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为皇(三十八)

  紫河车看着白苏,僵在那里。难道就这样输了?“小渡,你是不是在开玩笑?你会死的,你知不知道?”

“这不是开玩笑。”白苏语音里都带着湿气,突然她拔高了声调,大声道:“你还不快走,你还不快走……走哇!”

“小渡……你会死的……”紫河车又重复了一遍。

“走哇……”

紫河车无力地笑了笑,伸手抚摸了一下白苏的脸,温柔道:“小渡,你不会死的,我一定能找到办法的……有空到朝颜来坐坐,我请你喝珍珠兰花茶!”

“走。”

紫河车看了一眼辕天玉,又看了看白苏,一身的伤口,全是血,纵身消失在夜色中。

他刚一走,白苏就感到一阵一阵地发晕,整个人摇摇欲坠。辕天玉马上将她搂进怀里,紧紧地抱着,也不顾有那么多侍卫看着了,他好像在害怕什么。

“天玉……”忍不住,泪水滑了下来,浑身止不住的发抖。

“你的一切都是我的了。”辕天玉突然开心起来,将她抱得更紧。

侍卫僵在那里一动不动,呆若木鸡。原来一切和外界传闻的不一样,原来渡王爷一直是被迫的。可是渡王爷和西岳的培苏侯……

“还在这里做什么,还不下去!”念一冷喝道。

侍卫回神,马上撤了。

辕天玉把白苏抱进房,将她放在床上,盖好被子,喂了她一颗珍珠莲子,“好好休息。”

白苏突然伸手抓住他的衣袖,“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娶宛儿,都请你好好的对她。”

辕天玉手僵住,脸色极度难看,“辕留卿,你到底有几颗心?你心里到底装着多少人?”能不能有我?哪怕一席之地!

“我……”白苏愣住,直直地看着他生气的双眸。

“别忘了你刚才答应了我什么!”说完,就出去了。

白苏怔怔地看着合上的房门,剧烈地咳嗽起来,带着血星。

门外传来辕天玉的声音:“没有本座的允许,谁也不能见渡王爷。”

“属下明白。”念一的声音。

白苏咳得更加厉害,心里却一片冰凉,这是软禁了她吗?

第二天,白苏醒后没多久,辕天玉就让念一把门打开了。白苏看着他进来,面无表情。辕天玉脸上倒比往常暖了许多,伸手要去给白苏诊脉。白苏一惊,把手缩了回来,“我没事,我很好。”

辕天玉眼底闪过一丝狐疑,但没有强迫她。他伸手把她连着被子抱紧,“珍珠莲快开了,到时候我带你去看。”

“嗯。”

下午,阳光很暖和,白苏提出要出去晒太阳,辕天玉答应了。立在门口,看着白苏白苏在阳光下眯起眼睛的样子,辕天玉忽然想起了小猫。他感到有点满足,嘴角微微浮起一丝温度。

白苏睁眼去看辕天玉,意外看到他嘴角边上满足的笑意,心骤然痛了一下。原来他是这样容易满足的,眼睛不由有些发涩。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辕天玉走了过来。

白苏淡淡道:“没有。”

辕天玉深深地看着她的双眸,“有事要告诉我。”

白苏笑了一下,很淡,辕天玉却感到分外高兴。

“朝廷是不是打算攻打西岳?”

“你怎么知道的?”辕天玉狐疑。

“影楼的人告诉我的。”白苏解释道。

辕天玉想了一下,才说:“朝廷早就想攻打西岳了,上次准备与北塞联手攻下西岳,不想西岳退出了。不过凭我们玉让的势力,不出三五年就能攻下整个西岳。”

白苏若有所思地看着地面的阳光,道:“你为什么想要攻打西岳?为了报复流于公主和紫河车吗?”

辕天玉眼神愈发地深邃起来,“这是丞相和六部的意思。”

白苏不依不饶,“为什么没有问过我户部?”

“这件事是兵部和丞相定下来的,就算问过你户部,也改变不了什么。”

“能不能不攻打西岳?”白苏冷不防地丢出这句话。

辕天玉眼里闪过一丝阴狠,“为什么你总是帮着西岳讲话?难不成你投靠了西岳,还是为了紫河车?”

“我不会……如果哪一天我真的投靠了西岳,你怎么做?”

辕天玉突然捏住了她的下巴,阴测测地说道:“你若胆敢背叛玉让,我定会让你生不如死!”

白苏笑了一下,没再接话。

三月份中旬,玉让在全国各地征兵二十万,对西岳宣战了。这一举动一下子惊动了北北塞国和东丽国,东丽原本就对玉让虎视眈眈,这个时候东丽突然对玉让发兵,辕天玉他们早就料到了东丽在这个时候侵扰玉让的东部边陲,早已备下十万大军在边陲等他们。只是辕天玉没料到的是,北塞居然也对玉让发兵了,这个当初的预想不太一样。不过,北塞似乎并没有一定要侵略玉让的意图,每一战都是点到为止,并未造成太大损伤。

身穿铠甲的姜楠坐在营帐里一直看着手里的画卷,画卷上画着一白衣少年,冷傲淡薄,少年正是白苏。姜楠想起那天在圣都的城门下见到渡王爷的情形,不禁喃喃道:“倒是一妙人!”

这时外面传来侍卫的通报声:“殿下,裴副将来了。”

“哦。”

帘子跳开,进来一个穿着跨甲的清丽女子。女子见到姜楠也不行礼,冷不防地就把他手里的画卷抢了去看。

“裴音,把画给我!”姜楠有些生气。

裴音翻了个白眼,便把画卷还给他,嘴上还说着:“我还以为是什么倾国倾城,原来不过一个长的还过得去的男人,有什么好看的,这里男人多了去了!”

姜楠忽然笑了,“他是玉让的渡王爷,本殿下的战利品,可不是什么一般的男人。”

“你……哼,管他是谁,有我这个准太子妃在,小小男宠休想踏进太子府一步!”

姜楠见她气哼哼的样子,便故意道:“本殿下上次去玉让的时候吗,有幸见过他一面,真是我见犹怜,是一妙人!”

“你……你敢让他进太子府,本副将定要他不得好死!”裴音恶毒道。

姜楠哈哈大笑起来,伸手把她揽进怀里,“是,谨遵准太子妃的命令!”

“一边去!”裴音没好气道,脸微微有点红。

一个侍卫突然进来,弄得裴音一阵狼狈。

“什么事?”

“大都那边传来消息,有刺客夜闯皇宫,杀了二十个御林军,没抓到。”

姜楠脸色一变,“刺客夜闯皇宫,杀了御林军,还让他跑了?”

“是。”侍卫紧张起来。

“平常的训练都到哪里去了?真是一群饭桶!本殿下看该给御林军好好换换血了!”

“是……是……”太子您掌控者整个大都的御林军,您说什么都是对的。

姜楠沉吟了一下,又问:“可知道刺客是谁?”

“不知道,当时刺客虽然杀了二十个御林军,但是他也受了重伤。”

“真是饭桶,御林军那么多人,竟然抓不到一个受了重伤的人。饭桶!”

侍卫低着头,满头大汗。

裴音见状,对侍卫道:“你先下去吧。”

“是。”侍卫如临大赦般松了口气。

裴音看着姜楠,若有所思,“单枪匹马闯进我们北塞皇宫还能活着离开的人这个世上不超过五个,这个人是个高手。”

“他的目的一定不只是杀二十个御林军这么简单,目的没达到,他还会再来的。那我们就布下天罗地网等他来投!”姜楠好看地笑了起来,却十分阴冷。

为皇(三十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