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为皇(三十七)

  夜色正浓,辕天玉打发掉前院的人后,就快速去了新房。嬷嬷们听到外面有脚步声,马上把喜帕盖到易叹宛的头上,让易叹宛赶紧到床上坐好,等辕天玉来。

辕天玉推开门,扫了一眼屋里人,沉声道:“你们都出去。”

嬷嬷们应了一声,马上低着头退了出去。易叹宛自听到辕天玉的脚步声时就开始害怕,身体轻微地抖着。

辕天玉来到她跟前,伸手就把她头上的喜帕丢到了地上,眼里略有怒气,“今天你做了什么,本座心里早已知晓,若是今后你胆敢再与渡王爷有任何联系,本座定饶不了你们易氏整个家族。”

易叹宛脸色一下子变得无比苍白,声音颤抖道:“属下……知道了……”

这时,念一在外面道:“启禀主上,渡王爷已经回到了王府。”

“嗯。”辕天玉的脸色好了许多。

念一迟疑了一下,又道:“不过,属下在王爷府看到了培苏侯。”

瞬间,脸色更加难看。

紫河车给白苏喂了一颗定心丸,又让十容去给她煮醒酒茶。白苏呆呆地坐在地上,什么话也不说,眼睛还是红的。紫河车万般无奈,解下外衣给她裹上,轻声道:“你中了离守,你是知道的,有些事我就不说了。在你解了离守之前,不要再与辕天玉接触了。”

刚说完,白苏又吐了口血。紫河车慌张地拿袖子给她擦雪,忍不住气恼道:“你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白苏看着他,问道:“相思锁能不能解?”

紫河车不懂,“你问这个做什么?”

“你先回答我。”

“不能,至少目前不能。你问这个做什么?”

“当初姜楠就是中了相思锁吧。”白苏嘴角浮起一丝笑意,目光定定地看着紫河车,“相思锁和离守一样,都是禁药,整个玉让拥有相思锁的人屈指可数。可是认识北塞太子姜楠的人并不多,知道荀浅释的人只有你们……”顿了一下,目光脆弱起来,“你……你也参与了吧……”

“小苏……”紫河车心中大骇,脸色无比苍白。他突然抱紧白苏,哑声道:“小苏,我一定可以找到解离守的办法的,一定可以的……”

白苏呵呵地笑了,“唯一的千年雪莲被我吃了,无论我用什么办法进入暗宫的玉蟾池,都是死路一条……呵呵……”

”总会有办法的,除了我,还有师傅和师兄呢……”紫河车轻轻抹去她嘴角残余的血迹,然后吻了下去。

白苏神色黯淡了一下,也许因为酒水的缘故,双手轻轻搂住了他的脖子,“师叔……”

紫河车愣了一下,他居然得到了回应,随即激烈起来,白苏一点也没有拒绝。

辕天玉赶到时,看到白苏情动的样子,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来,拔剑便朝紫河车挥过去。紫河车眼神一紧,马上推开白苏,滚到了一边去。他还未反应过来,辕天玉的剑锋又挥了过来,剑上带着十足的内力,幸好他躲得快,否则就与身后的墙一样,成了肉渣了。

白苏这会清醒了过来,可是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念一拿起地上紫河车的外套给她裹上,把她扶了起来。白苏推开他,自己艰难地站着,双眸死死地盯着生死相搏的那两个人。

此时王府的侍卫闻声全赶了过来,把这个院子围得水泄不通。

紫河车在一开始就落了下风,所以接辕天玉的招时显得有些狼狈。几十招下来,他的胳膊和小腿都被辕天玉的剑锋刺伤。辕天玉这次是要定了紫河车的命了,剑剑夺命。

“别打了……给我住手……”白苏看得胆战心惊,一阵一阵的晕眩,“给我住手……”

念一在一旁幽幽道:“培苏侯落得如此境地也是拜王爷所赐,若王爷凡事多为主上想一下,培苏侯就不会落得今天这种狼狈的境地。”

白苏听了没说什么,心里却在颤抖。

念一接着道:“王爷眼里只看得到培苏侯,却从来都不去看主上,念一都为主上感到不值。”

白苏的目光死死地盯着辕天玉,心里一阵一阵地刺痛。

因为纵容,所以就一直对他苛刻?因为在乎,所以一直对他无视?因为自私,所以一直对他不公。

泪水再度在眼里打转。

她,对他是有感觉的吧,否则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引发离守?

一切无关荀浅释!

口腔里弥漫着血腥味,伸手捂住了嘴,满手都是血,一阵晕眩。

“王爷!”念一惊呼。

“我没事……”视线忽然定在辕天玉对紫河车驰去的那一剑上,她睁大了双眼,几乎快要窒息,“天玉!”

辕天玉那一剑势在必得,突然一个紫影闪过来,待他看清大吃一惊,硬是把剑锋收了回来。可是剑气还是出去了,紫河车当时也怔住,一把抱住白苏,自己硬生生地受了剑气,直吐鲜血。

“紫河车……紫河车……”白苏抱住紫河车,焦急地大声地叫着,待看到紫河车满嘴的鲜血时,她止不住地颤抖起来。

紫河车几时受过这么重的伤啊!

都是她的错!

紫河车无力地笑了,再度吐了口血。白苏脸色白了又白。

辕天玉无法相信白苏会为紫河车挡剑这件事,心角一阵一阵地刺痛,双眸异常的冰冷无情。

“天玉,让他走。”白苏转过来,湿红着双眼对他道。

“我若是不让他走呢?”

“天玉,我从未要求过你什么,我只求你一件事,也是最后一件,放他走。只要你放他走,我的一切就是你的,今后任你派遣,毫无怨言!”白苏泪眼朦胧地看着辕天玉,满眼哀求。

“小渡……”紫河车下意识地抓住了她。

六哥居然求他了,六哥居然求他了,为紫河车求他!辕天玉的双手莫名地发颤,有什么东西梗在心里,闷痛。

“我放他走,你的一切都是我的,可是真的?”声音很冷。

“是。”十分坚定。

“小渡……你疯了吗?”紫河车的声音十分颤抖。

“好,我放他走,从今以后你的一切都是我的。”目光转向紫河车,“今天看在六哥的面上,本座放你一马,下次再见,定是你大限之日!”

为皇(三十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