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为皇(四十五)

  辕天齐和辕天壁走后没多久,一席白衫的白苏出现在昏暗的天牢里。林明若惊讶地看着牢门外面无表情的白苏,“渡王爷?”

白苏看着她,目光淡然,“御林军刚在四哥的王府里搜到了与东丽三皇子来往的书信,现在那些书信已经到了父皇的手里,信上大致讲杀了唐姬公主,便能引发玉让和北塞的战争,然后东丽再出兵攻打玉让,致使玉让三面受敌,政治紊乱,四哥便可乘乱篡位,东丽也能分到玉让的部分土地。这些信不想,也会使四哥背上叛国通敌之罪,而你父亲一家只怕也要受到牵连。”

林明若听完,浑身上下不由直打哆嗦,脸色苍白。她完全不相信白苏说的是真的,“这不可能,王爷不会那么做的,一定是有人陷害!”

白苏皱眉,“如何有人陷害?那上面的字迹不是别人的,正是四嫂你的!”

“我的笔迹?”林明若大声起来,“我根本不认识什么东丽三皇子,我怎么会写那些信?一定是有人诬陷,一定是……”

“可是字迹是你的没错,而唐姬公主刚刚好又在这个时候被人毒害,一切都是那么巧合,就算有人想要相信你没有写那些信,也没办法帮你和四哥,证据就在眼前。”

林明若大脑一片空白,她忽然想起辕天壁刚才对她说的话,大叫起来:“我不会相信你说的话的,你一定是来骗我的……我不会相信你说的话的。”

白苏无奈地皱了皱眉,“信不信由你,只是本王提醒你一句,四哥的命就掌握在你的手里了,你自己看着办。”说完便走了。

林明若一下子呆在那里,六神无主。

不多时,一群御林军把林明若带到了御书房里,一切都如白苏所言。辕天壁跪在地上,大声地解释,眼睛都红了。辕天齐和林逸立即也跪了下来,为辕天壁开脱。

白苏跪下来道:“父皇,四哥一定是被人诬陷的,请父皇明察!”

辕天壁、辕天齐和林逸诧异地看向白苏,六弟竟然为他求情!

辕天玉也不露痕迹地皱了一下眉。

“人证物证都在,还有什么好说的!朕真是生了一个好儿子!”辕南季气的脸都红了。

“父皇,这些证据都是可以伪造了,而且,那信上的字迹并不是四哥的,父皇怎么就把叛国通敌的大罪扣到四哥的头上呢?还请父皇明察!”白苏极力替辕天壁开脱。

辕天壁和辕天齐都愣在了那里,满眼不可置信。

辕南季眯起眼,危险地盯着白苏,“这是你的真心话?”

“是。”

辕南季的星目立即横向已经说不出话来的林明若,“明若,朕问你,那些书信是不是殷王指使你写的?”

被突然点名,林明若受了不小的惊吓,她慌张地看向辕南季发怒的容颜,更加慌张,而后目光落到辕天壁的身上,眼圈就红了,“皇上……不是的,一切都与王爷没有任何关系,王爷根本什么都不知道,一切都是明若自己的主意。”

“明若!”辕天壁和林逸大惊。

“为何?你为何要那么做?”

林明若盯着地面,浑身都在发抖,“因为,明若想让王爷当上皇上,明若想当皇后,可是明若知道那个位子无论如何也轮不到王爷,刚好这个时候唐姬公主来了,于是明若就想借外力帮王爷登上帝位。”

“明若,你是在说谎的是不是?明若……”辕天壁的眼里忽然全是泪水。

林明若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明若没有说谎,明若怎么会说谎呢……唐姬公主还真是单纯啊,明若送去的糕点她全都吃完了……”目光转向辕南季,“皇上,一切都与王爷无关,是明若一个人的错,请皇上不要再误会王爷。”

“明若……你怎么这么傻……你怎么可以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傻事……”林逸一张老脸上全是泪水,他给辕南季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皇上,明若做出这等事,也是老臣这个做爹的教导无妨,老臣愿意代明若受罚!”

“爹……都是明若的错……您不要这样……”林明若大哭起来。

这时,御书房的门被人突然从外面推开,带进来一阵风。大家定睛一看,竟然是姜楠。姜楠的手搭在剑柄上,满眼都是恨意和决绝。在大家还没反应过来时,只听见一阵剑离鞘的声音,林明若已经倒在了血泊中,“既然凶手已经找到,那就一命偿一命!”

“明若……”辕天壁大呼一声,就扑到了林明若的身边,双手颤抖着托起林明若,哽咽起来,“明若……明若……”

“明若……”林逸踉跄地扑过来,痛苦流涕。

林明若万分不舍地看着辕天壁,好像要把辕天壁的样子印刻到灵魂里,想要说什么却发不出声音来,只能簌簌地流泪,然后慢慢合上了眼。

“明若……明若……”辕天壁抱紧林明若渐渐冰冷的身体,痛哭失声。

辕天齐看着辕天壁悲痛的样子,一下子站起来,愤怒地质问:“姜太子,纵使殷王妃就是毒害唐姬公主的凶手,她也是玉让的堂堂王妃,该怎么处罚也该由父皇来定,你有什么则个处决了她?你将我们玉让的皇威放在何处?”

姜楠收起剑,冷笑:“静儿乃北塞尊贵的和亲公主,她在玉让就代表着北塞的天威,现在静儿在你们眼皮子底下被这个所谓的王妃毒害,敢问你们又将我们北塞的天威放在何处?况且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你……本王一定不会放过你的!”辕天壁抬起湿漉漉的双眸,仇视着姜楠。

姜楠轻蔑地勾了一下嘴角。

辕南季寒眸扫了一眼所有人,“殷王妃林明若为一己之私,毒害和亲公主,叛国通敌,罪不可赦,现已经伏法。林逸为殷王妃之父,知情不报,罪大恶极,宗族五代以内皆流放至延吉充军,永世不得入京。”

林逸听完,立即昏了过去。

辕南季不予理会,继续道:“殷王辕天壁削去亲王头衔,降为郡王,静思己过半个月,不得离开王府半步。”

“谢父皇……”已经承受失去明若之痛的辕天壁几乎要昏厥,把林明若的尸体抱得更紧了。

“好了,这件事玉让也算是给你们北塞一个满意的交代了,还请姜太子回去后好好与凌帝解释清楚。”

姜楠不可置否地点了一下头,沉声道:“本太子还有一个请求。”

“太子请讲。”

“本太子要把静儿的遗体带回北塞,望谦帝批准。”

辕天齐立即否定,“唐姬公主已经嫁到我们玉让,生是我们玉让的人,死是我们玉让的鬼,她的尸骨也是属于我们玉让的,怎么能让你带回去?”

“天齐,不用说了。”辕南季打断了他,对姜楠道:“是我们玉让对不起你们北塞,没有保护好公主,姜太子就把公主的尸骨运回北塞吧,想必公主是希望这样的。”

姜楠万分感激地对辕南季弯了下腰,“多谢谦帝成全!”

为皇(四十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