。”含笑的双眸里隐隐约约藏着一丝忧伤。

  易叹宛咬牙切齿地瞪着紫河车,她是打不过紫河车的,要是能打过,她早就亮出鞭子了。紫河车满足地笑了,低头亲了一下白苏的额头,这才放开白苏,“我会好好照顾叶弃的,你放心。”

  白苏横了他一眼,冷着脸带着易叹宛走了。

  “渡王爷……你和培苏侯……”易叹宛期期艾艾地看着白苏。

  “不是你想的那样。”

  “可是……渡王爷……”易叹宛要说什么又收了回来,明明多次被那个人轻薄,却还可以和那个人嬉笑打闹,从来没有隔夜仇。真的不是她想象的那样吗?那为何七殿下就不可以呢?为什么她就不可以呢?

  易叹宛望着白苏的秀气的侧脸,不禁出神了,眼眶微微泛红,“渡王爷,我明年开春就要嫁人了……”

  白苏停了下来,诧异地看着她,没说话。

  易叹宛看着白苏的双眸,“我却不知道自己要嫁给谁,我以为爷爷是最疼我的……可是他却要把我随便嫁给一个我不认识的人……我连说不的权利都没有……”说着,突然扑到白苏怀里大声哭了起来。

  白苏僵在那里,一动不动,不知道怎么安慰她。

  哭够了后,易叹宛抬起头来泪眼朦胧地看着白苏,乞求道:“渡王爷,你去尚书府提亲好不好?”

  白苏万分震惊地看着她,嘴唇莫名地干燥起来,讲不出话来。

  “渡王爷,你不喜欢我都不要紧,只要你去提亲,爷爷和爹一定会同意的,我不想嫁给一个我不认识的人,你去提亲好不好?”易叹宛一边簌簌地流泪,一边殷求。

  白苏神色不定地看着她,许久之后她才开口,艰难道:“宛儿……我……”

  “渡王爷,你答应我,还不好?你不要拒绝我!”易叹宛害怕白苏说出令他绝望的话。

  这时雪下得正紧,白苏的肩上都积了一层薄薄的雪。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易叹宛,这个女孩从未哭过,那么坚强傲慢的一个人,哭起来居然是那么的脆弱,让她不忍心伤害。

  突然,一股力从身侧而来,白苏还没反应过来,易叹宛就被那股力掀到了三米开外直吐血。白苏惊呆了,她扭头便看到辕天玉满脸怒气地站在那里,令她感到害怕。

  “主上……”易叹宛捂着胸口痛苦且恐惧地看着那边笔挺而立的辕天玉,嘴角上的鲜血红的刺目。

  白苏赶紧过去扶起易叹宛,愤怒地看着辕天玉,吼道:“你在做什么?你疯了是不是?”

  辕天玉面无表情地看着白苏,眼里似乎有什么掠过。身影一闪,白苏便被他搂紧了怀里。

  “辕天玉……”白苏忍不住害怕起来。

  “渡王爷……”易叹宛一颗心一直在跳,快要跳到嗓子眼了。

  辕天玉无情地看着满脸恐惧的易叹宛,在有些发抖的白苏耳边低声道:“六哥,以后离宛儿远点……她是我未来的王妃……”

  说完,也不看白苏的反应,就放开了她,托起满眼绝望的易叹宛就走了。

  大脑里一片空白,白苏站在那里怎么也想不起来辕天玉刚才跟她讲了什么。过了许久,月七出现在她面前,担忧地看着她,“主子,你没事吧……”

  “我没事……”白苏虚弱地说完,就无力地软到了地上。

  “主子……主子……”月七吓得脸都白了,连忙把她扶起来。

  白苏无力地笑了一下,“月七,我可能活不过明年荷花开放的时候了……”

  “主子……”月七的心跳忽然慢了几拍,然后狂跳起来,快喘不过起来。

  第二天,七殿下要娶尚书府的千金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京城,街头巷尾都在传这件事,好像怕有人不知道一样。老百姓都说,烈山府和尚书府联姻那是注定的,原本尚书府的千金就在为烈山府做事,他们要是不联姻,那才奇怪。又有人说七殿下娶尚书府的千金是为了皇位,虽然暗宫已经控制了大半个玉让,但是还有小部分在尚书和丞相那里,这两个集权人物联姻仅仅政治联姻,根本没有任何感情色彩。

  圣都的人很期待这次联姻的结果。

  “小苏,辕天玉要娶易叹宛那个臭丫头了。”紫河车担忧地看着白苏。

  白苏笑了笑,“关我什么事。”

  “我还以为你会在意呢。”

  白苏盯着碗底的茶叶,眼里好像有什么要碎了。她喃喃道:“师叔,我想回去了。”

  

为皇(三十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