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为皇(四十)

  姜楠知道无法再改变父皇的主意,只好带着唐姬公主姜静去玉让。在去玉让的路上,他忽然想起了辕天齐他们,嘴角微微上翘。

“静儿,等到了玉让,一切由皇兄来安排。”

“皇兄怎么安排?”

“皇兄要你嫁给玉让的赤王辕天齐。”

“为什么?”姜静单纯的好像一张白纸,美的不可方物。

“皇兄都是为了你好。”

他们到玉让时,在城门下迎接他们的正是赤王辕天齐。姜楠不由心情大好,他花车里的姜静道:“那就是赤王辕天齐。”

姜静微微撩开帘子看了一下,然后就笑了,辕天齐果然一表人才,十分沉稳。她道:“皇兄,静儿听一切听皇兄的安排。”

“那就好。”姜楠笑得十分漂亮。

下了马,姜楠对迎上来的辕天齐笑道:“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又见面了。”

辕天齐轻轻地笑了,目光投向花车,“里面坐的就是唐姬公主了吧!”

姜楠笑了笑,对姜静道:“静儿,还不出来见过赤王。”

姜静听到自家皇兄的话,马上伸手撩开了轻纱,露出她绝世的容颜。那一霎,整个世界都失了颜色,周围的人都被那张脸勾去魂魄,半天动弹不得。

姜楠见到四下的反应,嘴角微微勾起。

姜静清纯的双眸看向辕天齐,苏红的唇角微微浮起甜甜的笑意,然后温柔地行礼:“姜静见过赤王。”

任是见过世间千红百媚的辕天齐被那张脸勾去了半条魂,半天没反应。姜楠看了十分满意,便问:“赤王觉得静儿如何?”

辕天齐回过神来,看着姜静,微笑道:“举世无妨,国色天香。”

“呵呵……”姜楠笑出了声。

于是,唐姬公主的美貌便在玉让一举成名,且被老百姓说的宛若九天玄女般可望不可即。

晚宴上,唐姬公主一直戴着面纱,让那些想一睹仙容的人感到十分遗憾。大家都在揣测,辕南季会把唐姬公主赐给哪位皇子。

姜楠这次来玉让出了送皇妹来和亲外,还想好好认识一下渡王爷。刚好渡王爷就坐在他对面,一身素白的渡王爷好像憔悴了许多,也消瘦了许多,不过那冷情的模样真让人想去破坏。

去年姜楠在宴席上闹的那些事,在场大臣可都还记得,现在姜楠一直盯着渡王爷看,让很多人有了看好戏的心态。

“皇兄,你在看什么?”姜静好奇地问。

姜楠眯起眼笑道:“皇兄在看一妙人。”

“在哪呢?”

“你是看不到的,只有皇兄才看得到。”

“骗人。”

姜楠呵呵地笑了,目光瞥到了白苏身边的辕天玉眼里的寒光,狡黠地笑了起来。

辕南季开口道:“听闻北塞的唐姬公主的美貌天下无双,不知公主可否摘下面纱。”

姜楠立即站起来,笑道:“静儿的美貌自然是天下无双,只是在场各位存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心思,本太子就不知道,所以静儿还是不摘面纱为好。”

辕南季不高兴了,“你们说她是唐姬公主,我们就相信是唐姬公主吗?假如是个丫鬟假冒的怎么办?所以,还请公主摘下面纱,让我们验明正身。”

众人随声赞同。

姜楠也不恼,道:“静儿进城门的时候,赤王刚好见过静儿一面,不如问问赤王本太子身边坐的这位是不是真正的唐姬公主。”

大家把目光转向辕天齐。

辕天齐站起来,严肃道:“她确实是唐姬公主。”

辕天齐这么说了,辕南季也不好再说什么。他想了一下,便道:“既然天齐说她是真的唐姬公主,不如就让唐姬公主下嫁于赤王,姜太子意下如何?”

众人愣了。

姜楠笑了笑,问姜静,“静儿,你可愿意?”

姜静柔柔地说:“愿意。”

“既然公主答应了,那就这么定了,三天后在圣都举行婚礼。”

一时间到处都是对辕天齐的贺喜声,辕天齐都一一回应。姜静看着辕天齐,柔柔地笑了。

辕天齐知道姜楠爱好烟花场所,第二天便邀达官贵人去圣都最大的青楼醉和春为姜楠接风洗尘,可是没有邀请白苏。

姜楠此次来的第一件事和亲之事已经办成了一大半,这第二件事就是结识渡王爷,岂料这次接风洗尘竟没有渡王爷,不觉索然。

“为什么没有邀请渡王爷?”

辕天壁忙道:“六弟在父皇面前说错了话,被父皇禁足于渡亲王府中,除了国宴之外,其他的一律不准离开渡亲王府半步。”

“这样啊……”姜楠沉思了一下,随即马上笑了起来,“若是本殿下邀请的,元帝应该会给本殿下这个面子吧?”

“嗯,倒是可以。”辕天齐点了点头。

于是白苏被邀请到醉和春赴宴。白苏还记得小时候,她跟易叹宛到这里来玩,把易叹宛热生气了,然后就遇到了紫河车。明明时隔不长,却好像上辈子的事一样。

“渡王爷,我们又见面了。”姜楠一间白苏进来了,就站了起来。

白苏淡淡地看着他,道:“不知姜太子上次是何时离开圣都的,也不与我打声招呼,我好去送你。”

姜楠呵呵地笑了,那次与渡王爷擦枪走火的事他还印象深刻啊。

“六弟难得出来一趟,赶紧坐下。”辕天齐拉着白苏坐了下来,然后给白苏斟酒,“六弟来迟了,得罚一杯。”

白苏皱了皱眉,眼神有点冷,可什么也没说就把面前的酒喝了。众人大叫爽快。

“渡王爷好酒量,来,我姜楠敬渡王爷一杯。”姜楠给白苏斟满酒,又给自己斟满杯。

白苏看了看众人,又看了看杯中酒,眼里全是不爽。端着酒杯站起来,仰天把就干尽。姜楠带着笑意看她喝完,自己才慢慢喝下。

有意思!

白苏放下杯子,大脑开始有点昏。这时,进来一对莺莺燕燕,那些娇侬软语,那些浓烈的香粉味让她烦躁不已。

姜楠瞅着她眯起眼笑了,先亲了一下左边臂弯里的女子,然后又亲了右边臂弯里的曲子,轻声道:“渡王爷不胜酒力,去端杯醒酒茶来。”

“知道了。”女子扭着跨出去了。

很快那女子就端着醒酒茶回来了,她见白苏是一个人,便大胆地坐到了她腿上,一只手勾住她的脖子,娇笑道:“渡王爷您醉了,来,奴家喂您喝醒酒茶。”说着,把醒酒茶就往白苏嘴里送。

为皇(四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