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为皇(四十二)

  辕天齐与姜静拜完天地后,姜楠就带着白苏去了洞房。姜静不知道自己的皇兄又有了什么计划,姜楠让她掀了盖头,她就掀了盖头,然后她就看到皇兄身边站着一个穿着白衣十分清雅的少年,而这个第一次见到她的少年竟然没有露出想象中的惊艳神情,少年只是淡淡地笑了。

“静儿,这是渡王爷。”

姜静站起来,对白苏施礼:“静儿见过渡王爷。”

白苏瞅着这个放在21世纪一抓一大把的绝世美女,象征地笑了一下:“公主已经嫁给了三哥,以后就是留卿的三嫂,不必多礼。”伸手托了一下姜静。

姜楠笑问:“王爷觉得静儿如何?”

白苏笑道:“新娘自然是最美的。”

姜楠诧异了一下,又笑了:“听闻王爷喜欢珍珠兰花茶,本殿下请你喝茶如何?”

白苏点头答应。

梵宫楼。

“本王大姐辕天丽和亲嫁入北塞,不知过的好不好。”白苏一边喝茶一边问。

姜楠沉吟了片刻,道:“父皇对她十分宠爱,入宫当天便已册封为皇贵妃,后宫除了母后,就只有她地位最高了。”

白苏诧异,“你见过我大姐?”

姜楠呵呵地笑了,“皇贵妃入宫的那天,本太子有幸见过一次,之后便再也没见过。”

白苏垂下眼睑,“她住在哪个宫里?”

“你问这个做什么,难不成你要去我北塞看她?若是这样,本太子会十分高兴的,定会好好招待王爷。”姜楠高兴不已,而后补充了一句,“她住在凌霄宫里。”

黄昏时分,白苏才回到王府。她刚踏进门槛,管家就拿着一封信迎了上来,“王爷,有人送来了一封信,要老奴亲手交给你本人。”

“哦?”白苏接过信,是封匿名信,不过信封上的鸢尾图案让她警惕起来,“那人长什么样?”

“老奴不知,那人带着帽子,老奴看不清他的样子。”

“哦,知道了。”白苏微微皱眉,“不要跟任何人说起这封信。”

“老奴明白。”

白苏收好信就匆匆回房了,这会子辕天玉不会来,她把信打开一看,大吃一惊:“大哥到圣都了?他是要带玲珑姐走吗?”

白苏正着急,辕天玉回来了,她立即把那封信塞到了旁边花瓶里,然后假装喝茶。

“你今天与姜太子在一起?”

白苏点了一下头,“我让他带我去见唐姬公主。”

是夜,岁玲珑给辕明萧盖好被子出来时,被一个黑色身影突然从后面抱住,她惊得正要大叫,那个黑影低声道:“玲珑,是我。”

岁玲珑僵了,急忙转身,然后便看到了日思夜想的面庞,泪水夺眶而出,“天信!”

辕天信,也就是现在影楼的玉箫堂堂主白天信再度抱住岁玲珑,声音沙哑道:“你还在,真好!”

“我一直在等你回来带我走。”

“我就是回来带你走的,我们去西岳。”

“好。”岁玲珑突然看向辕明萧的房间,“我走了,萧儿怎么办?”

“不用担心,六弟会好好照顾萧儿的。萧儿已经懂事了,会做好这个明王的。”

白天信来到辕明萧的房里,坐到床边慈爱地摸了摸他的小脸,温柔地笑了。

第二天辕明萧刚下朝,王府的下人就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地告诉他明王府失火,老王妃还在王府里。

“……”辕明萧顺便无比苍白,什么也没说就跨上马背朝明王府飞奔而去。等他赶到时,明王府已经被大火完全吞噬了,他一下子从马背上摔了下来,扯着一个人就哭喊道:“你们快去救我娘……”

“王爷……王爷,火太大了,老王妃救不出来了……”下人哭道。

“不会的……娘……娘……”辕明萧哭着就往大火跑。

“王爷……”

“萧儿!”正好赶来的白苏一把把他搂进了怀里。”

“六叔,你快让人去就娘……娘还在里面……”

“萧儿,火太大了……”

”娘……”辕明萧抱住白苏的腰,在白苏怀里嚎嚎大哭。

明王府的下人也不救火了,全部跪下来来痛哭。

第二天,辕南季就下令以太子妃的仪式为岁玲珑下葬,明王辕明萧就暂时住到渡亲王府,由度亲王辕留卿管教。

白苏和辕天齐一起去祭奠岁玲珑的,当时辕明萧穿着宽大的孝衣跪在地上一边哽咽一边往面前的火盆了放纸钱,那副失魂落魄的样子让她好不心疼。

“萧儿,不要哭了,死者为大,不要让玲珑姐伤心。”

辕明萧沙哑道:“萧儿知道,娘希望萧儿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娘说男儿有泪不轻弹,我会谨记娘的教诲。所以我只为娘哭这一次,以后再也不会轻易流泪。”

白苏欣慰地笑了:“萧儿一定会成为玲珑姐的骄傲的。”

辕天玉面无表情地看着白苏,轻轻握住了白苏的手,由于两人挨得很近,衣袖又很宽大,所以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

白苏看了辕天玉一眼,没说什么,也没挣开手。

已为七王妃的易叹宛在门外看着那个纤瘦的背影,眼里有凄楚,有后悔,也有眷恋。

白苏回身就看到了易叹宛,诧异了一下。她有三个月没见到宛儿了吧,宛儿瘦了很多,也憔悴了很多。

“宛儿。”

“渡王爷。”易叹宛的声音喑哑起来。

白苏看向辕天玉,道:“我想与宛儿单独说两句。”

辕天玉皱起了眉,严厉的目光扫向易叹宛,不满道:“快去快回。”

白苏点了一下头,便朝易叹宛走去,“宛儿,好久不见。”

易叹宛看着白苏朝她走来,已经痴在里那里,眼里满是泪水,“渡王爷。”

白苏淡淡地笑了,“我们到那边去说。”指了指凉亭那边。

易叹宛马上点了点头,跟着白苏去了凉亭那边。

“天玉对你好吗?”白苏关心地看着她。

易叹宛马上扑进白苏怀里哭了起来,“渡王爷……为什么不是你……”

她是辕天玉的下属,辕天玉又是那么的讨厌她嫉妒她,他怎么会对她好。从成亲到现在,除了回门那天辕天玉让她出了趟门,之后一直把她关在烈山府。

“宛儿,不哭,会好的。”白苏安抚地抚摸她的后背,目光却看向那边的辕天玉。果然,辕天玉生气了,一脸的阴森。

易叹宛在白苏怀里哭了一会,便离开了,“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怎么会。”

易叹宛看向辕天玉,目光怯弱了一下,然后对白苏道:“渡王爷,今后无论主上做了什么,你一定要相信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

“你说这个做什么?”白苏不解。

“你记得我说的就是了,主上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你要相信他。”

白苏不由再次看了一眼辕天玉,点头道:“我会记得的。”

为皇(四十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