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为皇(四十七)

  辕天齐和辕天壁被一同带到辕南季面前,御林军首领简单地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下。辕天齐和辕天壁一句话也没说,十分不安。果不然,辕南季听完后,勃然大怒,先把他二人训斥了一番,而后道:“赤王和殷郡王禁足三个月,没有朕的允许,不得离开王府半步,否则削去皇籍,贬为庶人。”

“谢父皇。”两人无法再说什么,只能谢恩。

黄昏时分,白苏在窗前站了一会,就出去了,晚饭后才回来。回来时,辕天玉已经在桌边等候她多时了。

“去哪了?”辕天玉轻轻握住她的手。

“去城门外散了会心,顺便把唐姬公主的骨灰收集起来,虽然收集的不多。”白苏从怀里拿出一个香袋,“唐姬公主公主的美貌举世无双,如今却落得尸骨无存,都是我的错。”

辕天玉皱眉,轻轻把她拉进了怀里,“你说过,你的一切都是我的,是不是包括你自己?”

白苏惊讶,双眸对上他格外幽暗的双眸,胆战心惊,立即从他怀里跳出来,道:“是,可是能不能给我一些时间,我还没有想好。”

“那你什么时候想好?”辕天玉来到她跟前,轻轻捏起她的下巴,眼里似有不满,“你和紫河车在一起时,也需要想好吗?”

白苏眼里闪过一丝惊慌,“我没有,这和他没有关系。”

辕天玉眼神暗了暗,松开了她,“吃饭。”

吃晚饭,辕天玉就和白苏同床而睡。外面把她和辕天玉传成什么样,她早已不在意了,朝廷中人的眼光她也无所谓,反正她要走了,在辕天玉身边多呆一天她就多一分危险。

恍恍惚惚就睡着了,梦里她穿着红嫁衣坐在新房里,不知道新郎是谁,然后门外传来脚步声,开门声,关门声。一双黑色的靴子出现在她跟前,然后头上的盖头被人掀开,眼前一片光亮,让她无法适应。过了好一会她才适应,去看那个掀她盖头的人。只一眼,就呆住了。

“天玉……”

“苏儿,你还要骗我多久?”

“我没有……”

“你骗我,你用六哥的身份来骗我。”

“我没有……我没有……”

辕天玉本来睡的很浅,白苏做恶梦他马上就醒了,轻轻唤着白苏:“六哥……六哥……”想把她从噩梦中叫醒,可是无论他怎么叫,白苏也不醒。他有点慌,马上把白苏抱进了怀里。

梦里,在辕天玉逼问的目光下,白苏感到无比绝望,偏偏满目都是喜庆的红光,她莫名地低下头哭了起来。这时,一双手轻轻揽过她的双肩,把她揽进了怀里,“不管你是辕留卿也好,达奚白苏也好,休想再从本座身边逃走!”

“天玉……”白苏睁开眼,对上辕天玉担忧的双眸,才知道刚才那是一场梦。

“你做噩梦了。”辕天玉淡淡道。

“嗯。”白苏有些不敢看辕天玉的双眸。

“梦到了什么?”辕天玉狐疑地看着她,不等她回答,就翻身压到她身上,开始吻她。白苏开始没拒绝,可是吻到后来她感到不对劲,辕天玉竟要去解她的裘衣。她大惊,一把按住辕天玉的手,“天玉……”

“六哥,我想要。”辕天玉的双眸深的吓人。

刚听他说完,白苏身体里的离守就发作了,她忍痛镇静道:“再给我一些时间。”

“不行。”说完,纠缠上来。

辕天玉这次是来真的了,白苏害怕的要死,剧烈地挣扎起来。可是就和上次一样,在体力上,她根本就不是辕天玉的对手。眼看着身份要被揭露了,胸口里满是血腥味,白苏把心一横,手上立即多了三根银针,毫不犹豫地扎进了辕天玉的后脖里。

辕天玉不可置信地看了她一眼,就不动了。白苏快速推开辕天玉,捂着胸口冲到门口,吐了一大口血,然后浑身无力地坐到了冰冷的地上。

“啊……主子,你又吐血了……”十容惊呼起来。

“我没事,过会就好。”白苏无力道。

“是不是因为七殿下?你每次吐血都和七殿下有关……主子,你不能再和七殿下在一起来了,迟早有一天,你会丢了命的。”

“没事,这条命本来就是他的。”白苏无所谓道。

十容没法子劝说她,只好扶她起来厢房。

他们走后,辕天玉就坐了起来,脸色十分苍白,眼里除了震惊还有痛苦。原来六哥每次吐血都和他有关?可是为什么六哥会吐血?这都是为什么?为什么六哥的一切他什么都不知道?他还比不上一个下人!

清晨,辕天玉来到白苏的床边,看到白苏苍白的小脸,一阵心疼。从怀里摸出一颗珍珠莲子轻轻放进白苏的口中,然后就把白苏紧紧抱紧怀里,“六哥。”

白苏微微睁开眼,发觉自己在一个熟悉的怀抱里,便又闭上了眼。

门外传来侍卫的声音:“王爷,姜太子前来告辞。”

辕天玉轻轻放下白苏,为她盖好被子,就出去了。

“渡王爷呢?”姜楠见来的是辕天玉,而不是白苏,感到意外。

辕天玉面无表情道:“六哥病了,无法为你送行,就由本座送你。”

“昨日他还好好的,怎么说病就病了?”姜楠不信。

辕天玉微微皱眉,“你这是怀疑本座在骗你?”

“不敢。”姜楠一脸的傲慢。

辕天玉眼里隐隐闪过一丝杀气,但被他压了下来。从怀里掏出一个香袋,“这是六哥让本座转交给你的。”

姜楠接过香袋,满眼疑惑:“这是什么?”

“唐姬公主的骨灰。”

姜楠双眸颓然睁大,愣愣地看着辕天玉。

辕天玉道:“唐姬公主骨灰已毁,这是六哥好不容易收集上来的,让你将来也有个念想。”

姜楠看着香袋,手不由颤抖起来,眼眶有些湿润。过了许久,他无比感激地看向辕天玉,“代我向渡王爷道谢,我姜楠今生今世都不会忘记渡王爷的恩情!”

辕天玉不可置否地皱了一下眉,然后转身离去。

为皇(四十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