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为皇(三十六)

  白苏在后院的凉亭上坐了小会,看着辕天玉皱着眉从新房里走出来,她微微眯起了眼。辕天玉看到了她,便走了过来,“你怎么在这里?”

白苏淡然:“这里清静,前院人太多了。”

辕天玉看了一眼新房,以为白苏要去新房看易叹宛,眼里一片寒意。他淡淡道:“别待太久。”

白苏点了点头。

易叹宛听到外面的声音,马上掀开了盖头。嬷嬷们都惊呼起来:“王妃,你怎么自己掀了喜帕,这不吉利。”

易叹宛脸上妆容已经花了,眼睛红肿的厉害。她自嘲道:“都这个样子了,管他吉不吉利。你们出去看看,外面是不是渡王爷?”

一个老嬷嬷马上推开门望了一眼,道:“是渡王爷。”

易叹宛湿了一下神,泪水似乎又要掉下来了。

“王妃,大喜的日子可别哭花了脸,主上还没来呢!”老嬷嬷忙拿帕子给她擦泪。

易叹宛挡开她的手,道:“给我纸和笔。”

“王妃要纸和笔做什么?”

易叹宛立即怒道:“让你去拿你就去拿,废话那么多做什么?还把不把我这个王妃放在眼里?”

没多久,老嬷嬷出了新房,把一张字条带给白苏。白苏握着字条,问:“这是七王妃让你交给本王的?”

“是。”

“没什么事你就回去吧。”白苏正打算打开来看,忽然想到什么,便瞅了一下身边的念一,犹豫了一下才打开。很快她就把字条捏成了团,笑道:“七王妃对天玉倒是上心,今日大喜,还不忘劝本王不要和天玉置气。”说完,起身往前院走去。

念一面无表情地跟着去了前院,看到辕天玉,便走了过去,低声道:“王妃刚刚让嬷嬷从喜房里带了张字条给渡王爷。”

“知道了。”辕天玉的目光立即去寻找白苏的身影,只见白苏在那边正和辕明萧坐在一起。

“渡王爷说,王妃大喜之日还不忘劝告王爷不要与您置气。”

“哼。”

白苏喝了口茶,低声问辕明萧:“萧儿,最近你紫叔叔有没有去找过你?”

辕明萧不明所以,“没有,萧儿很久没有见到紫叔叔了。六叔,紫叔叔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白苏笑了笑,“六叔只是随口问一下。”

稍微坐了一下,白苏对辕明萧道:“萧儿,六叔先回去了,待会你七叔问起,就说六叔身体不舒服。”

辕明萧乖巧地点了点头。

白苏摸了一下他的脑袋,趁辕天玉这会背对着她,起身离去了。

“你六叔呢?”辕天玉冷着脸问辕明萧。

“六叔说他身体突然不舒服,就先回去了。”辕明萧道。

辕天玉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不好,念一马上道:“属下现在就去渡亲王府,也许还能追上渡王爷。”说完,就走了。

白苏来到梵宫楼掌柜的面前,低声问:“楼主现在在哪?”

“楼主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属下也不知楼主现在在哪。”

“那他回来过没有?”

掌柜的想了一下,摇头,“自半个月前出去后,就再也没回来过。”

白苏烦躁起来,“楼主现在很危险,得马上找到楼主,让他回西岳。”

“左使,到底出了什么事?”

白苏皱起了眉,严肃道:“暗主下了诛杀令,楼主现在凶多吉少。还有,告诉释宫,暗主联合易丞相,准备攻打西岳,西岳也是岌岌可危。”

掌柜的大惊,脸色大变,什么也不顾,跑一样的去了后院。

念一走到渡亲王府,没有在路上遇到白苏,到了渡亲王府,下人告诉他王爷不曾回来过,他诧异了一下,马上回去告诉辕天玉。辕天玉丢不开一屋子的人,只得让念一去找白苏。

白苏一回到王府,下人就告诉她念一来过。白苏面无表情地点了一下头,也没说什么。

十容诧异道:“主子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白苏疲惫道:“人多嘈杂,就回来了。”

“可是今个儿是七殿下的大婚,主子这么早就回来了只怕不好吧……”

白苏越发地烦躁起来,自己倒了杯茶,一饮而尽,“师叔有没有来找过我?”

“没有,侯爷许久未来了。”

白苏走到香炉边,一边把易叹宛给她的字条往里面丢,一边说:“玉让不日就要攻打西岳了,这次怕是阻止不了了……”

“西岳岂不是凶多吉少?”十容焦急起来。

白苏点了一下头,又道:“暗宫下了诛杀令,师叔被整个暗宫通缉了,可是现在我们连他在哪都不知道,只怕也是凶多吉少。”

十容再度惊呆。

白苏忽然道:“奶娘,去拿壶酒来。”

“主子……”十容又诧异又担心。

白苏在院子里喝了一下午的酒,但没喝多少,却醉了。十容一直在旁边陪着,担心不已。黄昏时,白苏望了眼残月,忽然哭了起来。

“主子……怎么了?”十容没遇到过这种情况,慌了。

“……”白苏不知哪来的气,站起来狠狠地把酒壶和酒杯挥到地上,之后就软在地上,低着头泪水潸然。

十容被她吓呆了,她从未见过这样的白苏,“主子……”

白苏一言不发,一直低着头。许久,有一丝淡淡的血腥味在空气中散开。十容大惊,马上去看白苏,只见白苏面下一直有血往下滴,“主子……”

“小苏……小苏……”一个紫色身影突然闪了进来。

“侯爷!”十容惊喜起来。

白苏听到声音,抬起了头,看到紫河车那张妖孽的脸,还流着血丝的唇角忽然笑了起来,“师叔……”

紫河车看到她的样子,心疼不已,伸手抹去她嘴角上的血丝,又闻到一股子酒味,不由皱起了眉,“你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

白苏一脸的无所谓,但马上她抓住紫河车的衣袖,严肃起来,“你赶紧离开这里去西岳,你现在是暗宫的通缉犯,这里很危险,你赶紧回西岳。玉让要攻打西岳了,你赶紧回去!”

“这是真的?”紫河车惊道。

“是宛儿告诉我的,你快点回去!”

为皇(三十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