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为皇(三十五)

  辕天玉见紫河车跑了,脸色更加阴沉,盯着白苏大声道:“念一,追。”

“是。”外面传来念一离去的声音。

白苏看着辕天玉,有些忐忑,下意识地往后挪了一步。岂料,辕天玉瞬间来到她跟前,捏起她的下巴,强迫她看着他的双眸,眼里除了愤怒,还有白苏看不懂的深邃。

看着白苏略显害怕的双眸,辕天玉真想大声地说能不能不要再和除他以外的人暧昧不清,能不能眼里只有他一个人,能不能不要怕他。可是他无法说出来。

“辕留卿。”呼出她的名字,有些无可奈何。

白苏惊异,这是他第一次叫她的名字,以前都只喊她六哥的,为什么那么无可奈何?

“难道你真的没有心吗?”说完,辕天玉松开了手,却把她抱紧。

除了诧异,还有不解,他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心角微微刺痛,她大惊,一把把他推开,冷问:“你怎么知道紫河车在这里?”

被推开了!为什么?辕天玉眯起眼看着她,满眼都是危险,“为什么他可以,我就不可以?”

“你先回答我你怎么会知道紫河车在这里?你在监视我?”

“紫河车在你心里就那么重要吗?你和他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他会在你的床上?为什么他会对你……为什么你要袒护他?”辕天玉不是一天两天想杀紫河车了。

白苏先是一愣,而后把视线撇开了,“我要休息了,你出去。”

刚说完,白苏身后的花瓶全被辕天玉用内力震碎了,她一下子睁大了眼,脸色有些苍白,气道:“以后我的事用不着你管,你只要管好你的未婚妻就够了。”

“你对易叹宛还念念不忘?辕留卿,你一边和紫河车亲亲我我,一边又挂念着我的未婚妻,你真是多情!你放心好了,我的未婚妻我自然好好对待,用不着六哥提醒!”咬牙说完,辕天玉就绝尘而去。

他刚一走,白苏就把身体没进了被子里,用枕头盖住了脸。

辕天玉离开后没有回烈山府,去了尚书府。易叹宛还没来得急穿好外衣,就被辕天玉揪着衣领从床上拖了下来,“本座问你,你跟他到底说了什么?”

易叹宛惊恐地瞪着辕天玉,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大脑里一片空白。

“说话,你到底跟他说了什么?”

“谁?”颤抖的声音里带着哭音。

“袁留卿!”辕天玉大吼道。

易叹宛瞬间瞪大了眼,眼里的恐惧更深,泪水都快流下来了,“……我什么都没说,我什么都没说……”

“哼……”把她丢到了地上,然后大步离去。

门口的易尚书和丞相无比震惊地看着辕天玉走出来,什么也说不出来。

“看好她,不要让她见到渡王爷。”辕天玉冷声道。

“是……”易丞相惊恐不已。

这时,念一来了,他道:“回主上,没追上。”

辕天玉也不生气,只是死死地盯着一处,狠道:“以后若是见到紫河车,格杀勿论!”

念一惊异,忙问:“主上要对紫河车下诛杀令?”

“正是,就算他逃到天涯海角,本座也不会放过他!哼!”甩袖而去。

念一呆了一下,才对那个快速离去的身影低声道:“属下遵命。”

回身,便看到两眼无神、一直流泪的易叹宛被易尚书一边安抚,一边扶到床上。念一深深皱起了眉,有些苦涩。

或许,小时候的相遇就是一个错误,青梅竹马也是一个假象。

辕天玉和易叹婉成亲的这天是个大晴天,太阳晒得人暖洋洋的,烈山府迎来了有史以来最热闹的一天。辕天玉穿着一身黑边的红袍不冷不热地在院子里招待来宾。白苏和辕明萧进来时,辕天玉只是看了一眼,并没有过来迎接。身后的辕天齐和辕天壁不禁冷笑起来,故意道:“自古英雄爱美人,我们七弟也不例外啊。”

白苏眼神暗了几分,目光落到辕天玉的身上,锁眉。

辕明萧拉着白苏来到辕天玉面前,恭恭敬敬地道了声喜。辕天玉淡淡地看了白苏一眼,然后对辕明萧点了一下头,便吩咐下人好好招待他们。

“六叔,你不高兴?”辕明萧问。

“没有。”

“你不喜欢七叔娶宛儿姑姑?”

