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为皇(三十四)

  辕天玉和易叹宛的亲事是板上钉钉的事,那将是继新年后,玉让皇室最热闹的事,是被全国所期待的,谁也不能阻止。

白苏自那次看到脆弱的易叹宛后,就忍不住想,如果那天她没有遇到易叹宛,会不会就不会造成今天这样的后果?那天在大雪里,她确实难过了。

在大家都为易叹宛和辕天玉的婚事忙碌的时候,人们也没忘记被传得沸沸扬扬的关于渡王爷和辕天玉暧昧关系的流言,很多人在这个时候都在看渡王爷的反应,如果外界传得是真的,那么渡王爷对暗主娶尚书的千金会有什么举动,会不会阻止这场婚礼呢?

辕南季看了一眼下面的白苏,又把目光放到了奏折上,道:“还有半个月,就是你七弟的成亲的日子了,你作为兄长若再继续住在烈山府,只怕外人会有所指点。为了避免这种事发生,父皇已经在城南给你修建了王府,你回去收拾一下就搬进去吧。”

白苏躬了一下身,淡淡道:“儿臣明白了,儿臣回去后立即搬到王府。”

辕南季点了点头,“你明白就好,还有,”目光从奏折上移开,定定地看着她,“父皇知道你与天玉手足情深,平日里交往亲密了些,这是好事,可是难免落人口实,遭人闲话,父皇希望你以后注意些。”

这是要彻底丢弃她这颗棋子了吗?白苏不着痕迹地皱了一下眉,道:“儿臣谨遵父皇教诲。”

辕南季点了一下头,目光沉沉的,“没什么事了,你回去吧,记得父皇说的。”

“是,儿臣告退。”白苏立即转身往外走。

刚一出门,就被大雪扑了满面,令她真不开眼。白苏在侧身看了一下身后的御书房,有些冷意。

“王爷这是要回烈山府了吗?”御书房的首席太监躬身问道。

“嗯。”

“这雪下得正紧,路面都被雪封了,不好走,您等雪停了,再走吧。”

白苏看了眼天色,又看了看被大雪覆盖的路面,脑里响起辕南季刚才说的话,便摇了摇头,“不了,本王还有要紧事,等不了。”

首席太监劝不了白苏,只得道:“那王爷要当心脚下。”

白苏冲他淡淡地笑了,便接过首席太监递过来的伞,迎风艰难而去。

首席太监望着被风雪渐渐淹没的身影,无奈地叹了口气。

白苏走到西门时,已经一瘸一拐的了。马车里的十容跳开车帘,就大惊失色,连忙把她扶上车,“主子这是怎么了?”

白苏淡淡道:“刚才不小心扭到了,没什么大碍。”

十容想要说什么,白苏马上打断她,“待会回去后,你把东西收拾一下,我们搬到王府去住。”

“王府?”

“渡亲王府。”

白苏的东西不多,一车就给拉走了。她搬走的那会,辕天玉在尚书府还没回来,白苏也就没和他打招呼了,只是和管家说了声。管家显得很为难,白苏立即说这是皇上的旨意,管家也就没说什么了,立即派人到尚书府告诉辕天玉。

辕天玉急冲冲地赶回来,连衣裳的雪也没抖一下,又急匆匆地去了渡亲王府。

“为什么要搬出来?”辕天玉一下子出现在白苏面前。

“这是父皇的意思。”

“真的是父皇的意思,不是你去向父皇请愿的?”

白苏不耐烦地皱起了眉,“你若不信,自己去问父皇。”

辕天玉脸愈发的阴沉,很好,什么时候父皇也来管烈山府里的事了?以前辕南季管天管地他都可以不在乎,可是现在居然管到暗宫的头上来了,他就不得不出面了。

“现在,马上回去。”他一字一句道。

白苏皱起了眉,“你想抗旨?”

“哼!”辕天玉甩袖而去。

辕天玉走后没多久,紫河车就堂而皇之地住进来了,美其名曰保护渡王爷。白苏笑着向他伸出一只手来:“拿来。”

紫河车先是不解,而后哀嚎以来,“你居然要收房租?你居然要收房租?”说完,瞥了一眼白苏得意的笑脸,伸手把她拉到了自己的身上,笑嘻嘻地抱着她,“行,你要是收房租,我今晚就和你睡一张床。”

白苏也不怕,从他怀里挣脱出来,笑道:“行啊,那你就来呀。”

“这可是你说的,可别反悔。”

白苏不以为意地点了点头,“我说的,我不反悔。”然后,转身回房了。

紫河车高兴想要大叫,马上爬起来,跟了进去。

辕天玉一把把手里的书砸向了房门,本来心情就因为白苏不在而烦躁,现在念一过来说紫河车进了白苏的房后就再也没出来,马上就怒火中烧。

“紫河车当真进了渡王爷的卧房?”

