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为皇(四十八)

  辕天玉回到渡亲王府时,白苏已经醒了,她正坐在床上发呆。辕天玉伸手要去给她诊脉,她立即躲到床里面,好像受到了惊吓,“别碰我。”

“六哥,你中毒了!”辕天玉十分笃定地说。

白苏倔强地看着一处,“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

“中毒了,就要解毒。”辕天玉伸手去拉她过来。不料白苏一下子射了一排银针出来,辕天玉一个侧身就躲开了,银针全部没入身后的门框里。

辕天玉愣住,表情也僵住,脑海里浮现出流于公主的音容笑貌,心脏不免一阵微疼,“白平子是你什么人?”

白苏看了他一眼,冷道:“他是我外公。”

辕天玉神色大变,他立即明白了白苏小时候去外公家那么久就是为了跟白平子学医,难怪六哥会和紫河车那么亲密,难怪皇后会中金蛊而死,一切似乎都联系起来了。

可是,流于公主的外公也是白平子,那么……

辕天玉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他急问道:“你和流于公主是什么关系?”

白苏一怔,脸色煞白,惊慌不已。

“你和她是表兄妹,是不是?你一早就认识她?”辕天玉的语气里全是危险的信息,“难怪那年她会和白平子出现在那里,一切都是因为你,是不是?其实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你早就知道我在找你,你早就知道我去西岳找你,对不对?是你让她来骗我的,是不是?”辕天玉暴怒起来,整个屋子都在回荡他的声音。

白苏完全惊呆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胸口好像被什么堵着,喘不过气来,眼眶红的像在流血。

“从小到大,你都在骗我,对不对?”辕天玉眼里全是嗜血的情绪。

“天玉……”白苏的声音十分颤抖,带着一丝绝望和脆弱。

“欺骗本座,只有死路一条!”辕天玉气急,瞬间剑指白苏,双眸红的快要滴血。

白苏不敢相信地睁大了眼,忘了呼吸,忘了离守带来的痛,泪水随即决堤,“你……你要杀了我?”

“主上!”这时念一冲了进来,一把握住辕天玉手里的剑,惊呼道:“主上,万万不可啊,您别做让自己后悔的事!”

“……”辕天玉看也不看念一,只是痛恨地瞪着白苏,瞪着她眼里滚动却迟迟不落下的泪水,心里痛得无法呼吸。

“主上!”念一再次劝阻,“您会后悔的!”

辕天玉瞪了念一一眼,冷哼一声,便摔下剑,绝尘而去,再也不看白苏一眼。

“主上!”

望着已经失去身影的门口,白苏忽然泪如雨下,殷红色的血不断从嘴里流出来,就算用手捂住了,也从指缝里流出来,整个手上都是血,惊心动魄。

“王爷……王爷……”念一吓得脸都白了,连声音都在颤抖。

“主子……”十容冲进来,“主子,老头来了,主子……你不会有事的……”

十容说完,白平子那瘦老头就冲进来了,什么也不说就给白苏喂了一颗粒药,没多会,白苏就不再吐血了,昏睡过去了。

十容和念一都松了一口气,白平子精锐的目光一直盯着白苏毫无血色的小脸,慢慢眯起了眼,却什么也没说。

日中,找了辕天玉许久的念一终于在梵宫楼里找到了他,他一直在喝酒,却总是喝不醉。念一行了个礼,然后道:“主上,王爷他……他……”

“他怎么了?”满不在乎地问。

“没什么。”念一把头低了下来。

辕天玉不满地看了他一眼,就不再理会他,一个劲地喝酒。念一在一旁静候了许久,然后转身离去,他隐隐感到有些不安。

念一走了没多久,辕天玉就醉了,狼狈地趴在桌子上,半醉半醒。隐约间,他看到了白苏站在他身边,恬静地微笑着,好像是渡王爷,又好像是流于公主。

“六哥……”他下意识地叫唤着,手伸向白苏。

白苏轻轻握着他伸来的手,温柔地放在她脸上,“天玉,菡萏之约,我怕是要负约了。”

“菡萏之约……六哥,珍珠莲花已经开了,我带你去尽芙园,好不好?”

白苏温柔地吻了一下他的脸,然后笑着摇头。

辕天玉痴痴地望着白苏,感受着这梦寐以求的温柔,心里却有些害怕,“六哥……”

白苏只是笑,慢慢放了手,转身而去。

“六哥……六哥……”辕天玉惊慌地去抓白苏的手,却看着白苏渐渐透明,而后消失不见。他一下子惊醒,才发觉那是一个梦,不由安了心。

“主上。”身侧传来易叹宛的声音。

辕天玉眼里闪过一丝阴狠,冷问:“你怎么在这里?”

“医老白平子去了渡王爷那里。”

“知道了。”

易叹宛看了他一眼,满含怨恨,然后走了。

黄昏时分,白苏醒了。白平子一颗悬着的心总算安定下来,嘴上打趣道:“丫头,两年不见,怎么把自己搞的如此狼狈?”

白苏见到白平子,立即就呆了,眼圈直发红:“老头!”

“怎么了,你就这么不想见到老头?”白平子故意道。

“不是,不是,我是高兴。”白苏马上赔笑,然后问:“老头你怎么来了?父皇还好吗?还有……师叔他怎么样了?”

白苏这一问,白平子的表情立即凝重起来,“都不好。你父皇司青病重,整个西岳现在由太子和战监国,玉让偏偏在这个时候攻打西岳,真是雪上加霜。至于小紫,你回去后自己看吧。”

小紫那孩子,真是傻!

“父皇病重,我走的时候父皇还是好好的,怎么就病重呢?”白苏哽咽起来。

白平子心疼地抚摸着白苏的头,“有你师叔在,司青不会有事的。”

“主子,明王来了。”十容的声音刚落下,辕明萧的小身板就冲了进来。

“六叔,你怎么病了?”辕明萧皱起了小鼻子,好像个小大人一样。

“已经没事了。”白苏笑了笑,伸出手捏了捏他的小脸蛋,“唐姬公主那件事你是怎么办到的,快说来听听。”

“呵呵……也没什么好说的,就是多和四嫂亲近了一下。”辕明萧有些害羞。

白苏笑了笑,“萧儿还脸红了。”

白平子见到辕明萧,两眼就开始放光,“丫头,这小娃是谁?”

辕明萧立即不满以来,摆起架子,“臭老头,你说谁是小娃呢?本王可是堂堂明王,不是你口中的小娃!”

“哟,小娃还是个王爷,老头看走眼了看走眼了……”白平子故意道。

“你……什么小娃……你竟敢对本王不敬,本王一定要杀了你。”辕明萧气的连全红了。

白苏立即拉住辕明萧的小手,笑道:“萧儿,别和老头一般见识,他是六叔的外公。”

“臭老头是六叔的外公?”辕明萧呆了一下,不相信地打量着白平子,六叔的外公怎么是个臭老头。

“小娃,老头可是江湖上一等一的下毒高手,你要不要拜老头为师?”白平子笑眯眯地问。

“谁要拜你为师。”辕明萧气哼哼地翻了个白眼。

“哟……这脾气还不小,和丫头小时候很像……呵呵……”

白苏无奈地笑了,“老头,你不必说了,萧儿已经是暗宫的人了,是不会拜你为师的。”

白平子先是诧异,随即可惜道:“真是可惜了一个好苗子。”

为皇(四十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