“怎么会呢?”白苏微微地笑了。

“六叔,我还以为宛儿姑姑会和你在一起,宛儿姑姑其实是想和你在一起的吧?当初你为什么不去皇爷爷面前请婚呢?”

“你还小,大人的事你不懂。”白苏温柔地笑道。

“是啊,萧儿是不懂,可是我们七弟的心思你又懂吗?”辕天齐笑道。

白苏心里烦躁起来,起身便要走。辕明萧马上拉住她,“六叔,你要去哪?你难道不看新娘子了吗?”

辕天壁呵呵地笑了,“你六叔心里不痛快,你让他去透透气。”

白苏瞪了辕天壁一眼,就抹开辕明萧的手,离开了。辕天玉目光转过来时,发现白苏不见了,略微皱起了眉,双眸快速地扫了一下四周,居然也不见白苏。他立即把念一叫了出来,让念一去找白苏。

念一点了一下头,立即出去了。很快,念一在烈山府外的东墙角发现了白苏,他恭敬地上前,“王爷怎么出来了?”

白苏瞅了他一眼,“这里安静。”

念一又道:“可是王爷若不在,主上会十分着急。”

白苏不以为然,“是吗?”嘴角泛起一丝冷笑,“今天是他成亲大喜的日子,待会与他拜堂成亲、洞房花烛的七王妃才是他该着急的人吧。”

念一眼里闪过一丝震惊,一丝惊喜。惊的是他居然在渡王爷眼里看到了怨恨,喜的是渡王爷对主上不是完全没有感觉,也就是说主上还是有机会的。

白苏见他还不走,烦躁起来:“待会本王自会进去,你不必管本王。”

念一应了一下,便回去了。过了一会,一身红袍的辕天玉沉着脸过来了,“为何不进去?”

“这里清静。”白苏见他来,便把视线转向了别处,就是不看他。

“为何生气?”

白苏笑了,“我没有生气,我若是生气了,早就不在这里了。”

辕天玉忽然抓住了她的手,“你答应过我,不会离开的。”他莫名地有些害怕。

白苏仰起头笑看着他,而后目光被门口那边的鞭炮声和喜乐声吸引过去,原来是花轿来了。她道:“花轿来了,你还不去迎接你的王妃?”

辕天玉正要说什么,念一跑过来说:“主上,花轿来了。”

白苏笑着抹开他的手,“对宛儿好点。”

辕天玉神色一紧,却没说什么,匆匆地离去了。白苏看了一会那个身影,而后才慢慢地走过去。

“六叔,你刚才去哪了?我还以为你走了。”辕明萧轻轻牵住了她的手。

白苏只是笑了笑,没说什么。

易叹宛在一阵热闹中被人扶出花轿后,就被一个人横抱了起来。她知道那个人就是辕天玉,泪水忍不住滑了下来。到了大厅后,就被辕天玉放了下来,拜天地。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礼成后,她感到一阵脚软,差点倒下去。刚好那个时候辕天玉抱起了她,她才没倒下去。

白苏看着辕天玉抱着易叹宛朝洞房走去,转身便要走。

“王爷要去哪?”念一忽然出现在她面前,拦住了她的去路,“待会主上还要出来敬王爷酒,王爷可不能就这样走了。”

白苏淡淡道:“本王不去哪,你忙你的去。”

念一道:“念一现在的任务就是跟在王爷身后,寸步不离。”

白苏看了他一会,便道:“本王要到后院的凉亭里清静一下,念一也要去吗?”

“是。”

“那你跟着吧。”

为皇(三十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