“是。”念一小心翼翼道。

“一直没出来?”

“是。”念一有些害怕了。

辕天玉先是怒,而后冷笑起来,“西岳是真不想安宁了。”说完,就出去了。

“小渡,你莫不是要在床上撒蛊毒?”紫河车笑眯眯地看着白苏乖乖地躺到被子里,一点也不在意他在这里。

“你怕了?”白苏轻笑起来。

“我怎么会怕?”紫河车快速凑到床边,自上而下地看着她,两人的脸贴的很近,呼吸着对方的呼吸。他眼神不禁暗了下来,十分深邃。

白苏不怕死笑对着他,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紫河车嘴角一勾,双唇就落在了白苏的唇上,然后是眼睛、耳朵、脖子,锁骨。意外的是已经这么危险了,白苏竟然没有拒绝。紫河车感到十分诧异,停了下来,神色不定地看着她:“为什么?”

白苏大刺刺地笑了,“你知不知道老头最厉害的毒是什么?”

紫河车呆了一下,然后笑了,“离守,原来你是故意的。”

“呵呵……那就把房租交了吧。”

“想得倒美。”紫河车厚脸皮地把脸埋进了她脖间,“你真是小瞧了离守了,若是双方都不是自愿的,离守是不会过渡到另一个人身上的,这些,老头难道没告诉你吗?否则,你怎么会出生?”低低地笑了后,开始深吻白苏。

白苏惊呆了,立即挣扎起来,“紫河车,你给我……”

“晚了。”

白苏和紫河车在床上拉扯起来,谁也不让谁,白苏一直红着眼瞪紫河车,而紫河车一直是笑眯眯的,一副小人的样子。

突然,砰地一声,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踹毁,白苏和紫河车还没反应过来,一记掌风就向紫河车劈来,紫河车立即伸出手,与那人对掌。瞬间后,两人就被内力弹开了,紫河车轻微受了内伤,而原本还在床上的白苏这会已被那人带离床边。

“天玉!”白苏看清搂住她的人,大吃一惊。

紫河车也吃了一惊,随即他笑了起来,“暗主怎么来了?真是有失远迎啊!”

“谁允许你进来的?”辕天玉死死地瞪着紫河车。

紫河车看了一眼白苏,笑眯眯道:“这是小渡的王府,自然是小渡允许我进来的。”

紫河车刚说完,白苏就感到腰上一阵痛,搂着她的手居然用了狠劲,她不禁抬头去看辕天玉。

“你们刚才在做什么?”

紫河车故意理了理凌乱的外衣,道:“暗主在外面看了很久了吧,自然知道我们刚才在做什么?”

白苏皱起了眉,大声道:“我们刚才什么也没做。”

“那他一个西岳侯爷在你床上做什么?难不成你要叛国通敌?”手上的力道更大。

“你放开我!”白苏大叫,并挣扎起来。

“回答我的问题。”

“我没什么好回答的。”白苏气道。

“那我就杀了他。”

“随你。”

紫河车只是笑,什么也没说,这会子他开口了,“暗主,渡王爷又不是女人,她是堂堂王爷,他和本王有什么,也和你没关系吧?难不成你想这样控制她一辈子?”

辕天玉挑眉愣看着他,不屑一顾道:“那又有何不可?”

白苏惊讶万分地看着辕天玉,脸色有些苍白。

辕天玉继续道:“本座能给他任何他想要的。”

紫河车大声笑出了声,而后神色一冷,“那你能给她江山和皇位吗?”

辕天玉诧异了一下,皱起了眉,深深地看向白苏,“你想要江山和皇位?”

白苏冷道:“我对那些东西不感兴趣。”

紫河车又笑起来,“辕天玉,渡王爷她是一个王爷,虽然自小就被剥夺了争夺皇位的权利,可是不代表她不想要,你能给她玉让的皇位和江山吗?就算你能,可是你给了之后,你还能控制她吗?你不能,所以你不能给她,但是我可以给她西岳的江山和皇位。”

辕天玉心里掀起万丈狂澜,慢慢地松开了白苏。白苏立即给紫河车使眼色,“你还不快走!”

紫河车冲白苏眨了眨眼,便趁辕天玉失神之极,纵身而去。

为皇(三十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