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为皇(五十一)

  故人宫的大门被打开,大殿阳光一片。易叹宛抱着孝衣在门口站了许久,一直看着坐在大殿中心的那个纤瘦的背影,眸子里流转着痴恋和心疼。

“渡王爷。”提步走到那个人身边跪了下来。

“宛儿。”一直望着白蜜画像的视线转到她身上。

“先皇驾崩了,您把这个穿上吧。”

白苏的目光落到易叹宛怀里的孝衣上,沉静如水,没有一丝悲伤,“他死了?怎么死了?”

“赤王命人在先皇的药里下毒,毒死了先皇,不过赤王已经在牢里畏罪自杀了。”易叹宛说的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好像跟真的一样。

白苏嘴角扯出一丝冷笑,“他早该去陪我母后了。”伸手把孝衣掀起,往身上一披,对着白蜜的画像,眼里染上凄然,“母后,他死了,您在九泉之下有没有见到他……卿儿明明是恨他的,可是为什么……父皇……父皇……”说着,伏地哭了起来,脑里塞满了小时候辕南季对她的好和宠爱,“为什么会舍不得……父皇……”

“渡王爷……”易叹宛从未见过渡王爷哭过,眼眶跟着红了起来。

为什么才两天,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伸手紧紧地抱住那个因为哭泣而颤抖的人,陪她难过,“渡王爷……别哭……”

突然,一个黑影将两人遮住,一只有力的大手抓起易叹宛,怒声道:“你在做什么?”

“主上……”易叹宛望着辕天玉盛怒的双眸,忘了掉泪。她忘了辕天玉是不允许她亲近渡王爷的,她忘了辕天玉要完完全全的孤立渡王爷,她忘了辕天玉要控制渡王爷的一生。

可是,为什么呀,为什么要这样对渡王爷?

有没有人问过渡王爷愿不愿意,开不开心?

盯着那个早已苍白如纸,脆弱不堪的人,易叹宛的泪水又落了下来。

“天玉……”白苏平静地看着一处,手轻轻地捂着胸口。

她是真的爱他的吧,否则为何连听到声音心都会痛?

闻声已心碎,不敢看君颜。

辕天玉心狠地没有去看白苏,硬是拖着易叹宛出去了。

易叹宛一边被辕天玉拖着走,一边不死心地盯着那个越来越模糊的身影,好像从此以后再也见不到了一样。

终于大门被无情地合上了,白苏痛苦地合上了眼。

“主上。”念一焦急地跑过来,眼角瞥了一下被辕天玉拖着的易叹宛,“三位王爷已经带兵闯宫了。”

辕天玉放开易叹宛,望着一处,满目阴狠,“来的正好。传令下去,打开皇宫大门,放他们进来。念一,你立即带五千御林军到朱雀门和玄武门等候命令。”

“是。”

“红衫堂主,你立即带五千影卫到青龙门和白虎门待命。”

原本还软在地上的人立即站好,大声道:“属下遵命。”

易叹宛和念一走后,辕天玉望了一眼故人宫朱红的大门,冷道:“来人,按照先皇遗旨,赐死渡王爷。”

说完,转身推开了故人宫的大门,走了进去,目光直直地盯着那个身影。还未开口,那个人就先开口了,“天玉……你当真要我死么?

“父皇遗旨。”辕天玉一直盯着那个身影,仿佛要将那个人盯出一个洞来。

白苏忽然惨笑起来,“呵呵……天玉,你要我死,何苦要用一个死人做借口。你不过是要这江山,你拿去便好,我辕留卿从来都不是你的威胁……呵呵……呵呵……我要这江山有何用?”

心如烈火焚烧,泪水潸然落下,满目凄凉。

辕天玉心慌了,也心痛了,唇角煞白。

他要的从来都不是江山,他要的是辕留卿这个人,自始至终都没有变过。

可是他害怕了,会不会这样做了以后,就再也回不去了?

声音沙哑起来,却还是一点温度也没有,“六哥……”

“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会成全你……这次,我也会成全你……”手里轻轻握着那只被她小心珍惜着的凤鸣玉,视线渐渐模糊,她还记得那天在芙尽园的情形,她还记得小时候的菡萏之约,可是菡萏已开,她却没有机会再看到了。拔出小金剑,毫不犹豫地往腹部刺去。

感觉到异样的辕天玉立即制止了她,“你要做什么?”

“你不是要我死吗?”白苏好笑起来,刚才她好像在他眼里看到了紧张,奇怪他紧张什么?

“父皇遗旨赐死,不得擅自自杀。”辕天玉盯着她猩红的双眸,一字一顿道。

“呵呵……连死都由不得我选择吗?”脸上最后一丝血色也褪去了,双眸里没有了任何希望。

辕天玉看着她这个样子,胆战心惊,手有些发抖。

这时外面传来侍卫的急报:“主上,三位王爷已经到了明光殿外。”

“知道了。”辕天玉应了一下,然后捏着白苏的双肩,寒森森道:“宫人会把父皇备下的毒酒送来,你若是擅自了断生命,本座定不放过易叹宛!”

白苏满眼震惊。

辕天玉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起身离去。

白苏忍不住颤抖起来,对已经到了门口的人,万念俱灰道:“天玉,你这是何苦呢?当年你奉皇后之命把那盒糕点送来时,我就已经没有活路可走了。”

辕天玉脚下一顿,来不及多想她话里的意思,匆匆出去了。

“七叔……七叔,不要赐死六叔,七叔,不要赐死六叔……萧儿求七叔,不要赐死六叔……”出了门,就被辕明萧缠住。

辕天玉眼神一暗,大声道:“把明王带走,一个时辰内,任何人不得进入故人宫!”说完,匆匆地走了。

“放开本王……你们好大的胆子……六叔……六叔……”辕明萧急得一边大喊大叫,一边挣扎着胡乱地蹬着双腿,可是他一个小孩子哪里是两个侍卫的对手,硬是被拖着拽着走,狼狈不堪。

白苏回头,就看到辕明萧狼狈的样子,泪水崩落,“萧儿……”

整个玉让,除了宛儿,就只有萧儿对她是真心的了。

“六叔……”那一刻,白苏脸上的泪珠深深地刻进了辕明萧的记忆里,永生难忘。然后眼睁睁地看着宫人端着毒酒进了故人宫,等那宫人出来,故人宫朱红的大门就被重重地关上了。

“六叔……”辕明萧无比恐惧地瞪着那两扇大门。

再也见不到六叔了吗?

为皇(五十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